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茌平县
当前位置:首页 全省概况 > 乡村记忆 > 聊城市 > 茌平县 > 正文
振兴街道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1-08-23 16:19:07 更新时间:2011-11-09 15:12:29
    振兴街道系茌平县城所在地,为全县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总面积96.81平方公里,耕地面积4561公顷,辖73个行政村,109个自然村,总人口82987人。
    茌平,秦始置县,“因县境在茌山之平陆,故名茌平”。茌平自建县以来曾三移县城,如今的茌平县城始置于金天会八年(1130年)。
    茌平衙门朝正东的传说。清康熙年间,浙江钱塘举人吴陈琰进京赶考路过茌平时,偶感风寒,病在了悦来老店(今县城中心街小隅首南)。一日傍晚,吴陈琰正在店中用饭,见两个衙役闯进店来,叫了几个荤菜、一壶热酒,便旁若无人地喝起来。喝到脸红耳热之际,二人大聊起来:“老兄,你说是当县太爷好,还是当衙役好?”“当然是当县太爷好,出门坐轿,前呼后拥;堂上一呼,堂下百应。”“叫我说,还是当衙役好。你看县太爷整天脚不沾地,迎来送往,哪像咱,万事不操心,高兴了喝二两,缺钱了弄点外快,神仙也赶不上”。两衙役一边吃喝,一边指指点点,吃饱喝足了,摇摇晃晃站起来,说声:“店家,记帐”,便扬长而去。吴陈琰看在眼里,气在心头。心想:有朝一日我金榜题名,非到茌平来当县令,杀杀他们的威风。
    几日后,吴陈琰病愈上路,径奔京城,但考期已过,盘缠也花得差不多了,只好在前门大街租了个铺面,以卖字测字为生,等待下次应考。他的字雄浑苍劲、别具一格,很快在京城出了名。前来求字者应接不暇,翰林院也时常有人请他去写字测字。
    一日,春雨蒙蒙,康熙皇帝驾临翰林院,触景生情,脱口而出一上联:“半天霖雨,点点滴滴,化作长江巨浪;愿东之广、西之广、南之广、北之广、天下之广;登秦岭,越十二重峰,观山、观水、观日月,大清一统天下”。即命翰林们对下联。众翰林冥思苦想,面面相觑,许久无人应对。恰好这天吴陈琰又被召去测字,万岁爷驾到躲避不及,只好混在翰林群中。听完康熙出的上联,心中早拟好下联,只是身非翰林,不敢应声,便写在纸上,托一翰林学士递上去。康熙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到:“一介书生,朝朝暮暮,磨成锦绣文章;做仕之魁、乡之魁、会之魁、殿之魁、天下之魁;步金阶,列十八学士,安国、安邦、安社稷,天朝万世忠良。”康熙看罢喜形于色,问道:“写者何人?”吴陈琰急忙从人群里挤出,跪到在地:“启禀万岁,乃小人所写。”康熙见吴陈琰非翰林学士穿戴,便问缘由。吴陈琰就将自己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康熙沉吟半晌,说道:“朕见你字体苍劲、学识过人,甚为爱惜,你就做朕的门生吧,也算翰林学士!”吴陈琰大喜过望,连忙叩头致谢。吴陈琰便留在了翰林院。
    又一日,康熙再一次驾临翰林院,指着一个竹篮问众翰林:“你们说,这篮子为何能盛‘东西’不能盛‘南北’?”翰林学士们一时被问住了。只见吴陈琰从容而答:“启禀万岁,按阴阳五行说法,东属木,西属金,木金皆可盛;南属火,北属水,水火不能盛。故此,竹篮只能盛‘东西’不能盛‘南北’。”康熙听后,扶须而笑。
    自此,康熙对吴陈琰另眼看待,一有文墨之事便去问寻。时间一长,吴陈琰便想:“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如此得宠,日久恐招人嫉妒,还是早些离去为上。”这时,他想到了茌平县,想到了那两个耀武扬威的衙役和当初在茌平时的誓言,便向康熙要求到茌平县当县令。康熙很是诧异,问吴陈琰:“茌平乃京城通南京的御路必经之地,每天都有官员过往,单是迎来送往就疲惫不堪,何必去当那个县令呢?”吴陈琰一再恳求,康熙便说:“你既然坚持要去,也罢。不过,你是朕的门生,这迎来送往的事就免了吧。朕赐你半朝銮驾,把茌平的衙门改朝东开,面向御路,令过往官员文官下轿,武将下马!”
