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先秦时期
陪臣执国命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山东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8-11-17 11:26:01 更新时间:2008-11-17 11:26:01
    孔子在《论语·季氏》中将两周的历史分为“礼乐征伐白天子出”、  “自诸侯出”、  “自大夫出”、  “陪臣执国命”等几个阶段。西周时期,天子独尊,  “礼乐征伐白天子出”。齐桓、晋文称霸是“自诸侯出”。田氏代齐、三家分晋和三桓专权是“自大夫出”。  “陪臣执国命”则主要是指鲁国的家臣之乱和阳虎干政。
    鲁国虽是周初分封的头号大国,后来却没有“礼乐征伐自诸侯出”的辉煌,“陪臣执国命”倒是使各国望尘莫及。从东门襄仲杀嫡立庶,拥立鲁宣公,鲁国开始大夫执政。先是东门氏,紧接着是三桓。不久,三桓的家臣又纷纷起来,效法主子“犯上作乱”了。
    早年,叔孙豹离开叔孙氏奔赴齐国。路过庚宗(今山东泗水东),碰到一个女子,饥饿难忍的叔孙豹让她瞒着家人给自己弄点吃的。肚子填饱了,叔孙豹才发现那女子姿色艳美,脉脉含情,不由得欲火中烧,片刻风流之后便匆匆而去了。那女子还指望叔孙豹能长相厮守,眼含热泪送走了自己不期而遇的郎君。
    到了齐国,叔孙豹早把那女子甩到了脑后,与齐国大夫国氏女联姻,生下孟丙、仲壬两个儿子。有一天,叔孙豹梦见天塌下来压向自己,眼看要顶不住了,回头一看,有个黑面驼背、深目猪嘴模样的壮汉。  “牛,来帮我”,危急中的叔孙豹胡乱喊着求救。有这个被喊做“牛”的壮汉帮助,叔孙豹终于顶住了。第二天,叔孙豹召见所有的家人和下属,谁也不像梦中之人,失望地说:  “暂且记着吧!”
    鲁成公十六年(公元前575年),叔孙侨如被季文子驱逐出国,叔孙豹从齐国被召回,继承了叔孙氏的卿位。
    有一天,庚宗的女子来了,还献给他一只野鸡,叔孙豹才想起那件风流往事,赶忙询问、温存。那女子说:  “咱儿子已长大了,能拿着野鸡跟随我了。”一会儿,家人把儿子领了进来。叔孙豹大吃一惊,竟然就是梦中之人。喊他的名字叫“牛”,这孩子毫不迟疑地答应了。叔孙豹喜出望外,把下属全都召来炫耀一番,让牛做了家中小臣,小臣称做“竖”,所以又称做“竖牛”。从此,叔孙豹十分宠爱竖牛,长大后,又让他主持家政。叔孙豹一生自诩以立德、立言、立功“死而不朽”,却是个对男女感情不负责任的男人。回到鲁国,又把国氏女甩在脑后。国氏女可不比庚宗女,家族显贵,人人争聘,叔孙豹在齐国时的好友公孙明娶了她。叔孙豹大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迁怒于孟丙、仲壬,一直等到他俩长大后才接到鲁国。
