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文化 > 正文
忆老济南的电灯电话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12-23 09:08:49 更新时间:2014-12-23 09:08:49

C20_C20_0491.jpg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济南,人们对新兴的生活方式,诸如一些关于电灯、电话的顺口溜有褒有贬:“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电话不灵,电灯不明”……电话、电灯虽然不如现在完美,但对当时人们的生活而言是一大进步。

  前人曾评论济南发展电灯、电话的客观有利条件,好在它的许多地方便于架设电线杆,“盖陆少山林之阻,水无河川之塞”。济南开辟商埠后,商埠一带和城内部分地区有了电话,济南电话公司就设在临近商埠的普利门内凤凰街。

  最初,它的整套电话设备是从德国引进的,“当时机件简陋”,公家和私人安装电话的为数不多,电话号码不过三位数。例如,当时我家常用的几个电话号码:父亲担任会长的济南律师公会电话号码是九〇七;父亲本人律师事务所电话号码是三四九;父亲担任总监理的慈善团体联处电话号码是六一七。从后来的《电话号簿》上看,全市的电话号码有所增加,总数也不过一千四百来个。

  1919年,济南电话公司更新设备,改用德国西门子复式共电式交换机,全市的电话号码激增近千个,并于1926年开通济南、青岛的长途电话。这个时期,除了原来公家使用的电话外,商用民用的逐渐增多,电话号码达到两千五百多个,计有“官署二百九十七架;机关一百五十四架,住户四百一十一架;商店一千四百九十架”。

  回想上世纪三十年中期,因为父亲的律师业务繁忙,家里的电话还安装了分机。那时候,打电话需要先和电话局的话务员口头说明对方的电话号码,等候回音。来电话的时候,铃声一响,则能直接听见对方讲话。当时使用的电话机造型笨重,电话机的底板是个木制的盒子。尤其是当时流行的那种挂机,固定在墙上,大人不在家的时候,像我们这些五六岁的小孩接电话,跷着脚才勉强够着电话机。

  至于当时安装和使用电话的费用,据记载,1927年由电话公司专卖的电话座机,“估值五十五元/台”;挂机“估值五十元/台”(当时黄金价一百元一小两,面粉三元一袋四十五斤)。1934年的电话月租费:座机,一律十元;挂机,公用十元,私人九元;座机、挂机另加分机,一律五元。未安装电话的人家,也能享用长途电话,济南电话公司规定:“凡市内答话人家无电话者,可由被叫局派差送信,但须另取专力费二角”。1927的长途电话费,每五分钟按一次计算:距离较远的如青岛,二十元/次;距离较近的如周村,五角/次。

  济南的电灯使用情况,比电话出现得早。济南最早的一批电灯,专供珍珠泉畔的山东巡抚衙署及其毗邻的院前街、院后街18盏路灯使用。1905年,由私营的济南电灯房在院后街设厂发电,它拥有两台购自德国的四十二千瓦的锅驼发电机、两台三吨低压蒸汽锅炉。据记载,建厂初期“每盏电灯安装费五元五角,装表按动力每码三角五分”。

  济南电灯房后来改称济南电灯公司扩大经营,1909年迁至西护城河东岸。随即添置两台德国西门子立式蒸汽发电机、两台英国拔伯葛供热面积二百零九平方米锅炉,总容量提高到四百二十千瓦。从而供电范围扩大为西至商埠、南至南门、东至芙蓉街以东的广大地区,“民国八年(一九一九年)前,用户五千盏”。

  1920年、1921年,济南电灯公司又接连添置拔伯葛176平方米热面积锅炉、美国奇异五百千瓦汽轮发电机、一千千瓦汽轮发电机。1930年,除增添两台拔伯葛374平方米热面积锅炉、一台日本三菱汽轮发电机外,还订购英国派生五千千瓦汽轮发电机、拔伯葛3880平方米热面积锅炉。至此,旧城和商埠全都享用了电灯照明。

  1934年,私营的济南电灯公司倒闭,后经政府接管继续发电。1935年,新生的济南电灯公司扩建了厂房,存放已久的五千千瓦发电机投入发电。当时令人振奋的一大喜讯:“济南全市有灯表用户约一万五千户,用电力工商户数二百五十多户”。

  此后,由于电力相当充足,济南的电灯、电话以及多种多样电器的问世,对济南城市建设和改善市民生活,起的作用越来越大。尤其是生活方面,受益于济南电灯公司、济南电话公司带给人们的福祉。笔者亲身经历,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期之后,亲友们联系方便了;家庭照明上有吊灯,下有台灯;街头巷尾路灯多了还有商店的霓虹灯、剧场的舞台灯光、照相馆的聚光灯以及节庆假日五颜六色的彩灯……把济南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映照得容光焕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