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晚清时期
山东巡抚丁宝桢兴修烟台西炮台记
来源:水母网-烟台晚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01-07 09:22:50 更新时间:2014-01-07 09:22:50
     烟台西炮台,正式的名称叫“通伸冈炮台”,因为和岿岱山炮台(即东炮台)东西相对而得名。有史料记载,西炮台始建于1875年(光绪元年),建成于1876年,以后又陆续增修。说到西炮台,就不能不说到山东巡抚丁宝桢,这座炮台正是在他的大力推动和具体规划之下才建造完成的。
    丁宝桢其人其事
 
    丁宝桢(1820-1886年),字稚璜,贵州平远(今织金)人,是中国近代历史上一位颇有影响的人物,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人齐名,有“中兴名将”之称。他23岁中举人,33岁中进士,43岁到山东担任按察使,1867年升任山东巡抚。他指挥了对宋景诗和捻军的作战,1868年还率军驰援北京,孤军阻挡捻军进攻,得到朝廷重视。他因战功卓著,多次被同治皇帝下旨褒奖,加太子少保。
 
    丁宝桢为人清廉刚正,不畏权贵。其中,最为人们称道的是他诛杀太监安得海的故事。1869年的秋天,慈禧太后派心腹太监安得海南下广东采办龙衣。安得海乘船沿运河而行,声称执行秘密任务,一路招摇,并沿途索贿。不想行至泰安,被丁宝桢下令逮捕,押解济南。丁宝桢认为,太监私自外出违反祖制,其自称执行任务而大臣却没有接到皇上的命令,其中必定有诈。因此,他不顾安得海的威胁和部属的劝阻,毅然将安得海就地正法。
 
    丁宝桢诛杀安得海,震动朝野,“天下交口称颂”,曾国藩也称赞他是“真豪杰”。慈禧太后迫于公议不敢加罪丁宝桢,表面上还要称赞几句。据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在日记中记述,有一次西太后召见他,提到丁宝桢与李鸿章、沈葆桢、左宗棠时,西太后还夸奖说,“他们都是好的”,认为他们都是“忠贞之臣”。
 
    力主加强烟台防务
 
    丁宝桢在山东巡抚上任近十年,积极兴办洋务,尤其注重海防建设。他对山东水师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顿,设立水师统领,统一指挥水师,组建了荣成水师营和登州水师营,还派人去广州订造了14艘战船装备这两个水师营。
 
    1874年5月,日军入侵台湾。清政府以实际承认琉球为日本属国并付给日本50万两白银的重大代价,换得日本撤军。此事深深刺激了清政府,从而引发了中国近代历史上的第一次海防大讨论。清政府决定大力加强海防建设,修筑炮台便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丁宝桢早在三年前就开始考虑在登州沿海修建炮台,因为登州原有的13座炮台年久失修,多数坍塌,加上大多是用砖石修筑的,不符合西式筑法,所以要重新选址修建新式炮台。丁宝桢对新炮台的修建提出了一些具体设想,特别强调新炮台要全部使用三合土建造,一概不用砖石,以免增加敌炮的杀伤力。这是因为当时爆炸弹还未广泛使用,且威力有限,多数炮弹仍为特制圆形实心弹,对砖石结构的台垒极具破坏力,而且砖石坚而易碎,一旦被炮弹击中,迸起的碎块还会杀伤守台官兵。
 
    丁宝桢多次乘船考察登州沿海形势,实地勘察炮台修建的具体位置,但却一直没有最后确定下来。日本侵台时间发生后,海防形势日益严峻,修筑炮台成为当务之急。
 
    1874年12月,丁宝桢首先奏请朝廷,把自己的老部下、湖北候补道张荫桓调来山东,具体负责炮台修建工作。张荫桓是广东人,熟悉洋务,特别是在炮台修建方面,“常与西人讲求,闻见极多”,有较为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张荫桓到任后,丁宝桢立即派他前往烟台,会同登莱青道龚易图和统帅师船侯补道李宗岱,对沿海各处进行实地考察,提出炮台修建的具体方案。
 
    张荫桓等建议,山东应重点在烟台、威海、登州3处设防,并优先加强登州防务。至于烟台海防,“于通伸冈设大座防营,驻兵三千人以固后路”;在烟台山下、八蜡庙、芝罘岛之西的海面上各设一座“浮铁炮台”;在芝罘东首修筑一座“砂土曲折炮台”。
 
    丁宝桢对张荫桓的方案基本赞同,唯独对有关烟台的部分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优先加强登州防务的观点过于狭隘,“此时办防应注重北洋,兼顾东省”。如果从北洋全局出发,就应该优先考虑烟台防务而不是登州。他主张,在烟台通伸冈“先筑一圩,沿墙置炮,中屯陆师,圩中设望楼,安放走轮大炮”。丁宝桢所说的“圩”,实际就是一座可以屯兵的城堡。由于“浮铁炮台”当时还是一种新式武器,中国无力制造,需向国外购买,而国外也十分紧缺,难以保证及时购到。所以,丁宝桢没有采纳张荫桓设“浮铁炮台”的意见,而是计划在八蜡庙“筑一圆式炮台”,在芝罘山东庄“建曲折炮台一座”,以与通伸冈炮台互相应援。
 
