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解放战争时期
一打一拉策略好 叶飞司令宁阳谈判缴日械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08-19 15:06:31 更新时间:2013-08-19 15:06:31

    叶飞上将被誉为三野“悍将”,以骁勇善战闻名。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促使被包围的日军缴械投降成为人民武装的一项重要任务。1946年叶飞在宁阳县华丰地区执行受降任务时,巧谈判、守信用,迫使日军放下全部重武器和仓库物资,是整个泰安地区最大的一次受降活动,也是缴获物资最多的一次,这些装备在以后的解放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日军投降后,奉命执行华丰受降任务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美国政府却命令在中国(东北除外)的日本陆海空军只能向国民政府及其军队投降,不得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缴械。
    蒋介石一边连续下达命令,要解放区的人民军队“原地驻防待命”,不得向敌伪“擅自行动”,一边加紧运送军队,抢占地盘。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则秉承美国和蒋介石政府的旨意,于1945年8月18日拟定了《和平后对华纲要》,规定日军武器“完全彻底地”交付国民党方面,拒绝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投降。针对这种形势,朱德总司令连续发布关于受降和对日展开全面反攻等七道命令,要求各解放区抗日武装部队向其附近的日、伪军送出通牒,限他们于一定时间内向人民军队缴械。如遇日、伪武装部队拒绝投降缴械,即予以坚决消灭。
    1945年11月11日,中共中央命令组成远征军,任务是挺进东北,叶飞被任命为司令员。12月上旬,当叶飞远征军到达山东滨海地区休整时,因形势变化,中共中央命令叶飞部留山东地区作战,加入山东野战军序列,编为山东军区第一纵队。他们按照命令,进驻津浦铁路线山东泰(安)兖(州)段,在鲁南军区警备第八旅及鲁中地方武装配合下,包围了泰安、大汶口和华丰、南驿一带的日伪军,决心以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相结合的策略,先孤立日军,消灭伪军,再迫使日军缴械投降。
    1946年1月8日夜,第一纵队第一、第二旅向兖州吴化文部发起攻击,第三旅进占泰安以南地区。13日,国共两党谈判签署的停战令生效后,他们奉令停止攻击,对兖州之敌实施严密包围和监视,随即奉命执行华丰受降任务。
亲自出马,数次谈判逼日军缴械
    华丰镇位于宁阳县东部,煤藏丰富。清朝宣统元年(1909年)济宁商人在华丰开办煤窑,取名“华丰煤矿公司”。日军于1938年占领华丰,矿区人口扩至2万余人。日本资本家与军事头目联合投资开发,华丰煤矿成了重要的煤炭基地,大量的煤炭通过铁路源源不断地运往日本,我国的经济资源遭到了大肆掠夺。
    1946年1月,驻守华丰地区的是日军华北方面军第十一独立警备队(相当于旅团),队长洼田武二郎少将(也称旅团长),辖6个大队,3000余人。洼田武二郎原已奉令撤到济南集结,但于1月上旬又奉国民党军事当局命令停止撤退,守卫华丰、赤(坂)柴(城)矿区,并控制泰安、大汶口铁路各要点。争取或迫使这股日军向人民军队投降,成为第一纵队和宁阳县东部地区人民军队的一项重要任务。
    我军攻击兖州包围泰安时,叶飞以纵队司令员名义派员下达通牒,命令他们不得参与中国内战,并听候下一步的受降命令。日军洼田旅团长表示愿守中立。国共双方停战令颁布前,蒋介石于1月10日密令各地国民党军于14日前将日军武装解除完毕。12日下午5时,赤(坂)柴(城)日军洼田旅团独立警备队步兵第56大队乘我不备,仓皇乘坐火车逃往济南。
