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新中国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人物 > 新中国 > 正文
周兰德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周新平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08-04 09:39:02 更新时间:2015-04-07 15:06:20

周兰德:原籍山东省五莲县董家庄人,生于1925年8月16日,194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参加革命。历任滨海地区莒县固山区妇女会长、云台县妇联主任、华东青委及山东青委秘书处秘书。解放后历任济南成大纱厂、济南国棉一厂党委副书记;济南市总工会女工部长,济南棉针织公司党委副书记、副主任,济南市纺织工业局援外办公室党支部书记、主任。1990年12月享受厅局级离休待遇,但未有离岗一直工作到1993年7月16日病逝,享年68岁。

附:
 

从抗日战烽火中走出的革命女干部周兰德
——怀念我的母亲
写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7周年之际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世界反侵略斗争史上以弱胜强的光辉范例。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自己的同仇敌忾和不屈不挠,用落后的武器装备战胜了经济实力和军事装备远比自己强大的日本法西斯,创造了半殖民地弱国打败帝国主义强国的奇迹,取得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反侵略战争和民族解放战争的彻底胜利,一洗百年屈辱。抗战的胜利,是人民的胜利,是正义的胜利,更是伟大抗战精神的胜利!
     抗战精神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时代体现,是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伟大斗争实践中的精神结晶。抗战精神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精神;是万众一心、共御外侮的大局意识;是百折不挠、愈挫愈奋的必胜信念;更是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因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改变了中国的积贫积弱的面貌,也大大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是中华民族由衰败走向振兴的重大历史转折点。
    今天的中国已经令世界刮目相看。但今天的中国人,无论是老人还是孩童,无论是专家学者还是青年学生,对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仍然记忆犹新并刻骨铭心。我的母亲周兰德就是一个坚持抗战精神、从抗战烽火中走出来的革命女干部。
    我母亲去世至今已经20多年了,她为革命事业奉献了一生,到离休年龄后也没有离岗,走的时候还不到68岁,至今我们想起来都心痛不已。记得在母亲病重期间,过去的老战友和亲朋好友们都去看望她,说现在条件多好呀,应该多活几年。弟弟说妈妈要能活到70岁也好啊,母亲很坦然地说:“对我来说,这个岁数已经不小了。当年的同志和姐妹们不顾一切地参加革命,只想着打鬼子,保家卫国,早已把自己的生死安危置之度外。许多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同志和姐妹们都已牺牲或早逝,除了战场上牺牲和被敌人迫害致死的,也有很多是在战争中落下病疾而英年早逝。比起她们来,我活到现在已经知足。”
    母亲还回忆说:“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工作很艰苦,常常吃不上饭,行军时,30多岁的人就得拄拐。记得有一天,区长和我们   正坐在‘坡里’开会,当他听到‘鬼子投降了’的消息时,口吐鲜血,接着就牺牲了。区长原来是小学教员,鬼子侵华时开始参加革命组织抗日,他的牺牲让我们非常难过,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可亲可敬的好领导、好战友、好兄长。”
    我母亲周兰德出生在山东省五莲县董家庄。母亲的家乡是个神奇的、充满传奇的地方。五莲县因境内有被宋代大文学家苏轼赞誉为“奇秀不减雁荡”的五莲山而得名,还有被誉为“世界壁垒之最”的齐长城穿境而过;战国兵营牌孤城遗迹尚存,以挺立之躯见证历史沧桑;更因为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代表、山东党组织的创始人王尽美的祖籍也在此地而闻名遐迩。
