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晚清时期
“潘仁美”督办首个“国有金矿”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2-04-09 11:26:33 更新时间:2012-04-09 13:48:25
    □ 本报通讯员 郑书伟 李栋
    本报记者 姜国乐

  评书《杨家将》中遭人唾骂的反派角色潘仁美,其真实的历史人物原型叫潘美,字仲询,汉人,北宋初名将。
  潘美与招远渊源深厚,宋真宗景德四年,被遣往招远督办中国第一个“国有金矿”——罗山玲珑金矿,并被写入《宋史》。尤为值得称道的是,潘美在黄金开采中,首次使用了火药,竭力推广“先碎后淘”工艺,极大地提高了开采岩金的能力,留下“金穴数百处,岁溢数千两”的辉煌。
  近日,为还原这段历史真相,揭开一千多年前黄金开采的神秘面纱,我们深入金都招远,实地寻踪。
    三位皇帝亲自垂询招远黄金
  《招远黄金志》的主编张丕基先生,从事黄金历史研究工作多年,成为我们此行首访的对象。翻开厚厚的黄金志,听着张老的娓娓解说,我们仿佛回到遥远的古代。
  据张丕基介绍,招远黄金在宋代已名扬天下,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宋代曾有三位皇帝——真宗、神宗和仁宗,亲自垂询招远的黄金生产,重视程度可见一斑。其时,宋王朝还将玲珑金矿田,直接列入皇家统辖的重点金矿名单。
  宋王朝建立后,虽已执政天下,但国家战事仍然频繁。大宋第三代皇帝宋真宗赵恒登基后,宋、辽之间战端屡发,加之百业待兴,金、银的消耗量特别巨大。然而国库匮乏,大宋王朝不得不把黄金生产当作大事要事来抓,对全国大型金矿直而辖之,委派大臣亲自督办。
  景德四年,即公元1007年,宋真宗特地委派大臣潘美,专门到招远督办罗山玲珑金矿。
  张丕基说,公元986年,第二次宋辽战争爆发,当时潘美身为前线将军,却偏听副将之言,自负专断,拒不采纳杨业将军的正确作战方案,又未进行战场协同作战,致使杨业孤军作战,陷入辽兵重围之中。而身为主帅的潘美又明哲保身,不仅未出兵救援,反而单独撤军,从而导致杨家将全军覆没,杨业被俘后壮烈殉国。
  事后,杨业夫人上告御状,潘美受到降职处分,被派往山东招远督办采金。“北宋名臣说潘美,《杨家将》里难恭维。招远罗山黄金业,宋史丹青后人推。”这首诗就是对潘美一生最好的诠释。
    火药采矿开启中国“岩金时代”
  在张丕基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中国黄金实景博览苑,试图从展馆中找到有关潘美招远采金的历史。
  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宋代的采金,主要是“官置场监”和“由民承买”两种形式,换言之,既允许官办,又允许民办;同时还设有税监,通过收税金等几种形式,允许个人纳税淘金,不纳税而私自淘金者依法惩处。这说明,当时的采金业已被当权者所控制,而且有了严格的法规和制度。采访中,我们巧遇招远市旅游局副局长杜鹏春,他对“潘美采金”颇有研究,兴致勃勃地打开话匣子:“潘美到达招远后,认真执行了大宋王朝的矿业政策。他反省自责,勤于政事,以期将功折罪,东山再起。”
  据传,潘美在招远期间主要办了四件事:一是调整了开采黄金的体制和政策,试行了“官置场监”和“由民承买”的组织形式,将官办与民办两种形式并存结合,从而增强了采金的活力。二是依靠税监,收取税金,鼓励个人纳税采金,对不纳税的采金者依法严惩。三是将火药应用于开矿,由淘沙金转向开采岩金,实行了“先碎后淘”的工艺,极大地提高了工效和产量。四是整顿黄金矿山秩序,严厉打击袭扰矿山的流寇与盗贼。
  为了彻底了解潘美与招远的这段历史,杜鹏春带我们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在《招远县志》中有这样一段记载:“潘美到招远督金,并未住在罗峰镇治所的所在地,而是将督金府就近设在玲珑金矿不远的马山前,即今日玲珑镇前花园、后花园村之间。这两个村的位置,恰是当年潘府的前、后花园,并因而冠以村名。在潘府的东南方,即今琵琶岭一带,还建有一座潘家城,世传潘美于此筑城御寇,以保护罗山玲珑的采金业。”
  在潘美的督办下,招远的黄金事业一度长足发展,为大宋国库的充盈和地方经济的繁荣,作出了巨大贡献。当时潘家城的所在地也因金而兴,人口密聚,逐步形成村落,进而发展为集市,分别起名为潘家村和潘家集。后来,皇帝念潘美督金有功,将其召回京城,复以重用。
    招远采金激发宋朝“环保大讨论”
  潘美为朝廷督金,虽然府第在招远,却统管登、莱两州之金,即现在的整个胶东地区,致使产量剧增,并产生了长期效应。然而,潘美采金虽然劳苦功高,但是在朝廷中却饱受争议。
  据《招远县志》记载,天圣(1023年-1031年)中,登、莱采金,岁溢数千两,其中十之八九产之招远。登、莱二州,特别是招远黄金的发展,博得朝廷的极大欢欣。因此,新登基的大宋第四代皇帝仁宗赵祯,分外高兴,欲行颁诏嘉奖,但因大臣有异议而未能实行。
  张丕基告诉我们,据《宋史》记载,仁宗命奖劝官吏,宰相王曾曰:“采金多,则背本趋末者众,不宜诱之。”王曾这种思想的产生,源于两个方面:一是仁宗时代,即公元1046年,河北京东发生大地震,登、莱两州尤其严重。许多当权者将地震发生的原因,归咎于黄金的开采,说是撼动地脉、耗泄阳气所致,从而主张停止开采金矿。二是农本思想根深蒂固。当时不少人因采金而弃农桑,伐树毁林,许多官吏认为这是舍本逐末,背离农本思想。由于朝臣意见不统一,从而导致金业发展的禁令增多,从此步入时兴时衰的波状发展时期。
  宋朝官员对于采金的争议,居然出自原始的“绿色环保理念”,这令我们大感意外。虽然其“撼动地脉、耗泄阳气”之说缺乏现代科学依据,但是他们对环境保护的诉求却溢于言表,可见中国人的环保意识比西方社会足足早了上千年。
  在“环保人士”的抗议声中,宋王朝的采金事业一度低迷萧条,黄金储备再度匮乏。景佑年间(1034年-1037年),登、莱地区又发生严重饥荒,国运衰而黎民贫,仁宗皇帝方才颁诏,解除禁令,鼓励民间采金。
  有关这段历史,《招远县志》中是这样记载的:“景佑中,登莱饥,诏弛金禁,听民采取,俟岁丰复故。”
  熙宁元年(1068年),新登基的大宋第六代皇帝神宗赵顼,再次派人来招远玲珑督办采矿。至元丰元年(1078年),大宋王朝的金矿已分布在全国的25个州中,年产黄金共达10710两,而登、莱两州则占9573两,约占全国总量的89%。其中,罗峰镇之金,则占登、莱二州的十之八九,冠居全国之首。
  “及至宋、金鼎立时期,山东为金所辖,金朝所封‘大齐皇帝’刘豫治鲁。他极为重视罗峰镇之地,为了兴农桑而采黄金,以巩固‘大齐’的统治政权,特于金天会九年(公元1131年)升镇为县,取名招远,意取‘招携抚远之义也’。”张丕基说。

