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北洋政府时期
中兴煤矿南井透水及瓦斯爆炸事故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山东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8-11-18 11:17:28 更新时间:2008-11-18 11:17:28
  1899年,清直隶候补道张莲芬在中兴矿局的基础上,集股创办了商办山东峄县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兴公司)。当时,它是中国民族资本经营的“唯一能与外煤竞争”的最大煤矿。那时,民族工业还处在萌芽时期,无论生产技术和管理方法都很落后,更没有完备的预防事故的安全措施和设施。1915年中兴公司南大井发生了大透水,瓦斯大量集中涌出,遇灯火引起爆炸,牺牲矿工499名,中兴公司耗资百余万元。这一严重的打击使中兴公司创办人、经理张莲芬忧虑成疾而病亡。
  1913年,台枣铁路和津浦铁路及其临枣支路通车后,具有近代新式设备的一号大井正式建成投产。从此,中兴公司开始摆脱落后的土法生产,逐渐走上火车运输、机器采煤的近代化道路。但由于资金短绌,新大井是原有土井扩建而成,工程质量低劣,井下安全设施很差,为事故埋下了隐患。开滦煤矿测绘技术人员陈惟士等人,关于调查中兴公司矿情的报告书说:该矿自新式大井投产以后,表面规模日见宏大,“内中缺点尚多,管理不得其法”;“井下工作,首推测量绘图,谋定后动,约期工竣,大则可以防危险,再则可以省工料。而该矿于测量一事,向未注意。德国矿司(师)虽专管大井,测量绘图亦未讲求,即已做成之工程,竟无详图可考”。而且“该矿一道行以上之煤,大半由小井以土法取出,所余者不及半数,其隙处积水必多,势须按照详图,预为防备,方可采取。附呈代拟该矿之井下工作图,系就洋矿师之大井工作略图及布积臣管理之各小井工作象形草图合而绘成,不过略具形式而已。缘大并之工作图,尺数不尽可靠,而无深数度数。原小井草图,乃用铅笔随便记载者,尚未用测量器考校方向,度数、深数均付阙如”。上述说明生产指挥者对煤田古井多、情况复杂一事胸中无数。对于矿区周围的河水道路、古井深浅更是一无所知。德人总矿师高夫曼原系五金矿师,没有煤矿开采经验,这都为后来接二连三地发生事故埋下了隐患。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事故随之更加惨重。1915年2月1日早晨,发生了一场骇人听闻的大透水。《中兴煤矿计划书》中记载了这场灾变发生的经过:
  在新建大井的西北部,旧有两口废弃多年的土井,虽已废弃不能用,但井内积水甚多。工人在北石门处工作时,发现煤壁有水珠渗出,怀疑有水患,便向矿上报告,德籍矿师高夫曼亲临现场查看,但是由于他对煤矿作业没有经验,再加上平时缺乏必要的勘测,因此,无法判断那两口井延伸的确切位置,只好命人在渗水附近修筑防水闸门两道,以防不测,而没有再作深细的研究对策。1月31日夜班,当与北石门相距10公尺的新东大巷正峒的工人正在进行工作时,忽觉有水自正面顶上流出,便赶紧向高夫曼报告。不料这位洋矿师有恃无恐,且说勿用惊慌,仍令矿工继续往前工作。
  2月1日早晨5时至6时,老峒内的积水混着煤气(瓦斯)突然爆发,冲墙倒壁,异常汹涌,随着涌水带着煤沫约2700吨,700米大巷东西之路每边塞满约500米,瓦斯在大巷内又与灯光相触,轰燃爆炸,声若雷鸣,并且引起了熊熊大火。整个巷道浓烟滚滚,井口更是旧木、铁车、煤沫充塞,几乎将大井填平。难发后,罐笼不能升降,水泵亦被淹没。当时,在井下工作的矿工有673名,因为事起仓促,只逃出12人,其余全部被阻隔在井下。面对这种危急局面,高夫曼毫无主意。至于他先前所筑的两道防水闸门,因为既小又不坚固,早就被水冲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有的工人建议,用两只公鸡放在筐内,投入井下去测验煤气。约两个小时后提到地面,公鸡安然无恙。测知井下的风路已通,无大妨碍。但人心惶惶,受难家属更是牵挂亲人,全矿一片泣声、叫声,悲情令人目不忍睹。
  灾变后的第三天,水势稍退,矿上派人到大井修理罐笼时,听到有人在井下呼救,便立即报告了公司协理戴绪万。在戴绪万的主持下,井上的工人冒着生命危险,纷纷下井抢救遇难工人。经过一天多的时间,才将塞满煤沫、石块、木棒、铁车的大巷挖开一通道,把幸免于难的矿工救了上来,共203人(连同以前跑上来的12人,共215人)。据统计,这次灾变共夺去458名工人的宝贵生命。(原中兴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朱桂辛在《中兴煤矿公司创办记实》中记述1915年南井透水失火,499人死亡,200多人受伤)
  一号大井灾变发生时,中兴公司经理张莲芬、董事长周学渊在北京,二人接电后,连夜返枣。灾变发生后的一切事宜,都由协理戴绪万主持。当时,他最担心的就是工人、家属和当地群众会发生骚动。事故发生后,他立即通过台枣铁路派车去请峄县知县,派驻军营长陈孝营等带兵前来“稳定秩序,弹压地方”。当受难家属与群众数千人闻讯赶到时,他们已做好了一切准备,护矿队、县大队和防营也在围墙四周和其他要害地段布满岗哨,并且荷枪实弹,如临大敌。他们软硬兼施,稳定局面。一面用武力开枪驱散围观的群众;一面由知县出面,“传集各家属取具切结”,“当众按名发给京钱二百千文,其经救出者,每人发给一百千文。已经起出的尸体,也由家属认领棺殓埋葬”,这才把群众的怒火暂时平息下去。一号大井在这次大水灾以后,连续四年又发生了几次较大的事故,死亡人数都在数十人至100人左右,工人伤亡也相当严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