    鲁昭公四年(公元前538年),叔孙豹年老卧病在床,竖牛开始了乱家篡位的行动。他先拉拢孟丙结盟作乱,遭到孟丙的拒绝,怀恨在心的竖牛便寻找机会陷害孟丙。鲁国大夫确立嫡子,必须宴请同僚,一方面获得大家的公认,另一方面让嫡子和卿大夫们开始交往。叔孙豹立孟丙为嫡子,为他铸了一口钟,在落成典礼时让他会见众大夫。钟铸成后,毫无防人之心的孟丙通过竖牛请叔孙豹确定吉日,举行典礼。竖牛欺上瞒下,诈以叔孙豹之命确定了日期。举行典礼之日,宾客云集,因病卧床的叔孙豹听到钟声,感到很奇怪。竖牛回答说:  “孟丙正在宴请公孙明呢!”叔孙豹气冲牛斗,爬起来想出去看个究竟,竖牛赶紧上前拦住。竖牛一拦,叔孙豹更加火上浇油,命人拘禁并杀死了孟丙。憨直的孟丙就这样落人竖牛的圈套而屈死。
    竖牛又欲和仲壬结盟,也遭到拒绝,仲壬又重蹈哥哥的覆辙。仲壬的朋友莱书为鲁昭公驾车,二人在宫内游玩,鲁昭公赐给他一枚玉环。仲壬请竖牛带给父亲看,竖牛进去转了一圈,出来传叔孙豹的命令,让仲壬佩带。当然,这又是一个圈套。接着,竖牛假意请叔孙豹让仲壬谒见国君,并挑拨说:  “你不让他见,他已经去见过了,国君赐给他的玉环就带在身上。”一听仲壬如此目无尊长,盛怒之下的叔孙豹又一次错怪了儿子,把仲壬赶到了齐国。
    见叔孙豹父子连中圈套,竖牛好不得意,下一步该对付这个病中的老东西了。叔孙豹的病情越发严重,命令召回仲壬继位,竖牛当然不能功败垂成,只是应而不召,对叔孙豹的饮食也不管不问。病饿交加的叔孙豹这时才看清了自己宠爱多年的逆子的真面目,孟丙被杀,仲壬被逐,原来都是他搞的鬼。可现在受制于人,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正在这时,家宰杜(氵曳)进来了。叔孙豹似乎看到一线希望,把竖牛的种种罪恶告诉了杜(氵曳),并授戈命他杀死竖牛。竖牛羽翼已成,杀死他谈何容易?机警的杜(氵曳)知道竖牛在外监视,只好说:  “既然把他接来,为何又要除掉他?”话音刚落,竖牛已经进来了,  “夫子疾病,不欲见人”,向杜(氵曳)下了逐客令。杜(氵曳)走后,竖牛严密封锁叔孙豹的一切,每天装模做样地送饭,倒掉后再把食具拿出来。不久,叔孙豹病饿而死,竖牛拥立叔孙豹的庶子叔孙昭子继位。
    叔孙豹死后,鲁昭公命杜浊主持葬礼。杜(氵曳)是竖牛陷害孟丙、仲壬,饿杀叔孙豹的知情者,竖牛时刻担心他揭发自己的罪恶,贿赂季孙氏的家臣南遗和叔仲昭子(叔仲带,鲁大夫),求他们借季武子之手除掉杜???。原来,叔孙豹长期活跃在各国之间,以远见卓识、通晓礼仪名闻天下,专横跋扈的季武子非常妒忌他,在他生前就处处刁难,死后仍不放过。叔孙豹曾到京师朝贺,周灵王赐以路车(天子所乘车)。杜???准备用路车随葬。南遗在季武子跟前挑拨说:  “叔孙未乘坐过路车,怎么能用路葬?你为正卿无‘路’,副卿用路葬,岂不是本末倒置?”季武子本来就妒忌叔孙豹得到天子赏赐的路车,马上通知杜???,不准路葬。杜???据理力争说:  “夫子(叔孙豹)受命于朝而聘于周王,周王思旧勋而赐之路。夫子不敢自乘而献给国君,国君不敢逆王命而复赐之,使三官书之。你是司徒而书名位,夫子为司马而书车服,孟孙为司空而书功勋。死后不让随葬,是废弃国君之命和三官之书。生前不敢乘路车,死后又不能随葬,这路车还有什么意义?”季武子只知专横却是胸无城府,被杜???驳斥得哑口无言,只好收回成命。
