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齐鲁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文化 > 正文
千年“铁树”在 古村何处寻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卢昱 崔珠峰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12-23 08:51:15 更新时间:2014-12-23 08:51:15

11_11_0066.jpg

    大雪节气过后,禹城市张庄镇黎济寨村,绕村三面的水塘中已初现冰凌。村内规划整齐,房屋鳞次栉比。冬日里太阳出来,村民三三两两地在墙根下晒太阳,议论着村口那统八棱碑的旧事。
  碑刻常有,而八棱碑不易见,所以有人看着就眼红,想据为己有。在2012年6月9日到29日,短短20天内,八棱碑两次被盗。后经公安部门全力侦破,仅用27天案件即告破,被盗文物全部追回。自此以后,黎济寨村民警觉性大大提高,看到生人进村都会紧紧盘问。
  八棱碑,考古学名八棱经幢,主体是刻有“金刚经”的石碑。因顶部有莲花图案,所以当地百姓形象地叫它“铁树开花”。在当地百姓世代相传中,“金刚经”也是出自唐代书法家欧阳询之手。
  “这块碑是公元976年所立,在黎济寨村已矗立千年。碑高6米余,上下共14节,节节做工细致,雕琢精巧,诠释着宋代金石雕刻的高超艺术技巧。”禹城市大禹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尹继明指着碑刻,从下往上依次介绍道,它的底座是正方形,由两块厚20厘米的长板石拼对而成,上为莲花宝座,座上雕有八大罗汉,形态各异,环眼暴突,蹲式卡腰,肩上扛着沉重的八棱碑经幢。再往上为莲花宝座,刻有立佛,并堆卧盘旋雕龙,边沿饰三纹图案,均为八棱状。上节有飞天浮雕,八尊雕佛嵌在盘龙下节,八棱云纹莲花封顶。
  山东省石刻艺术博物馆专家张广存曾仔细释读经幢上的部分文字。他认为,该经幢建成于北宋早期,而欧阳询属于唐初人士,相隔数百年,“金刚经”碑文为欧阳询所书的可能性不大。而北宋时,经幢很少特意请名家来写,尽管书写工整,但与欧阳询书法比相形见绌。
  八棱碑刻文中刻有的“齐州黎济寨兵马监押监鞠税”、“郓齐棣滨博等州巡检罗颙”等内容,反而为研究者提供了一种新思路,将八棱碑与黎济寨联系起来。据张广存介绍,兵马监押是一个官职,后面的“巡检”官职更大,“郓齐棣滨博等州”分别代指郓城、济南、无棣、滨州、博山等地,有点像今天的军分区司令。由此足见,宋代时黎济寨有着相当高的军事地位。
  “相传自秦以来,黎济寨就是通往九省的驿站。村西面有赵王河,行人多在此下榻,第二天黎明时济渡赶路,所以村子得名。宋代时,这里成长为鲁西北有名的商贸重镇,每年三月三庙会,四周数百里商贾在这里云集,购销货物,辐射到北京、天津、济南等地。到清朝时,这里依然设有驿站,康熙皇帝第四次南巡的时候,还在村里驿站中住过。”尹继明的介绍,印证了黎济寨当时的繁华。
  “俺听老辈人说,以前村子是个大码头,前几年挖河,还挖出好多船锚来。”黎济寨村民马会文兴冲冲地告诉记者。这个如今拥有2000多人的大村,在宋代繁荣时,仅大型寺院像娘娘庙、关岳庙、九龙庙、振武庙等就有11座,还有白沙蜜井、四虎腿、月牙湾、琵琶湾、一步两眼井、仙人桥、烽火台等名胜古迹10多处。
  “许多历史古迹在村里都有遗址,像一步两眼井、仙人桥等名胜,我都见过。白沙蜜井的水我也喝过,那时候连平原、禹城两县的县官都喝这水。”74岁的村民乔恩祥老人说,仙人桥就是村里大户人家有人去世,出丧的时候要经过这座桥;一步两眼井是南北相邻的两眼井,相隔3米多的距离,却是一口甜水一口苦水;最可惜的当属振武庙内有一铜佛名曰“振武老爷”,高2米余,端庄大方,“七七事变”时,村民为保护这一珍贵文物,深埋于地下,但不幸遗失。
  尹继明告诉记者,黎济寨村的地形有明显中间高、四周洼的风格,是古老村落的典型特征。“听俺父亲说过,俺老爷爷是当时的文举人,名字可能叫卢景源。村头原来有个大牌坊,走到牌坊跟前不能回避,文官要下轿,武官得下马。”黎济寨村82岁的卢其兴老人回忆说,黎济寨村还出了一位杨姓武举人,使一口青龙偃月刀,刀柄就像小腿一样粗,平常人三个人都抬不动。
  当年八棱碑所处哪座寺庙,如今已难考究,但黎济寨村的永吉寺曾有一口大铁钟,是在大金国泰和二年(1202)永吉寺主持请高级工匠所铸,高6尺左右、腰围近14尺、重4000多斤,乃永吉寺镇寺之宝。
  这口4000多斤重的大钟,现存于离黎济寨25公里外的禹城一中校园内。尹继明介绍道,在禹城民间传说中,有一段故事,专门解释这口大钟是如何“走”到县城的。相传,明万历年间,当时的禹城物阜民丰。一云游道人来到此地,见县城修建完备,只是城墙东南角尚缺一座挂着大钟的楼。
  县令听说后,马上召集幕宾商量,决定建筑钟楼。急急如律令,一座六尺高、一丈二尺见方的平台很快堆起,只是缺少一口大钟。县令便打起黎济寨永吉寺大钟的主意,他软硬兼施,逼迫寺庙主持答应将大钟迁往县城。
  可这大钟体量巨大,时人想尽千方百计,使用各种运输工具也没法运往县城。正愁着难以交差之时,一个夜晚突然倾盆大雨,平地水深八尺,那口大钟神奇般地被水冲翻,底朝天飘走了。
  天明以后,人们梦地发现在建好的平台上多了一口大钟,马上去县衙门送信。县太爷让人找来昨晚在东门值勤的士兵,士兵们都说:“半夜里打盹儿做了一个梦,天上彤云密布,立刻下起瓢泼大雨,不多时洪水淹没了房顶,见一口大钟飘飘悠悠地被冲到平台附近,一个道士一提钟顶挂头,大钟就上了平台。”这时,去黎济寨的人飞马来报说,黎济寨永吉寺大钟“失踪”了。县令一听,马上顺轿去平台查看,只见大钟上的铭文有黎济寨永吉寺的字样,经主持来辨认,确认这口大钟就是永吉寺的。
  自此,平台上一座砖木结构、琉璃碧瓦的六角钟楼拔地而起,取名“泰禹楼”,大钟也改名“泰禹钟”。“很可惜,钟楼和当年县城里的古建筑群现在荡然无存,只剩下黎济寨出来的那口大铁钟了……”尹继明惋惜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