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解放战争时期
军管小组在青岛解放日进驻山东大学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刘敬刚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05-30 09:14:05 更新时间:2014-05-30 09:26:12

 ▲山大师生庆解放

▲赵锦铭同志

 1948年,解放战争进入第三个年头。随着济南战役的胜利以及胶济、津浦铁路沿线大中城市的相继解放,山东尚未解放的较大城市只剩下了青岛。经过一系列艰苦而激烈的战斗,我人民解放军于1949年6月2日解放了青岛全境。虽然白驹过隙般的光阴飞跃了六十五个春秋,但对于那些当年曾见证青岛解放的亲历者来说,诸多往事却依旧历历在目。下面记录的是原《青岛文学》杂志资深编审、离休老干部刘禹轩(原山东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华岗的办公室秘书)对当年接管山东大学的回忆——

□刘敬刚
  军管小组6月2日进驻
  1949年5月,年仅23岁的刘禹轩在胶东解放区从事教育工作。5月下旬的一天,主持课本编写工作的省教育厅督学室主任罗竹风突然向大家传达了跟随部队东进的命令。这一通知出乎同志们的意料:眼看着每天都有大批同志随军“南下”,为什么命令我们东进呢?可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当晚大家就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出发。
  在省教育厅厅长王哲的带领下,队伍乘坐胶济铁路的东去列车一路向东。列车抵达潍坊后,大家又换乘汽车奔赴莱阳。当时莱阳郊区的冯格庄村及邻近各村已聚集了来自全省的大批干部,负责接管青岛的军事管制委员会就是在这里成立的,王哲被任命为军管会文教部主任。刘禹轩所在小组在冯格庄驻扎了约一周之后,小组组长、来自解放区胶东区委的干部高剑秋同志在一次会议上宣布:该小组将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青岛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文教部的大学处,由罗竹风担任处长。
  第二天大军抵达青岛即墨。车队行进的路上尘土飞扬,前方不时传来隆隆炮声。虽然是知识分子,但大家当时的目标只有一个:以最快的速度赶赴战斗第一线!前进的步伐加快了,远处的炮声却由开始的密集转向稀疏,后来竟沉寂了下来。道路两旁的建筑物逐渐开始增多,马路边站满了海浪般夹道欢迎的群众。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彩旗花束,还有好多人腰里系着红绸,敲着锣鼓,扭着秧歌。车辆的前后左右传来震天动地的欢呼声:“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热烈庆祝青岛解放!”这时刘禹轩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青岛市区。大家纷纷从车上站起身来和路边的群众一起欢呼口号,一个个激动得热泪盈眶……车辆最后驶入了山东大学(今中国海洋大学鱼山校区)的广场。这一天是1949年6月2日,也是青岛的解放日。
山大师生成功“反南迁”
  学校的接管和日常工作繁重而又复杂。在青岛解放之前,山大就已经成为了青岛的“解放区”。随着解放战争日趋激烈,在山大校园内,敌我两股势力的斗争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从1948年起,校内的反动势力就试图策划学生籍贯多在南方的水产系南迁。1949年初他们再次大肆鼓动,一些不明真相的学生被煽动离校去了上海。此时,一些由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先进活动小组在反对学校南迁、挫败反动分子阴谋的斗争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历史学家孙思白先生时任山大历史系讲师,早在抗战时就加入了共产党。当时他组织了一个由7人组成的秘密社团,在校内到处张贴反对南迁的油印传单,启发师生的思想觉悟。并在全校师生大会上与鼓动南迁者展开唇枪舌剑的激烈争辩。
  刘禹轩告诉笔者:“老山大首任校团委书记刘卓女士当时还是山大的一名在校学生,深受马列主义熏陶的她当时毅然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为阻止山大南迁乃至解放青岛的壮举英勇斗争。身为资深国民党人的山大校长赵太侔在此关键的历史性时刻深明大义,在陆侃如、曾成奎、杨向奎等山大进步教授的支持和帮助下,赵太侔凭借一个爱国文人的正义良知和与山大十几年的血脉情缘同广大爱国师生站到了一起,为维护山大完整、保护山大财产站好了解放前的最后一班岗。
初期接管工作繁琐
  大学处进驻山东大学之后,由王哲、罗竹风、高剑秋、张惠组成的军管小组主持学校日常工作。罗竹风成为青岛军管会接管山大的军代表。6月14日,王哲被山东省人民政府任命为“山东省教育厅厅长兼任山东大学校长”。本着“基本保留学校原貌、原学校工作人员基本留用”的工作原则,原山东大学校长赵太侔、教务长杨肇燫等高层领导几乎全部留校任教。
  当时山大共设文、理、工、农、医五个学院,大学处接管学校之后,每个学院都成立了工作组。刘禹轩担任文学院工作组的组长。时至今日,谈起当时工作组的情况刘老依旧如数家珍,准确道出其他四位组长的姓名:王迅(理学院工作组)、赵锦铭(工学院工作组)、孙更生(农学院工作组)、王子才(医学院工作组)。  
  学院工作组的首要任务就是清点学校财产。这是一项艰巨而又繁琐的工作:山大除了校内五个学院,还设有医院、护士学校、学生实习工厂和农场等校外附属单位。清点财产的工作就进行了接近一个月,任务最为繁重的当数工学院:该学院共辖土木、机械、电机三个院系,每个院系都设有实验室。在当时的青岛市市北区小鲍岛周边(今青岛市科技街附近)还附设机械、木工、模具三个供学生实习的校办工厂。时任山大工学院接管小组组长的赵锦铭同志(原青岛师范专科学校校长,离休老干部)带领工作组严格审查、把关,力求尽可能地做到“颗粒归公”,使学校的国家共有财产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护。据刘老回忆:在那段日子里,赵老连续多日几乎彻夜未眠。
  从1949年8月下旬开始,军管小组开始在组织、思想、教学三个方面对学校进行整顿。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学生的思想教育:由于当时垂死挣扎的国民党当局在社会上大肆制造反共宣传和别有用心地进行谣言蛊惑,致使校内人心惶惶。随着思想教育工作的深入开展,大家亲眼目睹解放军战士的一举一动,人心得以归附,谣传不攻自破。自此山大组建起新的秩序,9月份新学期开始后,学校转入正常的教学和工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