    季武子想趁叔孙豹去世之机而四分公室,重新裁掉中军。竖牛赶紧迎合说:  “夫子(叔孙豹)早就想这样做了。”鲁昭公五年,季武子四分公室,硬说是叔孙豹生前的意愿。写好册书交给杜???,让他在叔孙豹的灵柩前祷告说:  “你生前主张裁撤中军,现在实现了,特来告慰你的英灵。”见季武子如此无中生有,杜???气愤地揭露说:  “恰恰是夫子不欲裁撤,故在僖公之庙盟誓,在五父之衢(在鲁国都城东南)诅咒!”抢过册书狠狠地摔在地上,与众人一齐大哭大叫起来,弄得季武子尴尬不堪,狼狈而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叔仲昭子本来是叔孙氏分出的一支,在鲁襄公时已是春风得意,可这人心术不正,在鲁襄公丧事期间偷了一块玉璧被曝光,从此声名狼藉。见叔孙豹蜚声中外,越发不平衡,竖牛前来贿赂,正中下怀,遂在安葬叔孙豹的路线上横生枝节说:  “安葬不得善终者须走西门。”季武子简直利令智昏了,只要刁难叔孙氏的主意一概变成他的命令传到杜(氵曳)那儿。“卿丧走朝门,鲁礼也。你执掌国政,知礼违礼,下臣不敢遵从!”杜(氵曳)把季武子的命令顶回去,坚持走鲁国朝门安葬了叔孙豹。葬礼完毕,人们不见杜(氵曳)的踪影。知情人都知道,杜(氵曳)为避祸已逃走了。
    其实,季武子之所以听信小人的谗言,只是嫉妒叔孙豹的声望,借机显示自己的权势,并不想彻底搞垮叔孙氏。仲壬闻丧从齐国回来,季武子马上想到立仲壬嗣位。南遗阻止说:  “叔孙强则季孙弱,叔孙家门生乱,对你有利无害,你去掺合什么?”看来,季武子完全不了解三家协调合作的道理。后来季孙氏两遇灭顶之灾,多亏叔孙、孟孙两家出手援救,此时季武子却乘人之危,幸灾乐祸。南遗阻止了季武子,私下派人伙同竖牛将仲壬射中眼睛而死。为了报答南遗,竖牛把叔孙氏东鄙13邑割给南遗。
    叔孙昭子即位,家族上下一同前来朝贺。昭子是竖牛所立,没有竖牛杀死孟丙、仲壬根本轮不到他。谁知叔孙昭子当众宣布竖牛罪状说:  “竖牛祸乱叔孙家族,杀嫡立庶,分裂封邑,罪大恶极,必速杀之!”众人大吃一惊,想不到叔孙昭子如此深明大义,是非分明。孔子听后称赞说:  “叔孙昭子之不劳,不可能也。周任有言曰‘为政者不赏私劳,不罚私怨。’  《诗》云‘有觉德行,四国顺之。’”意思是说,叔孙昭子不以竖牛对自己有功劳而赏赐,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诗经》上讲,自觉地实行这些道德,四方就能顺服。
    多行不义必自毙。狡诈奸猾的竖牛养虎自遗患了。听到消息,竖牛说不出是悔恨,还是恐惧,绝望无奈之余,仓皇出奔。也许是他作孽太重,刚逃到齐国的边塞,就被孟丙、仲壬的儿子候了个正着。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二人杀死竖牛,把他的脑袋挂在荒野的荆棘上。
    叔孙氏的悲剧暂告一段,季孙氏又祸起萧墙。鲁昭公七年 (公元前535年),季武子去世,其孙季平子继位。当时,不仅季平子大权独揽,横行霸道,家臣们也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主子专国君的国政,家臣则要专主子的“家政”。竖牛之乱时,季氏家臣南遗无所顾忌地参与竖牛之乱,季武子自以为得计,听之任之,岂不知反而使其增长了家臣反叛主子的见识,助长了家臣们妄自尊大的气焰。
