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解放战争时期
济南战役:军民协力克重城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王志浩 陈巨慧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09-23 09:00:24 更新时间:2013-09-23 09:00:24
    1948年9月24日,齐鲁大地上下一片欢腾,街上站满了欢天喜地的百姓。就在这一天,历时仅八天的济南战役结束,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攻入济南城,进驻济南府,在中国人民的解放大业上又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攻打济南的战斗中,炮火纷飞的战场上,一则则人民军队遵纪爱民、老百姓支前拥军的感人故事,在战地上传开。
军事重地  八天攻克
    1948年下半年,人民解放军已经连续进行了周村、张店、潍县、兖州等几个攻坚战,济南已处在解放区的四面包围之中。毛泽东临阵点将,让正在养病的许世友回部队指挥攻城,全军指挥则由粟裕担当。
    蒋介石一直视济南为战略要地,他认为济南如果失守,不但徐州不保,国都南京也将受到严重威胁。所以,当时的济南城内有重兵把守,九个正规旅和六个保安旅,连同特种部队共11万人,由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统辖,并且建立了坚固的防御体系,囤积了大批粮食和弹药。王耀武预言:济南外围能守半个月,市区最少能守一个月,足够等到增援到来。
    解放军有必克济南的决心,国民党有死守济南的信心。就在这兵家必争之地,一场盛大的战役拉开了帷幕。1948年9月16日,华东野战军向济南发起进攻,济南战役正式打响。结果,国民党预计能守一个多月的济南城,仅用了八天就被解放军攻克。
    9月24日,济南城内有一个狼狈的身影变装突围。他声东击西,派遣部分人马由北发起突围,而自己却向东仓皇而去,逃出济南城。然而,在28日,寿光县的张建桥上,他还是没能逃过公安战士的盘查,经县公安局查明将其活捉。此人便是时任山东省政府主席、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的王耀武。
    “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这是战前解放军的动员口号,在王耀武落网后彻底实现。自此,济南战役全面胜利,使华北、华东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为华东野战军会同中原野战军南下举行更大规模的歼灭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据亲身经历过这场战役的济南老市民回忆,解放军说话很客气,张口老乡,闭口大爷大娘的。身背小铁锨的战士在仔细询问院内人口,有无发现生人,院里有没有地窨子和水井,井里的水能否饮用等问题后,立即在院子里挖起了掩体,通过院墙上的大洞,就可以直接通到邻居的院子里。天黑前,还有军官召集百姓,告诉他们这两天国民党很可能反扑,这一带可能要打巷战,为了避免伤亡,希望他们到外面临时躲避几天,家中的财产解放军会给看管。老百姓就在解放军的帮助下,从突破口出城,投亲靠友去了。
    等到百姓们觉得城里已经安静,回到家中,发现家里已经住了解放军,家里的东西也在,没有多少损失。
“空手进,空手出”
    解放军发起济南战役的第二天,恰是农历的中秋节。这天中午,东线的解放军打进了历城县胡家乡下井庄。九纵七十四团一营一连在下井庄搜查的时候,担架班班长魏培伦发现在国民党军住的房子里,有几斤没拆包的月饼放在桌上,包装纸印得花花绿绿,香气扑鼻。这虽是战利品,跟魏培伦一起进屋的战士又两顿没吃饭了,但谁也不肯动一动。魏培伦嘱咐大家把缴获的东西统统上交,自己提起月饼出了门,去连指挥所请示连长。
    教导员和连长商量了一下,一致认为这些月饼很有可能是国民党军从老乡手里抢来的,未来得及带走。教导员对连长说:“马上派人查一查,凡是蒋匪军抢的老乡的东西,都要尽快地归还原主。我们要用实际行动向人民证明,我们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军队。”连长把调查月饼的事交给了魏培伦,并对他说是“政治任务”。