美丽山河,因人而娇。无数可歌可泣的中华儿女诞生、战斗在这片土地上,用自己的鲜血谱写着历史长卷中凄美壮观的一页。我对五莲县的憧憬,正是源自它是我母亲出生和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母亲1944年4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参加革命工作。母亲的家乡是革命老区,民风淳朴,常有部队经过。母亲回忆说:“有一次有一个姓罗的首长就住在你老娘家,后来才听说是大干部,罗荣桓的侄子。首长待人特别和气,做饭时帮还帮你娘烧火。当时革命斗争形势异常艰难,经常是缺衣少粮。我常到首长屋里去,帮他打扫卫生洗衣服,首长打开抽屉,拿出干粮给我,我高兴地拿出去,分给同伴们说:这是首长给的,心里特别的激动。”正是由于生长在这种良好的环境中,母亲在正式参加革命之前,还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时,就已经为地下党做事了,送情报、组织宣传队、参加担架队等等。
    从我们懂事的时候起,母亲就教导我们要艰苦朴素,勤劳踏实,她本人更是全身心的投入到革命工作中,克己奉公,任劳任怨,能做到的和不能够做到的,她都会拼尽全力去做,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任劳任怨,无怨无悔。长期的殚精竭虑终于把她累倒。母亲平时没白没黑地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给我们提及她的过去。解放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在孩子和亲属中提及她过去的战斗经历,直到她病重躺在病榻上之后,才陆陆续续的给我们讲了她过去的一些战斗经历,叮嘱我们不要忘记过去,我母亲在回忆往事的时候,断断续续,显得异常吃力,当时听着母亲的叙述,目睹着母亲的憔悴面容,心里在哭,在流泪,血在沸腾,这才感觉到我的母亲是一个真正从抗日战争烽火中走出来的伟大女性,为有这样一位母亲而骄傲和自豪!我也暗自下定决心,要做一位像母亲一样的人,勤奋工作,做一个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
    母亲加入革命后的工作异常艰辛,那时的地下革命工作条件艰苦,加之她生性就要强,总是争取到最危险、最艰苦、斗争形势最严酷的地方去工作。有一段时期,她不顾自己是女同志,顶着巨大的风险,专门承担了开辟革命根据地的工作。当时除了日本鬼子,还有国民党反动派和还乡团等地方恶霸,革命斗争形势异常艰难,就是这样的斗争形势,母亲竟毅然决然的勇敢地把这份艰巨的工作承担下来。据母亲的回忆,她做的事情,用当时的话叫做“开辟”根据地,一旦这个地区的群众工作动员起来,工作好做一些后,她把工作交接给新的同志,而她转而又去开辟“新”的根据地。在母亲的档案里记录着,她先后担任过莒县固山区妇女会长、云台县妇联主任等十多个县的妇救会长,动员当地群众积极参加拥军支前工作,包括动员儿子、丈夫参军,做军鞋,护理伤员,运送军粮,抬担架,照顾伤病员等工作,她们成为抗日战争中一支不可缺少的力量。尤其是在妇女群众中,宣传妇女解放的道理,宣传男女平等的道理,鼓励妇女站起来,争取自己的自由和解放。后来由于斗争形势严峻,同行的同志和姐妹们大多都壮烈牺牲了,可谓九死一生啊。
    母亲去世以后,母亲工作单位的领导给母亲写悼词时征求家属意见,说我母亲在五莲、莒县等十多个县任妇救会长,怎么写?我和父亲商量后,说不用写那么多,写两个县就行了。我今天真后悔,我们有什么权利只让他们写两个?应该把对母亲的怀念和她用生命和热情工作的地方联系起来,现在看到悼词时,真觉得是个遗憾。母亲家乡在五莲县,从儿时起,当提到莒县和莒南县时,从目光中看出,母亲是多么热爱那片土地,我出差时,总是想多看一眼这些地方,虽然这里已经物是人非,我总想代表母亲去多看一眼,以了却母亲对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的难以忘怀的思念。
     母亲回忆说:“刚参加工作时,到村子里发动和组织群众抗日,我和另一个女同志被分配负责两个村子的工作。其中有一个村子的工作开展不起来,村里情况复杂,‘道会门’(与汉奸暗地勾结,反对抗日活动的地方反动武装)很强,我就要求到那个村子去。走到那个村子里时,天都快黑了,找到一个大户人家,敲门后,一个留长胡子的老大爷开门问我找谁?我说走亲戚的,天晚了,能否暂住一下?老人让进屋后问我到哪里去,我说到‘何五’家,因为何五是有名的人家,见我又是个年轻姑娘,老人就同意我住下了。老人的姑娘和我岁数差不多,我就和她住在一起,我们还很谈得来。第二天,我和老人说起抗战的事,老人就试着问我:你是‘八路’吧?我就把抗日的道理和情况都说了,老人没有反对。之后,通过多方做工作,组织依靠村中的贫下中农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揭露反动道会门的真面目。不久,终于在这个村把‘青抗先’(抗日战争时期青年抗日先锋队的省称)和以贫下中农为主体的抗日自卫团等抗日组织建立起来,形成了革命武装力量,致使当地的反动道会门组织渐渐瘫痪。等到敌人闻讯后再来压制,就谁也压不下去了。‘青抗先’和‘抗日自卫团’为八路军站岗放哨,传递情报,掩护抗日工作人员,为党的地下工作作出很大贡献。”