    鲁昭公十二年,南遗的儿子南蒯已当上季氏的费邑宰。刚继位的季平子年轻气盛,对家臣轻慢无礼。南蒯则依仗父亲的勋劳,目空一切,二人水火不相容。南蒯找到公子怒(又称子仲,昭公之子)策划说:  “我赶走季氏,归其家财于公室,你取而代之,我据费邑当大夫。”季氏富过公室,能夺取他的家产,取代他执政的地位,公子愁当然求之不得了。能和公子慭勾结同谋,南蒯也很得意,又跑到叔仲穆子那里详细地策划了一通。叔仲穆子即叔仲小,是南蒯的父亲的老朋友叔仲昭子的儿子,和南蒯是世交。由此可见,鲁国家臣之乱有着盘根错节的社会基础。
    要对付季孙氏,先得离间三桓的关系,再寻找时机。周礼中对卿大夫有一命、再命、三命的制度,各享有不同等级的礼。季平子继位前,叔孙昭子已是“再命”之卿。季平子伐莒得胜加“三命”,叔孙昭子也以例加三命。这本来很正常,连季平子也无异议。叔仲穆子和南蒯合谋离间三桓,趁机挑唆季平子说:“三加逾(超过)父兄,非礼也。”根据《礼记·文王世子》规定,宫内朝见国君时,朝位“虽有三命,不逾父兄”。叔仲穆子篡改其义,说叔孙昭子三命,超过了父兄,不符合礼制。不通礼制的季平子信以为真,强令叔孙昭子自动贬黜三命。叔孙昭子以凛然刚正著称,决不是季平子所能随意摆布的,正色拒绝说:“叔孙氏家门不幸,杀嫡立庶,我就是被拥立的庶子,若因此而怪罪我,我认罪服法。三命是国君所加,我决不自动放弃!”朝见国君时,对有关官吏说:  “我要依法控告季氏,希望你们秉公执法。”季平子没想到会惹这么大的乱子,一询问,根本就没有“三命不逾父兄”的礼制,全是叔仲穆子无中生有,不仅体面扫地,还要面对叔孙昭子法庭上的痛斥,把罪责一股脑都推到了叔仲穆子身上。于是,叔仲穆子、南蒯、公子慭勾结到一起,共同对付季平子。没想到公子愁是个胆小怕事的软蛋,关键时刻陪父亲昭公去晋国而躲开了。南蒯失去靠山,据费邑(今山东费县西北)公开叛降齐国。公子愁从晋国回来,见三人如鸟兽散,也逃亡到齐国,只剩下一个叔仲穆子了。
    南蒯叛鲁降齐,引起人们的普遍谴责。乡人们事前知道南蒯要叛变的消息,先是为他叹息,指责他“思深而谋浅,身近而志远,为家臣而图君”。临去费邑前,南蒯宴请乡人,乡人又以歌晓喻他说:
    我园圃里生了枸,
    从我者德,
    去我者鄙,
    背叛乡土者耻。
    已乎!  已乎!
    非吾党之士。
    举棋不定的南蒯用占卦来决定去留,得到的卦辞是“黄裳元吉”,以为是大吉大利,拿给子服惠伯(鲁大夫,孟献子之孙,孟孙氏中分出的一氏)看。子服惠伯解释说:  “忠信之事则可,不然必败。”南蒯一意孤行,终于举起了反叛的旗帜。
    季平子见南蒯、公子怒都叛逃了,挑唆是非的叔仲穆子却安然无事,越想越觉得在叔孙昭子面前没有面子,命令叔孙昭子赶跑他,吓得叔仲穆子不敢上朝。叔孙昭子可不像季平子那样心胸狭窄,更不愿任人摆布,说,  “我不愿当众矢之的”,让叔仲穆子照常上朝供职。叔仲穆子虽也是鲁大夫,因父亲有偷玉璧的污点,一直为国人所不齿,这次又无端搬弄是非,就更加不得志了。
    叔孙氏和叔仲氏两家的矛盾化解了,季氏的费邑却被南蒯裹胁归了齐国。第二年,叔弓率师围攻费邑。叔弓是鲁国名大夫,晋平公以“郊劳”之礼隆重接待他,被他推辞,叔向称赞他知礼。他经
 常统军征战、镇守,这次攻费却遭到失败。季平子气急败坏,命令见费人就抓住关押起来。鲁大夫冶区夫劝阻并献计说:  “若惮之以威,惧之以怒,费人无归,不亲南氏,还有什么出路?这是逼迫他们反叛你。若见费人,寒者衣之,饥者食之,供其乏困,费来如归,南氏亡矣。”季平子只知仗势发泄怨恨,哪有这般心计?经冶区夫一提醒,脑袋才开窍,连连点头。
