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中国梦
当前位置:首页 欧阳中石专栏 > 中国梦 > 正文
欧阳中石:别让汉字在咱这代断了档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11-17 13:52:27 更新时间:2014-11-17 13:52:27

    今年9月1日起,全国将有更多的中小学生开始得到系统的书法教育。在十一届全国政协会议驻地国际饭店,记者见到本届全国政协委员、84岁的书坛大家欧阳中石先生。今年已是欧阳先生第四次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每年他都会呼吁对书法艺术的关注。

    握手问候时,欧阳先生就跟记者抱怨到:“最近我这拇指有点不得劲儿,写不好字,不方便为代表委员纪念信封签名了,有点遗憾。” 说起书法教育和书法文化以及他倾注心血主编的中小学书法教材,老先生深入浅出、侃侃而谈,如同他那地道的奚派唱腔,“以字定腔、以情行腔”娓娓道来,语重心长。

    欧阳先生开门见山:“此次国家特别提出‘书法教育’这个问题,我深入学习了一下,好好领会其深层的意义。我想,书法教育不是单纯的书写问题,它牵涉到认字、理解字,也关系到使用字、发展文化的问题。”

    写字比电脑得心应手

    文字对于人们的生活太要紧了。有文字就必然要写,“写”能让文字、思想得到很好的体现。春秋时代郑国有个风俗,谁有什么意见就用大字写出来,挂到城墙上去,叫“悬书”,每天郑国人都去看悬书,了解新闻;过去要找到好工作,首先要填一个履历片儿,负责人事的人一看字写得不行,就搁一边儿了,一看这个人字写得好,就收下了。对一个人来说,字是脸面、是饭碗,字写不好,没人要,也就没饭碗了。

    欧阳先生一直重视书写的基础作用,社会在发展,从刻、拓、印,再到印刷,比手抄快多了,现在发展到电脑,更了不起了。为什么又重提 “写”呢?电脑也好,印刷也好,上面的字其实也还是手写文字的应用,没有第一步的书写工作,电脑也没用。其实写字比电脑更方便,更得心应手,随时随地都可以写、可以表达。

欧阳先生说:“这次教育部提出加强书法教育,我们这些书法教育工作者必须充分认识社会对我们的要求,应当扎实地从基础做起。”

    欧阳先生的弟子、书法家何学森介绍说:三十年来,先生高屋建瓴地创办并完善了书法专业高等教育体系,现在又将视角转向中小学书法教育,热情参与并支持我们首师大中小学书法教育研究中心的工作,主编了面向中小学教师、学生的书法教材《书写与书法教程》;中国书协秘书长陈洪武说:首师大凭借欧阳先生的威望以及师资队伍,在各个层面的书法教育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欧阳先生补充道:应当认识到,中小学书法教育也为书法高等教育提出了新的目标和任务,有些问题是我们过去没有意识到的。

    我提倡“新馆阁体”

    欧阳先生手里曾有一部很好的《四书》,是郑板桥抄的。他说,这部书郑板桥抄得很好,不是他的那个“八分半体”,都是规规矩矩写的。现在提倡“规范汉字”,不能含糊,应该深究一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撇一捺,硬笔写出来都一样,没有粗细变化,只是方向不一样而已。应该说,“规范汉字”须用毛笔来书写,现在书上印刷的字体其实也还是延续毛笔书写的效果。

    古代科举考生,每个人都得写规矩的、规范的字,由此发展出“馆阁体”。前几年,有人攻击“馆阁体”千篇一律。欧阳先生认为:馆阁体并非千篇一律,没有两个人的馆阁体写得一样。馆阁体强调了文字以及书写的共性,可“艺术家”们老强调个性,偏要写出自己的特点来,自成一家。

    我们现在强调规范字,就是强调新的馆阁体。书法家办个人的展览,愿意怎么书写都可以,但写规范字和书法家的创作不一样,统一规范还必须强调。我们山东有句话:“草字离了体,神仙也不识。”写草书也要符合草体的规范,不然书法大家于右任为什么还要强调“标准草书”呢。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强调规范,而不是培养书法家。当然在规范的基础上,书法家也会脱颖而出。

    呼唤新时代的《千字文》

    古代有《急就章》、《千字文》,都是学写字用的。欧阳先生回忆他小时候写的仿影,文句内容都很妙。为了让学生集中练习写数词,仿影内容就有:“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欧阳先生还记得在他上初中三年级时,老师教过一首练习写数词的“怨妇词”:“与子别了,天涯人不到。盼春回,日落行人少。欲罢(罷)不能,你教吾有口难分晓。好相交你抛得我有上梢无有下梢。皂极难分白,分手不用刀。无人不为仇,千相思还是撇去了好。”其中每句说的都是一个数字,第一句,“子”去掉“了”,是“一”;“天”去掉“人”,是“二”……

    欧阳先生感慨道:“这就是我们那会儿写的仿影儿,能把各种各样的字都概括到里面,编成很美、朗朗上口的一段文字,很能调动学生的兴趣。最近我在思考,我们提倡规范汉字,能不能写出一部类似当初《千字文》那样的东西来,写点新词儿?把现代语言、带有诗意的语言写出来,还没有重字,让学生爱读爱写。”

    欧阳先生指出:国家这次提出的是“书法教育”,“教育”两个字意义太深了。我们的汉字最能体现中华文化的本质。千万不能让汉字文化在咱们这代人手里断了档。重视书写和书法,是国家大力发展文化的体现,是大题目下的一个具体问题,是弘扬中华文化的一个具体化步骤。我们不要把汉字的教育只落在写上,应该落实到认识、理解、使用上。这样能使年轻人更深一步地理解我们的中华文化,也能更好地同世界交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