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抗日战争时期
沈鸿烈就任山东省政府主席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8-01 16:53:24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5:00
  抗战初期,由于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为保存实力,抗令不遵,不战而逃,于1938年1月被蒋介石诱捕后处以死刑。韩复榘被捕后,山东省政府主席空缺。蒋介石有意让于学忠接任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兼山东省政府主席。于学忠考虑到韩复榘从济南撤到鲁西南后,山东的省政已乱,情形极为复杂,自己不熟悉山东情况,表示最好只接任第三集团军总司令职务,不兼任山东省政府主席,并向蒋介石推荐沈鸿烈任山东省政府主席。
  沈鸿烈,字成章,湖北天门人。幼年读书勤奋,18岁中秀才。1905年取得官费去日本留学,次年进入日本海军学校。不久参加同盟会。1911年毕业回国。武昌起义后,策动长江清海军反正。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任南京临时政府军机处参谋,次年任参谋本部上校科长,掌管海军事务。1916年作为赴欧观战团海军观战武官,被派往英国。1918年回国后兼任陆军大学海军教官。1920年任吉黑江防司令公山东重要历史事件署参谋长。1923年协助张作霖建立了东北海防舰队,任海军中将司令。1927年后任东北渤海联合舰队副司令兼前沿司令。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移驻青岛海军基地。11月被任命为青岛市市长。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沈鸿烈奉命指挥青岛地方海陆军。12月28日,奉命炸毁了日本人在青岛经营的9大纱厂和啤酒厂、铃木丝厂、丰田油房等所有日方工厂。1938年1月8日,率领其所统海军陆战队及其他军政人员退出青岛至诸城、沂水一带。
  沈鸿烈虽也是东北军旧人,但他1931年任青岛市市长后,一直在青岛及山东活动,对山东情况较为熟悉,而且他的海军陆战队亦在省内。所以,当时沈鸿烈是山东省政府主席比较合适的人选。就这样,蒋介石选择了沈鸿烈,并与沈会面,提出了沈与山东省政府机关重返敌后、重组山东省政府的要求与部署。1938年1月23日,国民党中央明令撤销了韩复榘山东省政府主席职务,正式任命沈鸿烈为主席。2月11日,又任命沈鸿烈为山东全省保安司令。
  1938年1月24日,沈鸿烈赴当时的山东省政府机关所在地曹县就任。就任后,沈鸿烈并没有立即改组省政府。这主要是因为省政府机关随韩复榘一路撤退到曹县,工作秩序已经打乱,还有部分人员失散或分处他地,人心不稳。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进行改组,只好维持现状,并在曹县召集了一次党政会议。沈在会上讲话,内容主要是“对省政重建、军政联系、组织民众作政策性之提示”(刘道元:《抗战期间山东省政变迁》,《山东文献》第8卷第2期)。要点有四:一是表明不再后退;二是认为曹县不是久居之地,必要时将转入敌后抗战;三是提出将要在鲁南建立抗战根据地;四是要重建各级行政组织,指出山东抗战的重心在政治不在军事。这次会议实际上是沈鸿烈宣布他的主政山东的大政方针。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1938年5月间,沈鸿烈对省政府进行了改组和调整。人事安排是:秘书处,原任秘书长张绍堂弃职潜逃,沈到任后秘书长先易为胡家凤,后易为雷法章;民政、财政、建设、教育各厅厅长未动,仍为李树春、王向荣、张鸿烈、何思源。1939年李树春以专任鲁西行署主任辞民政厅长职,由雷法章兼任;建设厅亦由张鸿烈易为秦启荣;教育厅长何思源自1938年9月后任鲁北行署主任,厅务由秘书主任刘道元代理。