    由于采纳了冶区夫的怀柔政策招徕费人,南蒯逐渐不得人心。昭公十四年,南蒯的家臣老祁和虑癸利用南蒯聚众盟誓之机劫持南蒯说:  “我们被你威逼而听命已三年了,费人不忘季氏,你的末日到了,逃命去吧!”于是,南蒯逃到齐国,费邑重新回归季氏。
    齐景公也讨厌南蒯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南蒯服侍齐景公喝酒,景公猛地冒出一句:  “叛夫!”南蒯吓得胆战心惊,赶紧解释说:  “臣欲张公室也。”  “一个卑贱的家臣奢言张公室,你配么?不知天高地厚!”齐国大夫韩皙更加尖酸刻薄,狠狠地斥责说。南蒯唯唯诺诺,哪还敢回言?从今以后,南蒯便生活在这“忍辱负重”、诚惶诚恐之中了。
    20多年后,一场更为严重的悲剧又在季孙氏家族重演。当初,鲁昭公出逃,季平子摄行国君事,佩带了一块鲁国的宝玉,名叫“玙璠”。鲁定公五年,季平子死,家臣阳虎打算用玙璠为平子殉葬。另一个家臣仲梁怀拒绝交出玙璠说,  “改步改玉”。意思是说,以前季平子行国君事而佩此玉,现在改君步而复臣位,不能用玙璠殉葬。
    阳虎原是孟孙氏的族人,担任季氏家臣后,一直是季平子的亲信党羽。他曾带兵攻取鲁昭公逃亡在外的落脚点郓(今山东郓城),在季氏家臣中地位显赫,岂能受仲梁怀的顶撞?于是,阳虎找到费宰公山不狃,扬言要驱逐仲梁怀。  “他也是为主人着想,你怨恨什么?”经公山不狃劝解,阳虎方才作罢。
    季桓子继位,带着仲梁怀巡视各地。费宰公山不狃到郊外隆重迎接,季桓子彬彬有礼,仲梁怀却轻慢无礼。这家伙实在是太狂妄了,怪不得阳虎要赶走他,公山不狃大怒。  “你不是要驱逐仲梁怀么?”再见到阳虎,公山不狃的态度由劝解变成了挑唆。阳虎知道,赶走仲梁怀季氏决不会同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季桓子一块!二人串通一起,策划了一起震惊天下诸侯的“家臣政变”。
    鲁定公五年,阳虎联合公山不狃囚禁了季桓子,杀季氏族人公何藐,驱逐仲梁怀、公父歜和秦遄。把季桓子孤立起来后,同他在稷门盟誓,完全控制了季孙氏家政。第二年,阳虎由专季氏家政进而谋求专鲁国之政,以武力裹胁,  “盟公(鲁定公)及三桓于周社,盟国人于毫社,诅于五父之衢”,从而取得了“陪臣执国命”的合法地位。
    从此,阳虎成了鲁国权力中心的主宰,世代执掌鲁国国政,凌驾于国君之上的三桓再也没了脾气,乖乖地听命一个卑微的家臣摆布。
    鲁定公六年,季桓子、孟懿子率鲁师侵袭郑国。出兵时并没路过卫国,班师时阳虎强令季、孟率军从卫国的南门进去,从东门出来。这是对邻国极端无礼的挑衅,季、孟二人竟唯唯遵命。当年夏,季桓子出使晋国。随后,阳虎又强使孟懿子去聘问晋定公夫人。按礼制规定,夫人不别遣使,这显然是为了谄媚晋国而羞辱三桓。明知不合礼制,孟懿子大气不敢出一声,乖乖整装上路。