    “根据地还未建立起来之前,反动势力很猖獗,土豪劣绅横行乡里,老百姓心里害怕,组织群众开会很难,要挨家挨户地动员。我就穿上军装、扎上腰带,冒着被人打黑枪的危险,踩着高跷走到村头,很快,看‘女八路’啦,男女老少一下都被吸引来啦,但村里的老人们看不惯,斜着眼睛看我。”
    母亲的发动群众工作的能力越来越大,当地的老百姓都愿意跟她拉家常,敌人感受到了危险,曾经悬赏一万块大洋,买她的人头。母亲说:“有一天,我和同志们正准备午饭,我在屋里炸鱼,‘敌人来了’,大家赶紧往外跑,我舍不得锅里的鱼,端着锅就往外跑,一出门,敌人骑着马已到门前,我把锅冲着敌人一扔,拼命朝树林跑,头也不回,直到跑死过去……。等我醒来时,满天星星,我正趴在一个坟头上,庆幸自己还活着。”
    母亲接着说:“有一次,叛徒告密,被敌人堵在院子里,你佬娘拼命挡住不让抓人,我练过武功,一人多高的墙,跳起来一搭手,翻过墙就跑出来,敌人抓不到我就把你佬娘吊到梁上使劲打,大老娘虽然是个‘小脚’女人,但知书达理,爱憎分明,性格刚烈。我一边跑一边还能听到佬娘的哭喊声:孩子呀,快跑呀,千万别回来!别管我!……。”
“还有一次,到一个村子里发动群众,住在一个大娘家,不幸被敌人发现,那个大娘临危不乱,坚持说我是她的亲戚,并用一家九口人的性命担保,使我免遭毒手。”
    母亲非常热爱她出生和战斗过的地方。她曾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正是这块神奇的土地,养育了朴实忠厚的人民大众,革命觉悟提高的快,才使得革命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战斗激烈时,母亲和很多区领导干部亲自带领担架队冲在第一线。当时很多被担架抬下来的战士由于不能及时喝上水而牺牲,母亲就把家里不舍得吃的生鸡蛋用棉花包起来掖在身上,给救下来的伤员喝,既当水,又有营养,加上她的精心护理,被她抬下来的伤员竟没有一个牺牲的。
    我母亲的家,说起来也是个大家族。在母亲的动员下,近亲中有六个舅舅参加了革命,三个随军南下,母亲的两个表哥也都参加了革命。当母亲去世时,已离休的表哥称呼我母亲是最敬爱的姑姑,显示出他们之间出生入死、共同革命的深厚情谊。
母亲的性格果敢坚强,加之艰苦斗争的长期磨练,碰到危机事件时能够处变不惊、临危不惧。以下这个实例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中国共产党的三大作风之一是群众路线,党的各级领导干部也以身作则、身体力行。1942年,日伪军加紧对中共鲁东南疯狂进攻,“合围”、“扫荡”、“封锁”、“蚕食”、“治安强化”等,各级党组织关注民生,同情人民的疾苦,时刻把人民群众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在生死关头和危急时刻同根据地军民站在一起,与人民同甘苦共患难,同舟共济,共克时艰。其中包括根据地的军属家的许多事情,如耕地等农活都是由村干部们包干负责。但在战争年代的革命斗争情况复杂,根据地各种隐藏的反动势力一有风吹草动就伺机捣乱破坏。
    记得在根据地的一个村里,有一个军属王大娘,丈夫已经去世,儿子参加了八路军。由于王大娘身体有病行动不便,对村里的事情有时不能及时知道,敌人认为有机可乘便乘机造谣调唆,唆使反动分子假扮老乡,找到王大娘参加八路的那个儿子说:“你还不知道吧,有人欺负你娘。你们村的地都耕啦,唯独你家的地没人管,你老娘很是可怜啊……”,等等。这个战士思母心切,一听此话就急眼了,一气之下就把情况报告了连长,连长听了也很生气,认为村干部虐待军属,甚至是破坏抗日,简直就是反革命行为,不管不行了。
    激动愤怒之下的连长带着自己全连战士迅速来到村里,不由分说就把这个村的村干部都吊到了树上,并准备以“慢待欺负军属”的反革命罪杀人。由于敌人兴风作浪,情况更加复杂,县里的领导闻听后,以为是部队反叛,从各乡调七千民兵,把整个村包围起来,要消灭“反叛”的队伍,拯救村干部,形势异常紧张。当时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要求县领导允许她在行动之前,即消灭“反叛队伍”之前,先进去摸清情况,大家都说不行,太危险!但母亲坚持一个人不带枪进去。