    在我军包围内的日军,理所当然应由我军受降。第一纵队的三旅一部配合鲁中地方武装包围泰安,集中主力阻止日军北撤,迫其就地缴枪。此时的洼田旅团还剩5个大队,聚集在华丰和大汶口的据点里。叶飞司令员亲自出马,在宁阳县东庄镇南故城村与日军洼田旅团独立警备队步兵第57大队大队长海野进行谈判。他语气坚定地说:“你们的政府已经宣布日本帝国大本营及在日本控制下驻扎各地的日本武装部队,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你们必须向我们缴械,别无选择!我们绝对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海野见叶飞司令员态度强硬,只好表态说:“我们也想早日回到日本。这样的话,我们只能留下一部分轻武器,包括500支枪,一批子弹和40挺机关枪。”叶飞立即将谈判结果向山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作了汇报。陈毅考虑到矿区不仅人口众多,还有昂贵的采矿设备和矿山,如果我军强攻,就会对煤矿造成巨大破坏。为了保护矿区,不至造成重大伤亡,陈毅便指示说:“先让他们撤出矿区再谈判。”
讲信用,收缴大宗军用物资
    1946年1月19日,日军洼田旅团独立警备队步兵第60大队500余人,偷偷从华丰逃出,行至东太平火车站时,被我第一纵队三旅第八团发现后拦下。经过谈判,归心似箭的日军愿交出全体官兵花名册和武器弹药,无条件投降。我军举行受降仪式后,放第60大队往济南撤去。22日,洼田旅团集中剩余的4个大队和40余节车皮的军用物资开出华丰。当他们行至北集坡以南、北大吴村以北的洼地时,遭到我第一纵队第二旅指战员的拦阻。叶飞发电称:“华丰煤矿在敌军撤退时,已为三旅特务营进占。奉李延年命北撤之日军途经泰安以南百集坡我军阵地,不许其通过……”日军第55大队前进无门,只好退回磁窑、大汶口地区。
    第一纵队二、三旅将日军洼田旅团包围在磁窑、大汶口一带,一面施加军事压力,一面断其水源,动摇他们的军心。叶飞司令员选派纵队政治部联络部长金子明,以叶飞司令员代表的名义与洼田旅团长进行谈判。金子明是日本留学生,留着大胡子,长得很威严,他到了日军司令部,洼田武二郎旅团长十分傲慢地表示,他们已经接到命令,要将武器交给中国的正规军队。金子明指着自己的臂章说:“你睁大眼睛看仔细了,我们是堂堂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是合法的中国军队,完全有权力接受你们的投降!”洼田表示可再议,没有明确地答复。    叶飞又选派二旅参谋长冯少白为我军代表,谈判地点在日军的一辆军用卡车上。洼田武二郎旅团长自己不出面,吩咐他的副官与我们的代表具体商谈。冯少白义正辞严地对日军代表说道:“如今你们携带大量武器,意欲何为?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只有缴械,别无出路!如果不缴出武器,我们就按国际法就地俘虏你们!”
    在我军严正交涉下,洼田旅团长理屈词穷,深感自己已成瓮中之鳖,无路可逃,无可奈何地同意放下全部重武器和仓库物资,只要求携带轻武器到济南去。叶飞同意了这一要求,但规定他们必须依照我方规定路线撤走。23日,日军交出坦克两辆、汽车37辆、各种炮11门和掷弹筒、重机枪等武器,又点交了辎重仓库,按照我方指定路线北撤。有些同志看着“三八大盖”步枪有些眼红,向叶飞提议把日军在行进途中包围起来,逼迫日军缴出全部轻武器。叶飞坚决不同意,他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说话要算数。既然有了协议,就要严格遵守,不能贪图小利,失信于人。”      此次华丰受降,叶飞司令员率领一纵队共收缴日军野炮l1门、步兵炮2门、迫击炮3门、掷弹筒47只、重机枪25挺、轻机枪31挺、步马枪800支、各种炮弹30余万发、手榴弹4140颗、坦克2辆、汽车37辆,以及通信设施、炸药、被服等大宗军用物资。迫使洼田旅团缴械,是整个泰安地区最大的一次受降活动,也是缴获物资最多的一次,这些装备在以后的解放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