  时值徐州会战失利,国民党各部队纷纷后撤。至下旬,山东境内除河南、山东交界地区留有两支部队和鲁中地区留有海军陆战队外,已无正规部队。曹县已成为前线,随时可能受敌。于是,5月底和6月初,沈鸿烈开始率省政府主要人员向东阿转移。从此以后,省政府开始了长达半年多的鲁西、鲁北流动时期。流动过程中,省府职员大部疏散,只留少数人组成行动小组随沈活动,不分厅处办公。转移到东阿后,沈鸿烈开始着手建立已经瓦解了的地方各级行政组织,同时做继续前行的准备,组织“省政府行政督导团”,先行联络。6月下旬,沈鸿烈率省府机关由东阿转移至聊城,将省政府驻地移至寿张县张秋镇。这期间,沈鸿烈对第六区专员范筑先大施拉、压手段,先是以主席名义呈请中央政府任命范为山东省政府委员,以图拉拢范为其所用,挑拨范与共产党间的统一战线关系,然后对范提出许多强迫性要求。如要范将抗日游击司令部改为保安司令部;让“复兴社”分子接管政治部,解散共产党领导的所有支队,编入保安旅;把政治干部学校改为按国民党课程进行教育的旧制学校;设立了具有监视作用的鲁西行署,分化瓦解范部,收买六区干部。这些活动对鲁西北抗战起了很不好的作用。
  7月中旬,日军向聊城进犯,沈率省政府机关再次转移,先至临清后移向鲁北,自禹城、平原间越过铁路,经临邑进入惠民。在惠民,沈鸿烈初步整顿了当地的军政机构。10月间,沈鸿烈率省政府机关由惠民东移至利津境内,逗留月余。年底,利津失陷,省政府机关南下移进鲁南山区,结束了在鲁西、鲁北的流动。
  自1938年1月沈鸿烈任省政府主席至率省政府机关辗转于鲁西、鲁北及进入鲁南山区初期的一年时间内,沈鸿烈主要致力于重建全省国民党各级行政机构。在重建省政的过程中,他主要采取了三项措施:
  一是设立鲁西、鲁东、鲁北三个主席行署。横贯东西的黄河及津浦、胶济两条铁路线,将山东自然地划分为鲁西、鲁北、鲁东和鲁南四块地理区域。山东沦陷后,日伪军占据了主要城市和铁路线,造成四块地域分割的状态。这种状态必然影响到省政府与地方政权的联络,不便于指挥。为了就近指挥,掌握地方政权和地方武装的行动,沈鸿烈便大体依照上述基本地理区域,先后建立了三个主席行署。鲁西行署设立于沈鸿烈离开聊城时的1938年7月间。行署初驻聊城,后移驻张秋镇。行署主任先是廖安邦,旋为民政厅长李树春兼,后改由孙良诚接任。鲁东行署是沈鸿烈进入鲁北后设立的,以卢斌为主任,驻莱阳。鲁北行署是沈鸿烈率省府机关南移鲁南之前设立的,以何思源为主任,驻惠民等地。各行署在编制上配有民政、财政、建设、教育及军事各类人员,代省政府主席行使职权。行署以无线电与省政府及行署所属各县政府联系,上传下达,就近指挥。行署发挥了联系行踪不定的省政府与地方政权的作用,这是沈鸿烈的一个独创。
  二是重新规划专区,任命专员公署专员。山东省设立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始于1934年,当时韩复榘设了7个专区。韩军南撤后,这7个区除第三区张里元、第六区范筑先仍在原地任职外,其他5个区的行政人员全部南撤。沈鸿烈就任山东省政府主席后,对已撤逃的5个区的专员重新任命,并陆续规划了其他一些专区,终其任期,共设立了14个专区。这些专区划分和专员的任免多因人因枪及其活动范围而定。因而,区划混乱,专员调换频繁,大多不能有效地统筹全地区的军政活动,其作用只限于武力所及的范围。所以沈鸿烈所规划的14个专区及所派专员未能如愿地统一指挥各该区地方军政活动。