相关链接:潘美“陷害”杨家将真相
   
□ 张丕基

  在民间评书《杨家将》中,潘美被丑化为奸邪疾功的“潘仁美”,说他公报私仇,陷害忠良,致使杨业撞死在李陵碑前。
  其实,历史上杨业之死,主要责任人并不是潘美,而是缺乏作战经验却大权在握的监军王侁。据《宋史》记载,当时部队的任务是掩护各州民众撤退内地,而王侁却强迫杨业出击。杨业自知敌众我寡,难以取胜,遂要求王侁、潘美在陈家谷口(即演义中的两狼山)预设强弩步兵接应。
  杨业是一员良将,他认为北宋军多为步兵,要对抗契丹骑兵必须依仗强弓硬弩。但是实战中,王侁却为了争功,率领接应人马私离防地,后来发现战况不妙,又临阵脱逃。杨业杀破辽军重围,赶到陈家谷口时,却无接应人马,“抚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兵力战”,浑身受伤数十处后被俘,绝食而死。
  根据宋史说法,潘美支持杨业的立场,只是没有制止监军王侁私离防地,并非“元凶首恶”,这从战后的处分也得到证明——潘美是降职处分,王侁则被撤职发配。
  其实潘美对宋朝功劳挺大,应该超过杨业。《宋史》中,潘美位于列传第十七的位置,而杨业仅在列传三十一位,排名差了许多。从列传功业上看,潘美抚陕帅袁彦,协平李重进,协征岭南,广北门役,征江南,说降陈,击北汉,战太原,抵辽军,其功绩应远在杨业之上,而且较有政治眼光,可称得上政治家军事家了。另据非正史载,宋太祖有私生子,不利太祖,太祖不知何为,赵普等皆劝杀,唯潘美知太祖心事,不言,太祖执其手嘱咐,潘美收养,可见仁慈。
  但是,艺术作品太厉害,经过评书、戏剧渲染,现在很少有人知道潘美功绩,只知道“杨家将”,形成一桩“文化冤案”。
  对潘美形象的歪曲可追溯至元代,元杂剧《八大王开诏救忠》、《烬余录》以及明代出现的话本小说《杨家将演义》、《杨家将传》等,为了突显杨家将的忠勇,通过虚构和夸张的艺术手法将潘美进行歪曲丑化。在历史故事的改编加工中,为了吸引读者,作者往往用艺术性遮蔽真实性,民间的口头传播更是使故事带有了浓厚的戏说演绎的成分,造成对历史事件、人物的歪曲和误读,这样的“文化冤案”在中外都不少见。
  潘美在杨家将故事中作为反面人物来衬托杨家将的忠义勇武,招惹了无辜骂名,但是历史上真正的潘美一生南征北战,为北宋大统立下了汗马功劳;在招远督办金矿为当时的国家财政和招远的长足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历史功绩应得到肯定。戏说不等同于历史,对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我们应该客观看待,将历史真实与艺术形象区分开来,根据真实记载来评功论过,还原历史,才是真正尊重历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