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新中国成立后
山东:藏马山下曾经有个藏马县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栾建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2-08-21 09:50:32 更新时间:2012-08-21 09:50:32

1947年,藏马县颁发的立功荣誉奖状。

    上世纪的四五十年代,山东半岛南部,曾经有过一个县级的行政区域——藏马县。藏马县是以其境内的藏马山而得名,县治所在地就是今天山东省胶南市南部重镇泊里。

    藏马县的历史沿革

    藏马县的前身是中国共产党建制的诸城第五区。抗战后期,整个山东的形势错综复杂,有我八路军新四军的胶东半岛、沂蒙山区根据地和苏北根据地,还有青岛、胶州、日照等日伪及国民党军队盘踞的地方,几方势力犬牙交错。如果我军控制了泊里地区,向北可以连通胶东半岛,向南可以联系苏北,向西可以贯通沂蒙山区。拥有了出海口,则便于海上的对外联络和物资出入,也就是说,控制了这个地区就掌握了山东东南地区的战争主动权。
    1944年7月,我山东军区发起讨伐伪滨海警备军李永平部的“讨李战役”。战役胜利后的1944年8月,中共滨北地委根据上级指示,决定诸胶边地区组建两个县,以原南部诸城五区为主建立藏马县,治所地为泊里,同时建立藏马县工委,张雨首任县工委书记,于云光首任县长,从此藏马县建制产生。
    1944年10月,在粉碎日伪军夏季报复性“扫荡”后,主力部队由诸胶边地区转移到外线作战。为了适应形势需要,中共滨北地委经上级同意,决定将诸胶边县和藏马县合并为诸胶县。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中共滨北地委为了加强新解放区的领导和建设,决定撤销诸胶县,在南部地区恢复藏马县建制。由于八路军主力转移外线作战,泊里被敌伪军占领,恢复的藏马县委、县政府设在丁家大村(今大村镇驻地),辛光宇任县委书记,于云光任县长。因为藏马县在1944年建立后两个月就被合并,又在十个月后恢复,中共藏马县委和政府的工作是从此时才正常开展的,因此有些文献将藏马县建制时间记载为1945年8月。
    1945年底我军发动的“泊里战役”取得胜利后,县驻地由大村迁至泊里。
    1949年,新中国成立,藏马县隶属山东省滨北地区,地域主要包括今胶南市南部的琅琊、泊里、张家楼、大场、海青、理务关、藏南、大村等地区,和诸城市桃林、桃园、石门,五莲县街头、潮河、户部、洪凝等地。
    1956年3月,山东省进行了全面的行政区划调整,撤销藏马县,刘书畴、战金林分别为藏马县最后一任县委书记、县长。原藏马县大部区域并入胶南县,少部划给五莲、诸城,藏马县领导机关与胶南县领导机关合并。
    至此,藏马作为一个县级建制,走过了11年又7个月的历程。除去1944年10月至1945年7月并入诸胶县的10个月,一共存在了不到11年的时间。

    两次“讨李战役”