    鲁定公七年,齐国攻打鲁国,鲁国派军反击。阳虎为季桓子驾车,孟孙氏家臣公敛处父为孟懿子驾车。季、孟二人是威风凛凛的军事统帅,却要服从一个车夫的幕后操纵。齐军设下埋伏却装出毫无戒备的假象引诱鲁军,阳虎明知会中埋伏仍然坚持夜袭齐军。在他的淫威下,季平子、孟懿子就像两只俯首就死的小羊羔而唯唯听命。地位卑微的家臣们可不怕阳虎,公敛处父大骂说:  “阳虎你不图谋免祸,必死!”季氏家臣苫夷上前警告阳虎说:  “阳虎你陷季、孟二人于祸败,不待军法处置,吾必杀汝!”见三桓尚有如此强硬的支持者,阳虎害怕了,才让季桓子撤军。
    二位家臣的胆大妄为给阳虎敲响了警钟,拥护三桓的人还大有人在,像这样以卑贱地位专家政,  “执国命”,毕竟是名不正,言不顺。如何才能使自己名正言顺呢?阳虎想起了一贯维护君臣名分而又怀才不遇的孔子。
    有一天,阳虎亲自去面见孔子,请他出仕辅助自己。孔子拒绝接见,聪明机智的阳虎没再坚持,给孔子留下一只蒸豚就回来了。孔子不愿见阳虎,可又不想失礼,趁阳虎不在家时回访,结果二人在路上相遇了。  “怀其才能而不出仕治国,可称做仁吗?”阳虎劈头就问。  “不可。”孔子根本就没有思想准备。“想干一番事业又屡失机遇,可称做智吗?”  “不可。”孔子仍然没缓过劲来,只好机械地回答。  “日月逝矣!时不我待!”看来阳虎绝非胸无点墨的家臣,在他犀利措辞的逼问下,博学善辩的孔子方寸大乱,竟违心地敷衍说:  “诺,吾将仕矣!”然而,孔子的思想主张与阳虎格格不入,是不会接受聘任的。
    孔子不愿合作,自有志同道合的伙伴。季桓子的弟弟季寤、季氏族子公钽极、公山不狃等人不得志于季氏,叔孙氏庶子叔孙辄失宠于叔孙氏,叔仲志(叔仲昭子之孙)不得志于鲁,一齐聚集在阳虎的旗帜之下。于是,阳虎果断决定:去三桓而代之!“以季寤更季氏,以叔孙辄更叔孙氏,  (自)己更孟氏”。鲁定公八年十月,阳虎调集兵车,准备在蒲圃设宴杀死季桓子,然后向季孙氏、孟孙氏发起进攻。鲁国都城顿时气氛紧张起来,阳虎及其党羽借祭祀先公之机昼夜策划,其徒众秣马厉兵,枕戈待旦。
    公敛处父老觉得气氛不对,问孟懿子说:  “季氏调动兵车干什么?”  “没有听说啊。”孟懿子也觉得奇怪。  “那就是搞叛乱了,咱们还是有备无患。”与孟懿子约定好起兵救乱的时间,公敛处父匆匆准备去了。
    行动开始了。阳虎驱车走在前面,林楚为季桓子驾车走在中间,卫士们手持矛、盾两边夹护,阳虎的族弟阳越张弓搭箭殿后。一见这戒备森严的阵势,季桓子知道阳虎要对自己下毒手了。想到自继位以来就受这个家奴的挟持,唯唯诺诺,备受凌辱,倒不如死了痛快。可一想到祖先的基业和辉煌,想到自己堂堂正卿死于家臣之手,又觉得太窝囊。他不甘心,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冷静下来,寻找一丝一线的生机。望着御者林楚,季孙不由心中一动,今天能否逃脱虎口,就在此人身上。于是,季桓子试探林楚说:  “你家世代为季氏忠良之臣,你可要认清是非啊!”  “我接到命令为时已晚,现在即使救你也是白白送死。”林楚感到无可奈何。季孙一听有门,看来林楚不是阳虎同党,仍然顾恋旧主。  “现在还为时不晚,只要你能把我送到孟孙氏那儿就行了。”季桓子压低声音说。  “臣不避死,只怕不能救主。”林楚下定决心,冒死救主。
