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解放战争时期
风动泉湖星夜长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杨芹 秋实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01-07 09:07:38 更新时间:2014-01-07 09:07:38
    “三大战役的序幕是济南战役。”周恩来曾如此评价。“回忆起那场战役,打得激烈也让人自豪。”亲身参加过济南战役的北京军区原司令员王成斌将军这样说。在这位参加过济南战役的老革命眼中,济南战役是怎样的呢?
锋指泉城  授旗总攻
    济南战役于1948年9月16日晚发起。战役打响时,王成斌担任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三十八师一一二团七连副连长,负责突破杆石桥门的主攻任务。
    古往今来,江山易主改朝换代,济南几乎没有一次是被硬攻破城的。千年古城济南的外城墙高近十米,厚四五米,全是块石和两尺多长的大方砖,三合汁勾缝垒砌而成。蒋军在日伪时期的原有工事基础上,大加扩建,筑成了支撑点式的永久和半永久的城市防御体系,易守难攻。蒋介石命令第二绥区司令王耀武统率九个正规旅、五个保安旅和特种兵部队十万余人,死守济南。而我军部队对济南战役的动员口号是:“打下济南府,活捉王耀武”。
    9月19日,国民党军整编第九十六军吴化文部两万多人,在济南城西的商埠地区起义,脱离国民党阵营,济南的西线外围防御崩溃。商埠地区还有一些其他的国民党守军。商埠一丢,城里的守敌就不断地向城外打枪打炮,阻止解放军部队靠近城墙。至21日20时,各攻击部队全部肃清了商埠地区的残存守敌,从不同位置抵近外城,开始准备攻城。
    锋指济南外城,兵临城下。
    9月22日18时,解放军东、西两个集团群,同时对济南城发起了总攻。
    总攻之前,纵队司令员周志坚、政委廖海光来给各团的主攻连授旗,由七连将红旗插上济南城头。副营长兼连长任进贵接旗,传给王成斌,将最艰巨最光荣的登城任务,交给突击队。王成斌接过红旗时,三排长李天助带领全排高呼口号:“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把胜利的红旗插上济南城头!”
因势而动  捕时突击
    《孙子兵法》云:势者,因力而制权也。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因敌变化而取胜。王成斌回忆起自己曾经斗胆几次违背上级命令“独断专行”的冲锋,至今记忆犹新。
    9月22日18时,炮声隆隆,我军炮火开始攻击。预定的炮火准备时间是半个小时。当时王成斌和负责爆破作业的八班潜伏在靠近城墙、护城壕的那栋民房,担任突击登城的七班、九班蹲在房后院子里的战壕中,焦急地等待着登城信号。炮火打了七八分钟时,王成斌发现炮弹都是落进城里爆炸,几乎没有落在城头的,敌人全部龟缩在城墙上的单堡、暗堡里,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时如果爆破、登城,时机最佳。若待炮火结束,团、营下令,敌人躲过炮击重新露头组织起火力,反而会给突击造成大的伤亡和困难,于是当场请示任进贵提前组织实施了爆破。看到墙体已经炸开,正是登城的好时机,王成斌决定让爆破班登城突击,发出信号,后面掩护的火力向两侧及纵深延伸,随之,枪声、杀声、手榴弹声四起。