    抗战后期和解放战争前期,藏马县境内发生过多次的战役和战斗,其中最著名的是两次“讨李战役”。
    李永平系青岛日军第五混成旅团直接指挥的伪滨海警备军司令,其部约3500人,盘踞在以泊里为中心的日照、胶县、诸城边区。参加讨李战役的我军参战部队,以滨海六团、军区教导团、炮兵团、特务连组成右纵队,由滨海六团团长贺东生、政委吴岱指挥,自两城以北地区向东北进攻;以滨海十三团、军区骑兵连组成左纵队,由滨海第一军分区司令员兼十三团团长梁兴初、政委刘西元指挥,兵分两路,从市美地区向西南出击,形成对敌两面夹击之势。此外,新一一一师在障日山、两城附近,独立团在马耳山地区,阻击诸城、日照援敌,保障主攻部队侧后安全,掩护破坏公路的群众;十三团第三营、莒中独立团、日北县大队、诸城县大队、区中队及民兵,牵制莒县、诸城、日照各据点的敌人。战役自1944年7月24日晨开始,至8月25日胜利结束,计攻克大小据点40余处,摧毁碉堡300余座,共毙伤敌伪军380余名,俘300余名,击毁和缴获大批武器和物资,收复了诸胶边大片土地,解放了30多万人民,控制了日(照)诸(城)公路大部和海(州)青(岛)、诸(城)胶(县)公路各一段,进一步改变了滨海区的抗战形势,使五莲山区和藏马山区连成了一片。
    “讨李战役”后,由于八路军主力转移外线作战,泊里又被敌伪军占领,李贤斋继任伪滨海地区警备军司令。李贤斋是一个铁杆汉奸,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抗日进步群众,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泊里惨案”,并且抓丁拉夫,搜刮民财,强修工事,扩充队伍,搞得当地鸡犬不宁,老百姓恨透了他。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他拒不向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缴械投降。面对当时现状,山东军区下决心要解决泊里问题。因这次讨伐的对象李贤斋与上次讨伐的李永平都姓李,所以有人也称其为“二次讨李战役”。
    1945年9月,山东军区第一师挥师东进泊里镇,先进行泊里外围战。9月15日战役开始,部队连续攻占外围的各个据点,收复周边的村镇,直逼泊里镇,伪军及伪诸胶日莒海防警备军先后缴械投降。我军又向盘踞在海边的贡口伪军发起攻击,抢占海滩,紧紧地关闭了泊里之敌从海上逃跑的大门。正当我军准备给敌人最后一击的时刻,9月27日上午,作战主力部队的山东一师忽然接到山东军区命令:“停止对泊里镇之敌的进攻,立即到铺上及以东地区集结,准备向东北挺进。”这样,参加泊里战役的主力第一师撤离泊里外围,在罗荣桓司令员的率领下挺进东北,第一次泊里战役终止。
    死到临头的伪李贤斋部,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喘息机会,他急忙投靠了国民党,并接受了国民党山东省政府的改编,成为“诸胶日莒警备军”。
    11月,我滨海军区为打通滨海地区与胶东地区的阻隔,使两个解放区连成一片,解除顽军对胶州湾的威胁,决定再次发起“泊里战役”。这次的主力部队是新编山东军区警备第十旅,另有藏马县大队及藏马、日照两县的民兵,总兵力7000多人。张仁初任前线总指挥,赖可可任政委。
    敌伪军经营泊里多年,有相当完备的防守工事,我军对其攻击很困难。为此,参战各部队采取的对应措施就是在火力掩护下进行近迫土工作业,挖掘纵横交错的交通壕,构筑工事和堡垒,完成了对泊里之敌的包围。
    发动攻击后,我军首先用炮火摧毁泊里南门外的碉堡阵地,强行夺取高地,切断守敌之间的联系。对于坚固的城墙和碉堡,参战部队决定用挖地道的办法解决。藏马县政府调动各地基干民兵1000余人,日夜轮流作业,苦干16个昼夜,完成了1500多米的地下通道任务。
    在完成对泊里镇之敌的包围和土工作业后,将大量的炸药通过地道送进了敌人碉堡的地下。12月26日黄昏发起总攻,进攻部队首先点燃了炸药,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山动地摇,敌军大炮楼连同一个连的守军被炸得无影无踪,围墙也被炸开几十米的大口子。我军强大兵力潮水般地冲入镇内歼灭敌人,并组织兵力追歼逃窜之敌。战至12月27日夜,泊里各据点之敌已经无力再战,分多路倾巢突围,突围过程中被全部消灭,剩余之敌于12月30日全部缴械投降。至此,泊里战役胜利结束。
    泊里战役取得辉煌战果,攻克泊里重镇及周边据点9处,毙伤敌人1000余名,生俘敌副司令于炳宸及官兵1600多名。缴获大量武器、物资和数座兵工企业。至此,藏马县全境解放;滨海区全境解放;南起陇海线,北至胶济线之间700平方公里范围内全部解放。

    “陈毅子弟兵团”

    解放战争中,藏马人民为新中国的诞生几乎竭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他们先后参加了孟良崮、莱芜、南麻、潍坊、淮海、渡江等十几个大战役的作战和支前工作,出色地完成了各项艰巨任务,涌现出一个个闪烁着时代特色的群体形象,“陈毅子弟兵团”就是其中的一个。
    1947年3月,为了对付国民党对山东地区的重点进攻,山东省支前委员会和滨北支前司令部命令藏马县快速组织一个支前子弟兵团。藏马县只用了3天时间,就从8000多名踊跃报名的青年民兵中精选出953人,组建了一支既能随军参加战斗,又能抢救运送伤病员的精干子弟兵团。藏马县子弟兵团在执行支前任务的101天中,曾先后进军胶东、鲁中、鲁西、鲁南、渤海等战场,参加过宁阳战役,担负过官庄抢运、乔店抢救、泰西转运等数次艰巨任务。他们在炮火纷飞的阵地上,冒着生命危险抢救伤员,用自己的衣物给伤员换取食物,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敌机的扫射,宁愿自己负伤、牺牲,也不让伤病员再次负伤。
    藏马子弟兵团为华东解放军粉碎国民党对山东的重点进攻立下了功劳。全团有19人立一等功,100人立二等功,576人立三等功,187人立小功,并获得了相应等级的银质红星奖章。1947年6月,华东军区特授予该团“陈毅子弟兵团”光荣称号,给全团记大功一次,奖给大批枪支和弹药,并赠送“陈毅子弟兵团”大红旗一面,该旗现存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山东军区颁发“八一”奖旗一面,广州部队伤员赠“支前模范”红旗一面,滨北支前司令部颁发“滨北支前榜样”锦旗一面。还有各级党政军机关及被救护伤病员、驻地群众分别颁赠的奖旗、锦旗13面,山东省人民政府、省支前委员会、省人民武装部联合发布嘉奖令,《大众日报》连续发表消息和文章宣传该团功绩。
    此后,藏马支前队伍又参加了济南、淮海、渡江和上海战役,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卓越的贡献。陈毅元帅曾经说过:“解放战争的胜利,是山东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这也包括藏马人民的一份功劳。
    在血与火的奋斗中,众多的藏马儿女付出了宝贵的生命。1945年5月著名的“泊里惨案”中,仅泊里就有83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活埋、枪杀,甚至凌迟处死;在有建制期间的十多年中有近千名藏马儿女牺牲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的战场和隐蔽战线上,包括杜雨及丁氏同胞三姐弟等著名烈士。
    藏马作为一个县级建制已经不存在了,但藏马县人民为共和国的建立以及新中国的建设奋斗过、奉献过,付出过巨大的牺牲,作出过重要贡献,历史永远不会忘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