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解放战争时期
无棣解放战争
来源: 作者:海歌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3-06-04 09:54:16 更新时间:2013-06-04 09:57:22
    1945年9月13日~9月17日,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军区部队在山东省北部无棣地区对伪军的进攻作战。
    1945年春季,抗日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无棣邻近各县伪军纷纷溃逃,寻找靠山。伪军顽六旅张子良趁机收编了无棣艾传圣部、阳信程汇川部、沾 化牟松山部共计1800余人。6月张子良部改用“冀察战区挺进第十纵队”旗号,张子良任少将司令。不久,日军向铁道沿线集中,张子良乘机进驻无棣城。张子 良进驻无棣城之后,鲁北各县被共军击溃的伪军和残匪相继来无棣,妄图依附顽六旅同中共军民顽抗。张子良看到昔日的顽六旅已扩编为号称万人的“浩荡大军”, 顿时不可一世。他一面做着“长治久安”的美梦,一面加固城池,抢修工事。他把由青色古砖砌成、高大坚固的城墙加宽到六至七米,加高到18米;城墙附近的民 房全部拆除,城墙四周开辟为开阔地;东西两面的水沟池塘相连,形成天然屏障;县城的六关(东、西、南、北、东南、西南)周围挖有25米宽、5米深的护城 壕,壕内遍插竹签,灌满污水;城边还筑有陷阱和明暗活力点,设置了鹿砦、梅花庄等障碍物;城墙的四角上筑有20米高的塔楼,塔楼四面都是黑洞洞的射击孔; 城北北极庙和城东南的天齐庙均坐落在数丈高台之上。特别是东南方向的唐朝建筑海丰塔,高达30米,登上塔顶部,远可以瞭望无棣城外方圆几十里,近可以用火 力控制六关及城东南附近的几个村庄;城内伪县政府和张子良“纵队司令部”附近筑起4个直径20米的大碉堡。张子良狂妄地称无棣城是攻不破的“金汤城池”。就在张子良苦心经营防御体系的同时,从1945年8月底起,人民解放军渤海军区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和山东军区指示,对残存于根据地内的伪军积极展开进攻。渤 海军区主力部队在寿光县痛击了一贯与日伪勾结的国民党顽固派、山东保安第三师张景月部,消除了胶东、渤海、滨海三个战略区军民的一大祸患。8月30日,解 放了邹平、青城。9月初又相继解放惠民、济阳、齐东、盐山、宁津等地,残余伪军望风披靡,解放区迅速扩大。9月l0日,渤海军区特务团、第7师第24团及 第1、第4军分区部队,将伪“皇协护民军”成建基等部4000余人包围在惠(民)滨(县)青(城)阳(信)边地区,最后又将其压缩于徒骇河与沙河之间,歼 灭其大部。中共反攻大军的节节胜利,使张子良开始深感时局不妙。他曾多次巡视无棣城内外的防卫设施,并进行了周密的军事部署。他派他的所谓精锐部队第一支队张化南部驻守在城内四个大碉堡附近及其他要害部位;第二支队罗景奕部驻守东关;第三支队和第五支队的程汇川部以及赵仲顺、牟松山部驻守南关、东南关和海 丰塔、天齐庙;第三支队的艾传圣部驻守西关;张观亭部和姜学孔部以及警卫大队高炳辰部为机动部队;第七支队吴赞勋部驻守北关。另外还派出少量部队驻守城东 北方向的石三里村和城东南方向的小马家村,这两处兵力似两个触角,伸向无棣城外围;在北面距城10多里的信阳城和大庄,也分别派驻少量部队,用以监视和牵 制共军的兵力。当时张子良是这样分析的:“南门防御工事坚固,守备尽系吾师之精锐;共军以概略与我相等之众围某等之城,已力之穷矣,焉能死扑南门。若至, 乃如以卵击石者也。此违兵家之常,故决计不会在南门冒进耳......”至此,驻守无棣城之张子良部仍拒不向解放军投降。  