    带着一名通讯员,王成斌随八班刚爬上城头,先他一步登城的三排长李天助向后一歪,倒在他怀里,鲜血泚了一身一脸。
    刚把三排长交给通讯员,站起身还没来得急拔枪,一个敌人扑到王成斌面前,一番肉搏之后终于将敌人踹下了城墙。紧接着,突破口上的又一名敌人从南边朝他扑过来,一头将他撞倒。天色将黑未黑,浓烟弥漫中,影影绰绰,还能看清是个胖胖的军官,非常壮实。敌人一边把王成斌压在下面,一边在滚打中将枪口指向了他脸前。千钧一发之际,王成斌一歪头,张嘴朝敌军官咬去,横着咬住了敌人日式鳖盖匣子的长枪管。敌人想把枪管拔出去,手腕拼命一拧,没有挣脱,枪管在王成斌口中转动,“当时生生把我一嘴牙齿都搅松了!”王成斌回忆道。
    生死大逆转往往就在一瞬间。趁敌军官想抽回枪管之时,王成斌腾出手抓到了自己腰里的匣子枪,枪口往前一撅,扣动扳机,几颗子弹钻进敌军官的胸腹。“当时是连发,我也不知道打出去了多少发子弹,他从我的身上滚了下来。”王成斌讲述那生死逆转的画面,仍历历在目。
    打退城墙上敌人的反扑,王成斌把突破口交给指导员杨镜洁,又带着一排战友向右侧城墙上突破,先后炸掉三个大小地堡,其中包括守敌七十三师十五旅的一个营部。战史载录上就是短短的几段描述,实际上这一阶段的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天已经黑定,照明弹十几颗十几颗地连续升起,城上城下一片雪亮,子弹炮弹的弹壳乱飞,枪声炮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轻重火力构成密不透风的火墙,成群成群的敌人向突破口扑来。打到最后,负责巩固突破口的二排只剩下了三个人,二排长两次负伤,一条胳膊打断,仍在坚持战斗。
    好在,后续部队在不断跟进,突破口不断扩大。
    18时20分,七连全部登城。
临危受命  布战二连
    七连成功登城后,九连、八连陆续进入突破口,任进贵指挥九连、八连向内城攻击前进,命令王成斌收缩连队,带着七连稳定突破口,就地转为营的预备队保存起来,准备再战。王成斌把七连撤到突破口右侧的城墙底下休整,清点人员,时间是晚上9点左右。七连战前是160多人,班排都是齐装满员的,可两个多小时的攻城战后,全连已经伤亡近半。
    就在王成斌准备稍事休整一下时,营长派通讯员来找他,让赶快到团指挥所去。
    团长告诉王成斌,二连连长牺牲,指导员和副连长都负重伤,让他接任二连连长,二连的副指导员吴喜善接任指导员。就这样,王成斌在七连当了一个多月的副连长,突破济南登上城头,临危受命,再次回到了二连。
    这时,二连已经伤亡20多人,进攻受阻。
    济南的城区不像一般城镇,民居相对密集,老百姓的房子一栋挨着一栋,部队齐头并肩地攻击前进,靠逐屋逐院地打通院墙、屋墙向前推进,速度太慢,敌人不可能对每栋房屋都进行防守,有些高大建筑坚守一下,部队挖墙靠上去,刚一接近他们就撤走了,费力费时,战果十分有限。于是王成斌向营长建议,部队还是应该形成拳头,选择有利地形,组织掩护火力,主要沿大街向前发展。营长有些犹豫,敌人的防御是沿街部署的,那样硬打,部队伤亡可能会很大,这么大的济南城,纵深战斗会持续很久,必须保持好有生力量。
    这时,吴喜善说:“我认为王连长的点子很好,至少我们二连可以拉上去打一打!”连长、指导员意见一致,营长不好再坚持了。
    王成斌和吴喜善商量一下,做了分工。吴喜善带一个排在前突击,他自己带两个排在后组织火力掩护,二连沿着一条稍宽的巷子扑出去,向左侧靠到大街上,迅速向前发展着进攻。很快,向前打过一两个路口,后续部队也跟进展开了。陆军第九十二师战史记载:23日上午10时许,一一二团沿东、西双龙街发展至三和街以东和南凤凰街、精忠街一带,并与九纵部队建立了联系。