    吴陈琰谢了圣恩,即赴茌平上任。到任后,他首先改换了衙门口朝向,把半朝銮驾摆在门边。接着从严治吏,革去为非作歹的衙役,将茌平县治理得官正吏廉,百姓安居乐业。从此,“南京到北京,茌平衙门朝正东”的传说便流传下来,至今尚令茌平人津津乐道。
    红门寺的传说。茌平县城西2里处的尚庄村东曾建有一座红门寺。红门寺占地四五亩,朱漆大门上高悬一匾,上书“红门古刹”。院内3间正殿金碧辉煌,正殿两侧各有配殿3间。后院建有藏经房、库房和僧房。寺内住着20多个和尚。
    据传,乾隆皇帝南巡路过此地时身染疾患,寺里的方丈颇通医道,为皇帝精心调治,亲奉汤药。皇帝康复后,念其照料之情,亲笔书写寺名赐予方丈。自此,红门寺声名大振,县衙也对其另眼相待。
    初时,寺里的和尚倒也安心佛道。但时间一长,便自恃有功,渐渐生出不轨之念。他们借口寺外村里的水井破坏了佛门风水,硬逼着老百姓把水井都填平。百姓吃水只能到红门寺里去挑。寺里又规定,只许年轻的闺女、媳妇单独进去挑水,男人不准进寺。借口女人对佛祖虔诚,挑一次水,佛祖便降一次福给她们。起初,百姓对此半信半疑,日子长了,便发觉了这些和尚的兽行。百姓们愤怒了,一张状纸告到了县衙,请县太爷为民除害。岂料县官同红门寺有着扯不清的瓜葛,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见群情激愤,怕事情闹大,慌忙禀报知府。知府一看案情棘手,又禀报给巡抚。巡抚也不敢擅断,便上报朝廷。皇上阅后,方知告的是红门寺和尚,本想秉公断理,可又念及治病之情,便说:“罢了吧。”意思是既往不咎了。
    谕旨一下,众百姓面面相觑,想不到皇帝也徇私情。可金口玉言,谁人敢违呢?寺里和尚见皇上为其讲情,众百姓又奈何不得,愈加得意忘形。这时众百姓怒火中烧,几个年青的后生,抄起棍棒就要同和尚拼命。这时,村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秀才缓缓说道:“依老朽之见,咱们不如将计就计”。大伙一听,喜出望外。
    一天夜里,百姓们集合起来,悄悄埋伏在寺门外。待一妇女借口挑水骗开寺门后,百姓们一拥而入,几个作恶多端的和尚被愤怒的百姓捆了起来。随后,百姓们在寺外开阔地上掘了四、五个大坑,将罪恶极大的和尚推进坑中,埋上土,只露出脑袋。套上牲口,挂上耙,耙上再压石头,用锋利的耙齿将和尚处死。第二天,百姓们派人报知县衙:“我们已遵照皇上的旨意办了”。县官一听,慌忙带人赶到现场,一看便傻了眼,可又发作不得。只得谎称寺内和尚内讧,发生械斗,致死人命,草草上报完事。
    自此以后,寺里的和尚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了。时间一长,竟纷纷溜之大吉。显赫一时的红门寺也便败落,渐渐地变成了瓦砾场。
    马周(601~648),字宾王,唐初著名大臣,籍今振兴街道办事处马庄村。历任监察御史,治书待御史,中书侍郎,太子右庶子,中书令等职。马周年少时,父母早亡,家境贫寒,但酷爱读书,尤精通《诗经》《春秋》《左传》,满腹经纶,却怀才不遇,常以酒为伴,放荡不羁。武德中期,博州刺史达奚爱怜其才,聘马周为助教。马周却每天饮酒,不以讲授为事,经刺史数次责罚,遂拂袖而去。
    马周四出游荡,屡屡碰壁,一愤之下,竟西奔长安。一日行至新丰(今陕西临潼),宿进一家客栈,在身无分文之际,仍要酒5斗,饮3斗,剩下2斗洗脚,店却暗暗称奇。第二天,马周脱下衣袍当酒钱,店主坚辞不收。马周慨然索笔题诗壁上:
古人感一饭,千金弃如履。
匕箸安足酬?所重在知已。
我饮新丰酒,狐裘不用抵。
贤哉主人翁,意气倾闾里。
    后来马周果然报这一饭之恩,以千金相赠。
    马周行至长安,经人引荐给中郎将常何。贞观三年(629年),唐太宗命百官上书,言建业以来之得失。马周代常何上书,陈20余事。太宗阅后不禁拍案称奇,常何乃一武官,怎会如此精通文章?一问其故,太宗大喜,传谕召马周进宫。太宗与之交谈后,果见其见识非凡,当即授马周为监察御史。
    马周生性耿直,敢于直谏,且机智雄辩,深得太宗赏识和臣僚尊敬。太宗常说:“朕与马周,暂不见则思之”“自朕临天下,虚心正直即有魏征,朝夕进谏。自征亏亡,刘泊、马周、褚遂良继之。”太宗书赐马周“鸾凤凌云,必资羽翼;股肱之寄,诚在忠良”。贞观二十二年(648年),马周病卒。太宗亲自为之治丧,并让其在自己的墓室昭陵陪葬。高宗继位后,又追赠马周为尚书右仆射,垂拱3年,共配享高宗庙庭。
分享到:
上一条:茌平县
下一条:冯官屯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