    魏培伦冒着敌人的炮火,走大街,串小巷,调查了好多家,最后才把事情弄清了。原来,月饼果然是头天傍晚国民党军抢来的,被抢的人是庄里开小铺子的刘进奎。
    刘进奎一家五口,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挣扎着活下去,求亲告友地借了点本钱,开了个小杂货铺,在中秋节前,进了点月饼、香烟和烧酒之类,指望能挣一点钱。可没想到,眼看到了中秋节,货物却被国民党军官抢了去。
    魏培伦提着月饼找到刘进奎家:“大爷,这月饼是你的,现在原封不动归还给你。”魏培伦抹了抹满脸的汗水,笑着说。
    老人一时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被国民党抢去的东西,被解放军送还上门来。“人总得有个良心。这月饼是蒋匪军从我这里抢的不假,但这应该跟国民党算账。月饼是你们从国民党那里夺来的,月饼的主就是你们了,再送给俺就不公道了。”刘进奎说。
    “老大爷,解放军就是为咱穷人打天下的,不光要打败国民党军队,还要把地主老财霸占的土地分给穷人种呢。”魏培伦推辞着一溜烟跑走了,刘进奎却又拎着月饼去了一连指挥所。经教导员、连长和魏培伦再三解释后,才拿着月饼回了家……
    小到糖果、饼干、香烟、月饼,大到一二百块银元,解放军战士们全都交还给老百姓,“空手进,空手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户户齐动员  老少忙支前
    在西柏坡曾流传这样一首民谣:“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的亲骨肉,送到战场上……”在济南战役中,山东人民充分发扬了这种精神,充分响应解放军“打到哪里,我们就支援到哪里”的口号。他们,就是解放军的根,是解放军强大战斗力的来源与保障。济南战役期间,近7万民工随军行动,13万民工转运粮草弹药和伤员,30万民工担任各类战勤物资筹措和伤员护理。人民军队为百姓抛头颅、洒热血,百姓为人民军队筹粮草、稳后方。军民鱼水情深,留下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时值九月,秋粮尚未完全登场,连阴多雨的天气使军粮的供给更加艰难。为保证粮草供应,人民群众节衣缩食,勒紧腰带,把省下的粮食一袋袋一车车源源不断送往前线。有的群众为了解决部队的马草问题,把秋后刚苫到房顶上的谷秸拆下来,有的群众在运粮途中口粮带得不够,宁可去附近村里要饭也不动一口军粮。为及时把粮草弹药送往前线,民工们风餐露宿,长途跋涉,整个山东大地呈现出一幅车轮滚滚、担架如流、磨碾飞转、人欢马叫的支前画卷。
    一个由栖霞、蓬莱、黄县的翻身农民、工人、学生组成的担运团,自9月16日济南外围战斗开始,就投入了紧张的运转业务。一次,七班的谢金铎组抬一个重伤员,医生嘱咐需在两个半小时内赶到目的地。他们一路记着这句话,一刻也不敢休息。半途中,谢金铎忽听伤员喘气困难,急忙放下担架仔细检查,发现是凝结的血块堵住了喉咙,他连忙帮他抠出来,待伤员喘通了再赶快抬起担架走,这样一路上连抠三次。到达目的地,他们前后只用了一个半小时,保证了伤者的治疗。还有二连五班的13个民工,在搬运伤员途中每个人脚上都起了泡,于培祥的脚上起了十几个泡,在脚心连成一片化了脓,班长劝他休息,他说:“伤员为咱挂了彩,咱起两个泡就休息,怎对得起他们?”正是人民群众这种轻伤不下火线的精神,保证了解放军的后方稳如泰山,使得前线的进攻势如破竹。
    金戈铁马的战场不仅仅是男儿的舞台,在支前队伍中,许多巾帼英雄也奋勇争先,为解放大业奉献自己的光和热。她们不仅负担着碾米、磨面、做饭的重任,还日夜不停地为部队缝制被服和鞋袜。山东解放区的夜晚,是不眠的夜晚,许多农村妇女三人一组、五人一伙,聚拢在油灯下,飞针走线,经常通宵达旦。不仅如此,她们还要负责在后方医院里照顾伤员,并组成了妇女担架队将伤员从前线运转到后方,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扛起了战场上的半边天。更有一些思想觉悟高的妇女不仅自己为战争做出贡献,还号召周围的亲朋好友踊跃参加人民解放军。浮山县谭贵英动员丈夫参军,并带动了27名青年民兵入伍,荣获该县赠送的“夫妻两立功”锦旗;诸城县贾悦、枳沟、青河、太平四个区送子参军250人,送夫参军26人,送弟参军265人,这些事迹充分说明了解放军与人民群众亲如一家,鱼水情深。得民心者得天下。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还会属于谁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