    当时,山东属于北洋的管辖范围,所有海防建设统由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督办。丁宝桢张荫桓到天津向李鸿章通报有关计划,并请求支持。以后,丁、李两人又就修建炮台的具体细节互通书信商讨。
 
    丁宝桢优先加强烟台防务的意见,得到了李鸿章的肯定。他在写给丁宝桢的信中说:“烟台、威海、登州择地次第筑台,尤以烟台为最先重要。”丁宝桢向李鸿章了解炮台的修筑方法,李鸿章回信说,不仅中国各处修建的炮台式样互异,西洋各国修建的炮台也各有不同,但他们“大都以沙土修筑台基,外面及顶上厚筑三合土”,这样,炮台才可以耐久。他答应将天津新城刚修建的西式三合土炮台图纸和新近搜集到的普鲁士炮台模型,送给丁宝桢作为参考。
 
    丁宝桢原计划聘请外国技术人员来主持烟台炮台的修建工作,李鸿章却不以为然。在这个问题上,李鸿章的时限显然落后于丁宝桢。直到几年后修建旅顺等炮台时,李鸿章才认识到外国技术人员的重要。
 
    通伸冈炮台修峻
 
    1875年(光绪元年),按照丁宝桢的总体规划,在张荫桓的具体主持下,通伸冈工程开工建设。经过近一年的建设,通伸冈工程竣工。1876年5月,丁宝桢到烟台校阅水师,视察了刚刚建设的通伸冈炮台。丁宝桢在给皇帝的奏折中,详细介绍了通伸冈炮台的整体情况:
 
    圩子沿山而建,高一丈二尺,宽一丈六尺,底部厚为二丈一尺,周长为二百九十五丈,在上面又修建了护墙、枪墙,用于屏蔽。圩子南面设营门一座,门外又加了一层外圩。圩子东面建三座小护台,以备接应联络。
 
    圩中建有6座炮台:东北、东南方向各建一座双层圆形炮台;西南、西北方向各建一座露天炮台;正西方向建护墙小炮台2座。其中,东北的双层圆形炮台主要负责防守海口,东南、西南的2座炮台主要负责防守后路,西北的炮台则主要防守沙堤和芝罘陆路,布置可谓严密。
 
    东北、东南的两座圆形炮台,可以说是通伸冈炮台的主炮台。分为上下两层,上层露天,用于安装大炮。下层设有火炮射击,还有弹药库房、士兵住所等,上面是一层盖子,称为“太平盖”,镶嵌有铁板保护。丁宝桢认为,这两座炮台的筑造方法,“亦与西法无异”。而其他工程,也都“讲求新式,具合事机”,令他非常满意。
 
    通伸冈炮台在建设过程中,“一切工程,悉用三合土筑造”。只有在建造东北角的一座用于瞭望的望楼时,才“兼用砖石”。所谓三合土,是一种俗称,并没有准确的定义。有的说是沙土加上一定比例的石灰搅拌后,进行夯筑,由一尺夯至二寸;也有的说是将石灰、糯米汁、蛤灰、牛毛等与土搅拌,然后夯筑,由四寸夯至八分。时人称,这种三合土坚硬程度超过铁石,即使拿斧子用力砍凿,也很难整块砍下。所以,这一时期修建的仿西式炮台大都采用三合土。
 
    丁宝桢在视察了通伸冈后,感到炮台整体还有需要进一步完备的地方。他认为应该在圩子北面二里许的垛山山腰,再建一座炮台,以便与圩子形成犄角之势;同时,还要在圩子东面土埂弯曲之处,另建一座碉堡式小炮台。在进行了实地勘察后,丁宝桢要求张荫桓等抓紧时间购地,增修这两座炮台。
 
    虽然几个月后丁宝桢调往四川,但这两座炮台最终还是完成了。这一点,可以从候补知县萨承钰考察烟台炮台情况的报告中得到印证。萨承钰奉命考察南北洋炮台,于1890年8月30日抵达烟台,考察了通伸冈炮台。他在写给时任山东巡抚张曜的报告中说,“通伸冈上设大小炮台八座”。
 
    1876年秋天,丁宝桢被任命为四川总督。他在四川总督任上10年,也颇有建树。1886年,丁宝桢病逝于成都任上,次年归葬济南。清廷赠他太子太保,谥文诚,并在山东、四川、贵州建祠纪念。太子太保和太子少保都是荣衔,皆称“宫保”,丁宝桢也被尊称为“丁宫保”。据说“宫保鸡丁”这道菜,就是因“丁宫保”而得名,一说是因为他喜欢吃这道菜,另一说法是他发明了这道菜。
 
    丁宝桢离开山东以后,原来规划中的八蜡庙炮台和芝罘山东庄炮台没有再建,烟台的海防建设自此也陷入了停滞状态。直到十多年以后,李鸿章才修建了岿岱山炮台,即东炮台,同时又在通伸冈增修了一座炮台,并接修护墙一道,建造弹药库一座,由驻扎烟台的嵩武营在1894年修建完成。我们今天看到的西炮台,有部分建筑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烟台西炮台是中国近代海防兴起后,山东境内修建的第一座仿西式炮台,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