    队伍继续前进,季桓子远远望见孟孙氏门口有300多壮汉在建房,下令说:  “冲啊!”林楚猛地扬鞭驱车向孟孙氏家门口狂奔而去。殿后的阳越见季孙逃跑,连连发箭不中,眼看着季桓子的车子驶入孟孙氏大门。那些壮汉是孟懿子事先挑选的,见阳虎的追兵赶到,关上大门,拿起弓箭就向外射击。阳越猝不及防,死于乱箭之下。想当年,季平子被鲁昭公围困,叔孙氏家臣率众相救,15年后的今天,孟孙氏又一次挽救了季桓子。
    阳虎见煮熟的鸭子又飞了,怎肯罢休。劫持着鲁定公和叔孙武叔向孟孙氏发起了猛烈进攻。危急中公敛处父率成邑人赶到,与阳虎的甲兵战到一处。阳虎见孟孙氏早有准备,知不能取胜,到宫中抢了宝玉、大弓仓皇撤退。退至五父之衢,阳虎下令吃饭休息。手下说:  “追兵将至。”阳虎哈哈大笑,  “鲁人闻吾出,喜于免死,何暇追击?”阳虎果然没说错,公敛处父请求追击,孟懿子惧怕阳虎而禁止追击。一眼望见惊魂未定的季桓子,公敛处父顿生杀机。你季孙氏三代大权独揽,欺凌叔、孟二氏,现在江山易主,该孟孙氏坐庄,执掌国政了。杀掉季孙斯(季桓子),讨季氏,强孟氏就在今日!孟懿子是孔子弟子,儒家那套“仁义礼智信”的说教使他永远不会成为权力斗争中的强者,吓得赶忙让季桓子逃走了。
    阳虎失败,退守讙(今山东宁阳)、阳关(今泰安东南)两邑,公开打起了叛变的旗帜。次年,鲁师征讨阳关,阳虎败逃齐国,鲁国历时4年的“陪臣执国命”的局面方宣告结束。
    阳虎到齐国是为了借兵伐鲁,他向齐景公说:  “三加兵必灭鲁。”齐国大夫鲍文子制止景公说:  “鲁未可取也,阳虎欲疲敝齐师也。齐师疲惫,齐大臣多伤亡,阳虎就可奋其奸谋了。阳虎亲富不亲仁,有宠于季氏而杀季孙,颠覆鲁国。君富于季氏,大于鲁国,此阳虎所欲倾覆也。鲁国已被他害惨了,君收留他,岂能无害?”齐景公大怒,下令将阳虎囚禁在齐国东境。机警的阳虎故意高兴地答应了,齐景公见此,又命令将他囚在西境。其实,阳虎见齐国不容自己,便思量着到西边的晋国去,才耍了一个小花招。齐景公一改变命令,正中阳虎下怀。后来,阳虎凭着自己的机智,两次逃脱齐人的追捕,终于到了晋国,投靠了晋国大夫赵鞅。孔子听说后说:  “赵氏其世有乱乎。”
    鲁定公十年(公元前500年),叔孙氏再度受到家臣之乱的袭击。
    叔孙成子(叔孙昭子之子叔孙不敢)立叔孙武叔时,家臣公若藐曾强烈反对。叔孙武叔继位后,让公若藐做了郈邑宰,暗使郈邑马正侯犯伺机刺杀公若藐,被委婉拒绝了。叔孙武叔的马夫主动请缨说:“吾持剑过朝,公若藐必观看,吾将剑尖递给他,可杀也。”当马夫假装递剑时,公若藐见剑尖对准自己,大声呵斥说:  “你把我当成吴王吗!”但为时已晚,公若藐倒在血泊之中。
    公若藐被刺,侯犯十分恐慌。他了解杀害公若藐的内情,叔孙武叔当然不会放过他。于是,不甘俯首就戮的侯犯据郈邑(今山东东平)反叛。至此,三桓已经过数次家臣之乱了。从竖牛之乱,季氏乘人之危,到阳虎之乱孟孙氏仗义相助,三桓渐渐增强了对付叛乱的免疫力。叔、孟两家联兵攻打郈邑不克,举鲁国之众围攻仍然没有成功。叔孙武叔懂得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暗中对郈邑工师(管理工匠之官)驷赤说:  “郈邑非叔孙氏之忧,社稷之患也!你打算怎么办?”驷赤说:  “在《扬水》诗中有‘我闻有命’四个字,这就是我的态度。”一听驷赤愿意听命,叔孙武叔忘了自己主人的身份,恭敬地向家臣叩头致谢。