  三是重建县政,任命县长。重建县政为沈鸿烈主政山东后首先面临的关键问题。重建县政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派任县长,建立县政府和县属武装;二是建立县内基层组织。关于派任县长,沈鸿烈在任职后的约半年时间内,就对全省107个县都派了县长。一般各县县长都掌握一定的武装力量,但也有赤手空拳的。各县长所掌握的武装力量从几个人到十几个人乃至一个营不等。武装力量的大小直接决定着县政府的组织规模和行政权力的大小。没有武装力量的县长等于徒有空名。县政府一般由县长1人,秘书和科长、科员若干人,以及1个班至1个营的卫士组成。至于县内基层组织的建立,从表面上看,各县都规划了区公所、乡公所等基层组织,实际上这些基层组织大多不能发挥作用,有的县有名无实,有的县连规划都没有。
  总之,沈鸿烈主政山东后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率省政府转退为进,对已经溃乱的国民党地方军政产生了一定的维系作用。但省政府无固定驻地,处于流动之中,控制力量很弱,既不可能统一全省的军政系统,也不可能领导和指挥全省军政活动。沈鸿烈虽采取了一些措施,力图改变这种局面,但措施不力,效果不明显,只是对其走过的地方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沈鸿烈为了重建省政,规划了专员区,分别派任了专员、县长,但并未发挥应有的作用,地方行政亦如省政府一样,缺乏力量与号召力。
  沈鸿烈主政后,率领省政府机关频繁移动,实际是在寻找省政府固定的驻地。鲁西北和鲁北的复杂情况使他难以立足,于是他转向鲁南。1939年1月,沈鸿烈率领省政府机关越过胶济铁路移进鲁南,从此开始经营鲁南。
  沈鸿烈经营鲁南主要做了4件事:一是于1月13日在沂水发表了整理军事、发展民运、调整财政的讲话。讲话反映了他试图立足鲁南、经营鲁南的决心,同时也反映了他力图控制地方军政的欲望。二是公布了山东省施政方针,即所谓“山东省政府之八大政策”。政策贯穿了“抗战高于一切”的精神。这“八大政策”涉及国民党山东省政府全部军政活动,也可以说是沈鸿烈的施政纲领。沈鸿烈在“八大政策”中,只字未提与共产党的合作,说明他对国民党蒋介石的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是亦步亦趋的。此后,山东省政府开始依据“八大政策”开展工作:在军队方面,对部队进行了整编;在给养方面,从省政府至县分别设立了“给养统筹委员会”,区、乡、镇设立了“给养统筹所”;在动员民众方面,制定了《兵役干部办法》、《壮丁训练办法》,在各县政府中设立主管兵役的军事科;在行政方面,组织视察团,加强对地方的检察、督导,对县则派工作队,协助县政府开展工作;另外,还组织开展“县政讨论会”、“经济讨论会”和各种“工作讨论会”等活动。三是宣布筹备成立民意机关——山东省临时参议会。四是于1939年2月召开了鲁南军政会议。这是沈鸿烈到鲁南后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有其积极的一面,也有其反动的一面。其积极的一面是:第一,整个会议贯穿着坚持抗战的精神;第二,会议虽然对于各抗日党派的合作问题,还没有明确的纲领和具体的办法,但确定了“精诚团结、互信互让”的原则。其反动的一面是沈鸿烈有利用此会防共限共的目的。沈鸿烈召开这次会议的根本目的是向各方面说明,作为山东省的唯一合法政府——山东省政府已进入鲁南,要担负起指挥全省军政活动的任务,要把各方面的军政力量和活动统一于省政府的控制之下。所以,沈鸿烈在会上提出了“统一划分防线”、“统一指挥”、“统一行政”、“给养粮秣,统筹统支”等等规定和要求,这实际上是限制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军政活动。
