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文化 > 正文
淄博李家疃:九大门演义兴衰巨变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周青先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1-04 14:13:19 更新时间:2015-01-04 14:13:19

    因为探亲或到淄博一带采访,近二十年来,我与这个属于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的老村擦肩而过至少得有上百回了。它就静静地卧在济南到淄博的309国道边上,离济南大约60多公里,向西跨过小河就是章丘的地界了。

  李家疃的外围,大多是近年盖起的新式房屋。但起源于两百多年前的大街还保留着当初的格局。游客从309国道弯进来,沿着南北大街向南走两三百米,就能看见老房子群落了。老村独具一份城里难得的宁静,一路所见大多是满脸含笑的老人,年轻人都进城上班上学去了。

  南北大街在一处大宅前向西拐了个弯,十字路口边竖立着两块石头匾额:分别是“李家疃明清建筑群”和“武亚元古建筑群”,这里就是李家疃古建筑的中心地带了。“武亚元”指的是王家名人之一的王悦凝,曾被清廷取为武亚元。而能让主干道路拐个大弯的,就是本村老人口中的“老大门”建筑群。

  能够对李家疃有如此细致的探访,亏得幸遇本村王荣元老人。老人家已经74岁高龄,自称“没读过啥书”,但思维敏捷、记忆力超群,言语也高雅,对全村的几十处老宅和先人典故如数家珍,堪称活字典。在他的引领和讲述下,李家疃的历史序幕渐次拉开。

  “老大门”是本村王姓的家族文化圣地。有四大门、五大门、亚元府以及大小形态各异的大门三十余座。保存完整的四合院十一处,一个个大院气势宏伟,即使从已坍塌的院墙和房屋残留地基的奢侈用料,也能看出昔日的富贵。淑仕府里,房屋大门两侧墙壁由巨石垒成,每层必为六块,寓意六六大顺,每一块石头都研磨精细、严丝合缝,石缝刀插不进,颇似欧洲古城堡的建筑方式。有专家说中国古代建筑大多土木建造,不似欧洲的石头建筑能够久存,看来不尽然。实际上,如今的王家后人依旧住在这些两百多年高龄的老房子里,只是相对脆弱的房顶被重新返修过,当年的小黑瓦被换成了红瓦。

  老大门里,荒草和藤蔓之间可见一棵棵枝桠遒劲的古树,中间散落几块玲珑剔透的太湖石。这些价值不菲的奇石绝非山东地产,它们当年来自遥远的江南太湖。想想看,以当年的运输能力,千里迢迢运来如此巨石,得耗费主人多少银两?

  王荣元老人指指点点:这里曾经是门房,这里曾经是大影壁墙,那里是储藏钱币宝贝的地下室,这里是大花园……可惜昔日豪华的大院落,很多老屋已经坍塌不存,原来的大影壁墙精美绝伦的石刻底座,已经被后人移走成了新院的一部分。而花园则已经彻底败落,空留昔日繁华的影子。而历经了两百余年风雨的老木门,已经被岁月磨出道道沟壑,它们见证了王氏家族从叱咤风云到衰败的岁月。

  其实王氏家族刚来此地时并非望族。据史载,明洪武年间,由于瘟疫和战乱,一时间千里荒野,十室九空。淄川和章丘交界处、青龙山和豹山之间的这个小村里,仅有一家李姓人家幸存。洪武大移民填山东,一户王姓人家从直隶正定府枣强县迁徙到山东淄博一带。再后来,这户人家的三个兄弟进一步迁徙分离,老三幼年即落脚到这个小村子,以河边山洞栖身。

  王荣元老人说,由于历史太久,这位李家疃的王姓始祖居然没有留下大名,他们家谱上尊之为“王三老”。该村因为是李氏人家先住,加上地处荒僻、野兽出没之地,得名李家疃。

  几百年下来,当初的李氏家族早已消匿无踪。王氏家族逐渐繁衍,后人越来越多,逐渐占据村民多数。到十九世纪初,王夙纶、王夙绅兄弟二人远离故土,在江南从事绸缎、布匹买卖,打通了海上丝绸之路,将中国的丝绸运往东南亚一带,赚取了不计其数的白银,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富商。

  山东人的乡土观念重。在异乡再发达总归是漂泊,于是弟兄俩将银两由镖局押运到故乡,购买土地,大兴土木,经其后代继续努力,终于建成了王家大庄园。

  现在这座庄园保留房屋约200余间,占地60余亩。这组古建筑群以东西、南北两条大街为轴线,构成品字形住宅区,统称“九门一庄”。“九门”含王夙绅五子,悦德、悦循、悦徯、悦行、悦衡各为一门,合称为“五大门”。王夙纶之孙淑仁、淑佺、淑信、淑仕各为一门,合称为“四大门”。“一庄”即介祊府的大花园“文石山庄”。

  村里还曾建有两座节孝牌坊,一南一北,挺拔高大。据记载,南节孝坊高约7—8米,是嘉庆二十三年王家后人奉旨为王夙纶之妻于氏所建,檐下正中有“圣旨”二字,主匾额“节孝维风”,当年也有“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威风。这大概是王氏家族最兴盛的时候吧。

  十九世纪中叶,南方“捻匪”北犯,一路烧掠,济南周边大村大户纷纷筑起圩子墙。为了防范“南胡子”骚扰,该村大户也动员村民筹资建护村圩子墙。经过全村人协力拼搏,于1859年筑起高八米,底宽六米,顶宽四米,全长2452.7米的圩子墙,犹如小型城墙一般高大坚固,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炮台。如今圩子墙基本无存,只在西北角尚存一小段残垣。

  说到豪华门楼,王荣元老人不无感叹地说,老祖们有点太爱面子了。一个家族的荣耀似乎集中体现在豪华的大门楼上,一个大门的造价几乎顶得上三间房。其实王氏家族到了后期已经开始衰败,但有的家庭宁可在大门楼上费尽银两也不肯偷工减料,要的就是个面子。而家人居住的内部房屋只能用土墙顶替石料砖料,用石灰覆盖土墙遮丑。

  实际上,到了清末,王家后人中确实出了些败家子,他们抽起了大烟,传说共有37杆烟枪,硬生生把祖先的基业抽光。也有些娇生惯养的孙辈们没学会祖先的经商之道和勤俭持家,只会坐吃山空。李家疃王家的兴衰紧合历史长河的变迁。从清末光绪到民国再到“文革”,王氏家族遭受一次次重创,迅速败落,圩子墙也坍塌了。“文革”时大庄园遭到了最惨重破坏,造反派大破四旧——大牌坊被拆,石碑被砸,御匾被烧,殿庙被毁,古树被伐,甚至房脊飞檐上的瑞兽也被拆掉砸烂。王荣元老人指着一座楼顶屋脊说,如今只有这一只真正原装的房脊神兽(当地人称哈巴狗)还在屋脊上蹲坐着,这是因为当年楼房内有一个妇女坐月子,挡住了造反派的脚步,才幸存下来。

  一年又一年,伴随着失修甚至坍塌的豪宅,王氏家族的荣耀渐渐泯入历史的尘烟中。如今的许多王家年轻一代只知道“祖上曾经阔过”,却难言具体。

  直到近二十年,李家疃被当地政府重新发掘,逐渐获得市、省以至国家级的重视。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出台李家疃的文保方案,划拨巨额专项保护资金。而村里一些老房子老街道正在逐步修复中。不久的将来,败落的李家疃古建筑群,也许会焕发出昔日的光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