    1945年农历八月初六这天,部队在行军途中接到渤海军区司令员杨国夫关于攻打无棣的命令,各 军分区主力部队、各县独立团、独立营以最快的速度向预定地点集结。9月11日各部队和民兵都陆续到达预定地点。第一、四军分区战士和来自无棣、阳信、沾 化、庆云的3000多名民兵开始围绕无棣城挖掘近百里长的封锁沟,还在重点地段修筑高垒,以便监视城内敌人与堵截敌人突围。尽管张子良时常派人打枪放炮和 出城骚扰,但施工照常进行。9月12日凌晨,渤海军区主力部队中的主力-特务营奉命抵近无棣城东南天齐庙附近,按照杨国夫司令员的指示,正在准备切断埕口 至阳信的公路,关上无棣南大门。忽然,侦察员报告,在距3华里的小马家村发现一股敌人。特务营三连连长宋家烈命令速把这一情况向上级报告。这时离天亮只有 一个多小时,必须迅速包围消灭这股顽匪,切断小马家与天齐庙守敌的联络。战士们利用青纱帐作掩护,悄悄摸进小马家村口,活捉了敌人的哨兵。当三连冲进村内 后,敌官兵还在酣然入睡,在战士们的刺刀下,一个个乖乖的做了俘虏。有一个小官模样的蹲在地上呆头呆脑的直唠叨:“见鬼,见鬼”原来他们的上司张子良在 11日下午的通报中还说:“方圆150公里之内无一共军。”城里八角楼还唱了半夜的大戏,谁知一觉还没醒,就做了俘虏。到晚上攻城大军完全切断了无棣城与 东、南、西三个方向的一切联系,回民支队也一举攻破石三里,逼近北关。至此,共军对无棣城的合围已形成。张子良部6000余人被中共大军装进了口袋。9月 13日上午,张子良命令他的部队在几个方向进行出击,妄图试探共军的主攻方向,都被攻城大军迎头打了回去。唯有城南的40余名出扰之敌,共军将其放到大马 家村西侧一线,准备将其俘获,以了解和核实城内六旅兵团的守备情况。当这伙敌人快要接近共军阵地时,城内守敌慌忙开炮,几十发炮弹在他们头上落下,大部被 炸得血肉横飞,剩下的几个跑回城去。从此,张子良部固守六关,再也不敢出击。无棣城外只有天齐庙和海丰塔仍被他占据。天齐庙是张子良的重要外围阵地,海丰 塔的屏障。要想拿下海丰塔,就必须先占领天齐庙。张子良的部下赵仲顺和牟松山依仗明调暗堡在此据守。14日9时,军区特务营对天齐庙守敌发动了突然进攻。 无数门大炮一齐向天齐庙开火,张子良部也地向共军阵地倾泻炮弹,海丰塔守敌居高临下向攻城大军压制射击。300多名敌兵嚎叫着向军区特务营进行反扑。共军 利用残墙断壁英勇地反击敌人。敌尸在阵地前铺了一层又一层。反扑的敌兵在攻城大军猛烈的打击下,终于跨下去。张子良为夺回天齐庙,又开始组织新的反扑。他 命令部队用集团式的往前拥,拉锯般的与共军进行反复拼杀。张子良200多名敢死队员在督战军官的威逼下,冲入共军阵地。三连连长宋家烈一面下达战斗命令, 一面抓起一支冲锋枪闯入敌群左右横扫。指战员邢义善和副指导员王久寿也率领共产党员们冲入敌群,全连战士同敌人展开了肉博战。战斗一直持续到15日凌晨, 反扑之敌全部被共军消灭。至此张子良部署在南关的预备队已消耗殆尽,再也无力与共军争夺。天齐庙的战斗为共军攻占南关,全歼守敌,夺得了前哨阵地。     南关是张子良在南面煞费苦心经营的屏障。攻下南关,南城门即在共军各种火力的直接控制之下。因 此,张子良在南关也拼命争夺。15日上午,渤海军区特务营和直属团分别对南关和古塔之敌同时发起攻击。爆破组在攻城大军密集炮火的掩护下,利用沟渠、土 坎,一个接一个地扑上去,炸开了六旅的廘砦和外壕。部队借着腾起的浓烟直扑南关街里,与敌人展开了巷战,逐屋逐院地消灭顽抗之敌。