  鲁南军政会议后不久,省政府机关移驻沂水东里店。自此,进入了省政府近4个月的相对稳定期。这4个月间,沈鸿烈加强了对党政工作的推动和军政势力的培植。首先,沈鸿烈继续加强对地方特别是鲁南党政的控制,派遣党务指导专员,更换县长,改组县民众动员委员。其次,于3月在省政府设立了设计委员会,沈鸿烈自兼主任。至此,沈已身兼省府主席、全省保安司令、省党部主任委员、省动员委员会主任委员、省设计委员会主任等数职。其三,加强地方军政干部的培训。沈鸿烈非常重视干部培训,在他看来,只要掌握了干部,就可以控制地方党政军。所以,他一进入鲁南,就着手筹建干部学校,先在鲁村设立军事干部学校,附设于教育团,招生对象为初中学历、年龄在20岁以上的青年,经2至3个月的短期培训派往各地。后在东里店附近设立省政府政治干部学校,招收高中毕业、30岁以下的青年,培训2个月后,由省政府分派工作或返回原保送机关工作。其四,抓紧培植个人军事势力。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整编地方部队,尽量将其划归保安系统。这时期编成了3个保安师,直属全省保安司令部。另一方面是扩编直属警卫部队。这有两支,一支是教导团,这支部队是沈鸿烈亲手创建的近卫军;另一支是吴化文部,也是由沈鸿烈直接指挥的一支部队。到1939年夏秋,山东省内国民党系统的地方武装约有19万人。
  1939年6月后,省内形势发生变化,日军大规模对鲁南用兵。沈鸿烈努力建立起来的地方政权大多瓦解、溃散。省政府被迫退出东里店,再次陷入游移不定的移动中。数月后,省政府移至临朐南部山区吕匣店子一带,并在此地稳定了较长一段时间,形成了以吕匣店子为中心的方圆20华里范围的省政府驻地区,此亦即省政府的“吕匣店子”时期。这一时期是沈鸿烈大力推行其在主政山东之初提出的重建省政、整编地方部队两大中心任务的时期。省政府的各种活动基本上都是围绕这两大中心展开的。但是沈鸿烈并没有圆满地完成这两大任务。关于省政建设:在机构重建和政令推行方面,沈鸿烈的成绩是,恢复和扩大了省级机关,创设了三个主席行署;完成了行政督察公署的设置及专员的派任;完成了全省107个县县长的派任。但从整体上看,这一系列举措,并未能达到全省政令统一的目的。省政府机关局促于鲁中山区,与地方政权机关缺乏联系的情形仍然严重存在,其政令能达者多限于省政府驻地周围地区,对其他地区则缺乏约束力,以至于地方官员独断专行。专员区规划混乱,专员因人而设、时生冲突,专员职权所及仅为武力所至,皆不能达到全境。县政更是多流于形式。很多县区被日伪占领,县政府不能在县城办公。许多县长常常境内境外流动,有名无实。在吏治方面,沈鸿烈虽然重视对军政人员的快速短期培训,但吏治不整、官风败坏、贪污腐化现象仍严重存在。在党务方面,沈鸿烈曾力图恢复党务,但实际情形是县党部只挂个招牌,强行招几个党员;党纪废弛,党内派别林立。总之,沈鸿烈的所谓省政重建只是重新制造了层层行政机构的空架子,不仅不能尽收其省政、县政之实效,而且造就了一批横行地方的大小官吏。关于地方部队整编:沈鸿烈始终将其作为第一要务,在保安司令部建立整军机构,制定整军纲要,并设立了省、区、县给养统筹委员会,对某些地方部队甚至不惜采取收买、分化、瓦解等手段。但直到最后,沈鸿烈也没有达到统一编制、统一指挥的目的,反而制造出许多矛盾。在吕匣店子前后,沈鸿烈亦曾经给地方保安部队下达了一些番号,但仅是名义而已,各部队仍各行其是。因此,沈鸿烈也没有真正达到整军的目的。
  沈鸿烈是顽固的反共分子,流动于鲁西、鲁北期间就不断挑起反共事件。进入鲁南后,沈鸿烈更与猖狂反共的元凶秦启荣联手,不断指使所部制造事端,挑起冲突。其任内,山东发生的包括太河惨案在内的一系列摩擦事件,都有沈鸿烈插手或幕后主使,有些事件就是他一手挑起或制造的。可以说,沈鸿烈是抗日战争时期山东顽固派的总代表。对于以沈鸿烈为代表的顽固派,中共方面也采取了坚决打击和孤立的方针政策。
  至1941年,由于军政活动难以推动的困局,再加形势的日趋困难和沈鸿烈与于学忠之间的种种矛盾与隔阂,沈鸿烈陷入政令难为、军令难行的境地,遂生离鲁之意。1941年9月前后,沈鸿烈将省政交由秘书长雷法章代理,悄然离开鲁南,经阜阳转赴重庆。1942年1月,沈鸿烈被免去山东省政府主席本兼各职,结束了他4年的主政山东时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