街巷酣战  解放济南
    攻入济南内城,一一二团二营沿着布政大街迂回到大明湖畔的山东省政府大院,那里是国民党军第二绥靖区的司令部所在地。距离大明湖大约还有两三个街道的时候,不少于一个营的敌人突然从左侧反击上来。
    这时一营的攻击正面是一个右斜着的⊥形街口,一连、三连和营指已经越过街口,正朝右侧的大明湖西南王耀武地下指挥所的方向发展过去。反击上来的敌人火力封锁了街口,狼嚎犬哮地扑向随后跟进的二连,企图从侧后抄了一营及一一二团进攻队形的后路。一连、三连和营指转不过身,二连立刻顶上去,沿着一百多米的横街,展开了济南巷战中最激烈的一场抗反击战斗。这时王成斌才意识到,营长的先前决定是正确的。
    这一带已经是济南守敌最后负隅顽抗的地区,部署的都是最骨干的部队。敌人的这个反击行动非常坚韧顽强,火力几乎没有停顿,在烟雾弹的浓烟掩护中,一股一股的敌人从街对面的房屋里跳出来,抱着怀里的冲锋枪一边射击一边向街对面冲。他们的步枪作战时一般不上刺刀,这次全上了。有的冲出房屋一露头就负伤倒在了街心,仍一拱一拱地往这边爬。有十几个快步穿过不宽的马路,冲进了房屋,和二连的战士搏杀在一起,房屋里还有他们的人,火焰喷射器呼呼地喷过来一条条火龙,瓦斯毒气弹一颗颗扔过来,到处烧起一团团大火,一片片哼哧哼哧的咳嗽声,热浪逼人,烟卷火燎。
    差不多打了将近一个小时,二营在一营右翼攻入山东省政府大楼的前后,街对面敌人临时拼凑的敢死队基本打光了,反击的凶猛势头渐渐萎顿。这时,二连也伤亡过半,连轻伤员一起,还剩六七十人。
    此后,敌人不再那么疯狂,二连暂时也没有力量冲过街道去,双方隔着一条十多米宽、密密麻麻躺满死尸的马路,陷入对峙状态的僵持。街对面的敌人不时炮击一轮,扔出一枚枚烟雾弹。
    僵持到下午5点多,敌人的反击已经有气无力,基本不打了,二连也仅剩50多人。大明湖一带的枪炮正在稀落,周围一些其他兄弟部队靠过来,开始从各个方向攻击街对面的敌人。营部的一个通讯员从⊥形街口的右侧跑回来传达营长的命令,说:二连保护了营、团的侧翼,任务完成,让王成斌收拢连队,跟着营主力继续向大明湖方向发展。
    王成斌当时很不甘心,他觉得好不容易又回了二连,不能一仗就把二连打光了,不能白打。于是王成斌决定还是打街对面的那些敌人。一番激战后,陆陆续续抓到360多名俘虏。指导员吴喜善当场进行教育,他带着在外城投诚了解放军的一个班长当助手,现身说法,不到半小时,俘虏中许多人哇哇哭喊,160多人当即报名要求改投解放军。
    等到营长返回二连询问伤亡情况时,王成斌报告说:二连还有200多人,具体人数还没来得及清点。营长根本不信。王成斌回忆说,他和指导员吴喜善都没忍住,一个劲地乐。吴喜善把全连集合起来,请营长点验。
    营长走到队列前,很快就反应过来,先连连道了几声好,然后对着面前黄乎乎的一片大都身着国民党军装的战士说:“同志们,我首先代表华东解放军一一二团一营的广大指战员,欢迎被国民党抓来为他们卖命的阶级弟兄们,欢迎你们加入解放军这个大家庭。今后,我们就是并肩战斗,一起向蒋介石、向国民党反动派讨还血债,一起解放全中国被压迫被剥削的兄弟姐妹们,帮助穷人翻身当家而共同战斗的战友!”
    营长话头一落,队列里哗哗地响起掌声,有老兵带头喊起口号,战士们热泪盈眶,跟着高喊;“打倒蒋介石!打倒反动派!我们是并肩战斗的阶级兄弟……”
    当晚肃清残敌后,连队在大明湖畔休息。第二天一大早,王成斌带着二连撤出济南城。在枪炮和硝烟中喧闹了整整七天的济南,终于又回归了平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