战士们把小包炸药和手榴 弹扔进六旅借以顽抗的院子里,从窗眼里塞进屋内,在爆炸后的瞬间突然而入,多数顽抗者被击毙。幸免于死的敌兵向城里溃逃,守卫南关的六旅头目程汇川也随逃 敌遁去。这时,张子良见外围阵地全部失去,下令把南城门吊桥拉起,并用机枪迎头乱扫逃回的士兵,妄图迫其与共军死拼。这些士兵进退维艰,别无生路,纷纷向 共军缴枪投降。此时渤海军区直属团经过艰苦激烈的战斗也攻下了古塔,其余各关也相继被攻城兄弟部队攻破。至此扫清六旅外围的战斗已胜利结束。无棣城的五个 城关失守,6000余残敌拥挤在约四分之一平方公里的水城里,惶惶不可终日。这时的张子良已不象往常那样自信,他在共军强大攻势下已变得头脑发昏、精神痴 呆。共军围城之初,他还认为凭着深沟高垒、明调暗堡和装备精良的人马,完全可以和共军抵挡一番。面对城外各据点一个接一个地土崩瓦解,手下垂头丧气、愁眉苦脸,想到自己的万贯家财及新娶的姨太太,终于横向决心:坚决抵抗,一旦失利,立即率部突围。张子良寝食不安,其他头目更是个个心焦不堪。敌兵副司令员冯 立刚愁云满面,一副一筹莫展的神态;敌兵头目程汇川兵败南关只身跑到“司令部叫苦不迭;艾传胜、吴赞勋蓬头垢面、浑身泥土,狼狈不堪;伪沾化县长王浩然则 气急败坏地向张子良要求率部突围。张子良内心里盘算着突出重围的求生之路,但又假装镇静,严令“坚决顶住!”15日夜,他和几个亲信马振儒、姜学孔等头目 们策划,妄图由姜学孔率部从北关杀开血路逃走。但姜学孔等刚溜出北城门,就被共军猛烈火力迎头打回。张子良第一次突围计划失败。张子良突围不成,又返回司 令部找到他的亲信-占卜算卦的韩炳华,询问凶吉。韩炳华忙占一卜,果然凶多吉少!张子良听后心情紧张,黯然神伤:天命如此,岂能违抗?这时,正值马振儒在 场,他不无惊愣的猜度:堂堂的司令为何如此相信占卜算卦!这时,天空黑云越来越低,雷声、闪电越来越近。突然,一道雪亮的闪电,紧接着又是一声霹雳。张子 良不禁在众匪面前喃喃自语:“糟了,糟了,天鼓响了!"城内六旅残部又是一夜没睡。当敌兵残部官兵们得知他们的司令曾伙同几个敌兵悄悄突围溜走的勾当后, 个个怒不可遏。16日早晨7时左右,敌兵头目程汇川、扬子兰等赶到张子良司令部,一见到张子良就一齐放声大哭大叫,并质问张子良“为何自行率部突围?为什 么昧着良心将为他效劳多年的弟兄们抛弃?”张子良又气又恼,又羞又愧。他自知理亏,不敢发作,只是任凭手下数落。最后,张子良不得不咬着牙大声宣布:“坚 决抵抗,决不逃走,谁若离城半步,概以军法论处!”他强打精神,率领众头目到各阵地巡视,被共军海丰塔上的瞭望哨发现,立即开火攻击。张子良和冯立刚一面 命令部下组织抵抗,一面掉头窜回司令部。16日上午9点多钟,张子良见到城内官兵慌乱状态不断加剧,便把他的参谋长马振儒找来连问:“能不能支持到天黑? 现在怎么办?”马振儒说:“此时如果共军的攻势稍一加强,就会有失城的危险。”并提出:“突围一下看看。”张子良立即把警卫大队长高炳辰找来,令他保护自 己由北关西侧突围。张子良把他的小老婆及三小姐带在身边,并在自己腰里藏上一块金条和一个银元宝,率300多人由北门拼命突围。他们刚出北门约半里许即遭 到一军分区独立团迎头痛击。三连一排战士一齐开火,机枪射手李欣章端起机枪向六旅边冲边扫,大片突围六旅官兵中弹倒下,张子良被当场击毙。张子良死后,他的副司令冯立刚继续指挥残部反击,至17日晚19时30分战斗基本结束,敌副司令冯立刚等5000多人被浮,1000多人被击毙、击伤。无棣城被彻底解放,张子良伪国民党保安六旅覆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