    驷赤开始了颠覆侯犯的阴谋。  “君居齐鲁之际,何不服事齐国以临民?”进退无路的侯犯听从了。  “侯犯拿郈邑和齐人作交易,齐人将迁徙郈民”,郈邑流言四起,人情汹汹。侯犯落入驷赤的陷阱,坐卧不安。  “郈人与君异心,干脆用郈地和齐人交换,可避开郈人,免除祸端。眼下可多准备一些铠甲放在门口,以防不测。”驷赤继续引诱侯犯向陷阱深处迈进,侯犯六神无主,言听计从。
    齐国的官员要来接收郈邑了,驷赤派人绕城高呼:  “齐师至矣!”郈邑民众大惊,没想到侯犯这么快就引来了齐人,愤怒的人们冲进侯犯家门,穿起放在那儿的铠甲,团团包围了侯犯。阴险的驷赤仍未露庐山真面目,举弓箭欲射向人群,被侯犯止住了。既然为反对暗杀,求得生存而起兵,何必再与无辜的民众互相残杀?侯犯决定让驷赤和大家谈判,请求流亡他国。
    其实,郈邑民众对侯犯颇有好感。因为他抵制叔孙,光明磊落,民众曾和他一起坚守城池。现在居然把为他浴血奋战的民众出卖给齐国,怎不让人愤慨?可是以现在的实力,侯犯完全可以下令镇压,为什么又不愿意屠杀大家呢?民众们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决定:礼送侯犯出境。驷赤在前引路,侯犯跟在后面。每出一道门,郈邑人就关—道门。到了外城门,大家拦住侯犯说:  “叔孙氏的铠甲你不能带走!”“叔孙氏铠甲有标志,我们不敢带出”,驷赤决心伪装到底,表面上站在侯犯一边,实际是在解除侯犯的甲兵。侯犯留下铠甲,并让驷赤和郈邑人交接,匆匆奔向齐国。
    自竖牛之乱后,家臣之乱几乎形成了一种历史的惯性。孔子“堕二都”时,季孙氏的费宰公山不狃和公孙辄领人袭击鲁都,把鲁定公和三桓围困在武子台上。孟孙氏家臣公敛处父自作主张,抗拒孔子的堕都计划。
    在季孙、叔孙的家臣之乱中,孟懿子充当了卫道士的角色。有谁想到,孟懿子尸骨未寒,孟孙氏就后院起火。
    鲁哀公十四年(公元前481年),孟懿子死,其子孟武伯继位。孟武伯的个性与其父截然相反,骄傲蛮横,目空一切。当初,孟武伯想在成邑养马,成宰公孙宿告诉说:  “孟孙氏因成邑贫困,不养马。”孟武伯大怒,带人袭击成邑被击退。从此,孟武伯处处找成邑人的茬。成邑的官员前来处理公事,无故遭到鞭打。孟懿子死,成人来奔丧,孟武伯大加刁难,使他们号哭在街头。哀公十五年,公孙宿忍无可忍,终于叛孟氏而投靠齐国。孟武伯伐成不克,修筑输城准备长期对峙。同年冬,齐平公即位,与鲁国和好,主动将成邑还给鲁国,公孙宿率领自己的武装留在了齐国。
    春秋后期,三桓的家臣之乱此起彼伏。大夫专国君之政,家臣专大夫之政,权力层层下移,国君、大夫、家臣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微妙难述。家臣们不仅要求政治上的地位和权力,还要求人格上的尊严。在众多敢于犯上作乱的家臣中,竖牛用残忍杀戮、道德论丧来实现对权力的追求;南蒯用取而代之来显示自己的存在;公敛处父用抗命主子来实现自己的价值和远见卓识,阳虎爬上权力的顶巅;侯犯呼唤正义、公理,公孙宿抗议暴虐。在对旧的君臣、主仆、尊卑、上下等依附关系的冲击和颠覆中,都表现了一种自我意识的觉醒。这种自我意识的直接内涵是:你的下属是能创造轰轰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