    母亲进入院子,看到院内的树上吊着村干部,她直接就要求跟连长对话。连长同意让母亲进屋谈,母亲就进屋和那位连长对坐在八仙桌两边,还没等她开口,那个受敌人挑拨红了眼的王大娘的儿子端着刺刀就冲进来,不由分说就往母亲身上戳,幸好让连长制止了。连长摆开架势,告诫母亲不要耍花样。母亲就单刀直入地把村干部们什么时间给王大娘耕的地,地里种的什么等等情况一一说清,并劝着连长带人跟她到地里去看看究竟,以免酿成大祸。最终,母亲用事实说服了那个连长,由此避免了一场大的牺牲损失。院子里已经被吊到树上等待“行刑”的村干部们被放下来后都哭了。后来,为了严肃军纪,那个没弄清情况就擅自行动的连长被撤职下连当兵,而那个王大娘的儿子也被监督劳动。母亲则因为她的大智大勇临危不惧被评为“华东战斗英雄”称号。由于后来形势紧张,材料不慎弄丢了。直到母亲去世后也没有再去证明。母亲曾说,比起那些流血牺牲的战友们,这点荣誉不算什么。20多年后,母亲讲述的这些仍然历历在目,刻骨铭心,就像在眼前刚刚发生过一样。
    五莲县志记载,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同年冬,莒、日、诸三县国民党政府,竞相拉队伍,“武装逃难”至五莲山区。l938年2月,日本侵略军先后占领诸城、日照、莒县三县县城。3月,中共鲁东南特委建立;秋冬,中共莒县县委、诸城县委、日照县委相继建立,并先后成立各县八路军办事处。此时,五莲山区形成三股政治力量。第一部分是南部、西南部及中部山区为中共鲁东南特委及莒、日、诸三县县委活动地区;母亲参加革命后活动最多的就是在这个区。第二部分是台潍公路和泰石公路沿线为日伪占领区,建立了“维持会”、“新民会”等伪管理体制;其他地区均为国和民党地方游击队盘踞。当时驻五莲地区的国民和党杂牌军队有十三部分之多。1943年3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日照县抗日民主政府在长兰村成立(当时称日照县行政委员会)。之后,随即成立其所辖的第三区抗日民主政权(辖今五莲县境的高泽、洪凝、松柏、街头、王世幢一带)。同年6月,由于形势恶化,党的武装力量和政府机关撤出五莲山区至泰石公路以南。
    1943年,八路军滨海十三团进军泰石路北,解放了五莲大部地区。同年,日北、莒北、诸城三县抗日民住政府相继建立,隶属滨北行署。其时,今五莲县境由日北、莒北、诸城、诸莒边四县分辖,并先后建立了十一个区级抗日民住政权:日北县的洪凝、街头、五莲、滨安四个区,莒北县的中至、石场、管帅三个区,诸城县的麻湾(后改为户部)、仁里、高泽三个区,诸莒边的淮河一个区。1944年诸城县增设积沟区,辖今五莲县境的牛家官庄、院西、佛堂一带。
    1945年,日北县撤销,其所辖今五莲县境的洪凝、街头、五莲三个区并入藏马县。诸城县的户部区亦于同时划归藏马县管辖。
    l947年5月12日召开大会宣布五莲县建立,归胶东行署滨北专署管辖。县行政区划由藏马县的户部、五莲、洪凝、街头及诸城县的常山、仁里、高泽共七个区组成。1948年增设松柏区。1949年12月莒北县撤销,其所辖之中至、管帅、淮河三个区并入五莲县。时全县共辖十一个区。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一个优秀的民族,必定是一个尊重历史、牢记历史的民族。我们纪念历史,并不是一味地宣泄仇恨,而是希望我们的国家、民族和每一位中国人,包括海外的炎黄子孙,要有忧患意识和自强精神。
只有真切地了解历史,才能正确地认识历史。只有以史为鉴,才能面向未来。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血腥残酷并没有阻止中国人民顽强的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抗日战争是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民反对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
    我们之所以念念不忘,是为了抵抗遗忘,我们之所以将这段沉痛的历史,融入血液里灵魂里,就是为了表达对和平的向往,对战争的鞭笞。而今的纪念是为了不忘,反思是为了清醒,奋然前行,才是铭记历史的真谛。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既是古人的醒世真言,也是母亲及四万万中华儿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屈不饶,前赴后继英勇奋斗的历史见证。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也就是让我们必须永远记住一条巅覆不破的真理: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能强大。
    我们应牢记血的教训,坚持不懈的奋发努力,让我们的祖国一天比一天强大,让野心不死的日本右翼势力对我们望而生畏,让我们成为扞卫世界和平的坚定的有力的力量。
    69年过去了,当硝烟散尽,功勋卓著的领袖和英雄大都已经作古,浴血奋战,精彩纷呈的战争场景也载入史删时,先辈们为我们留下了什么?我们又得到了什么?这是值得人们深思的。我想,先辈们历经苦难,为我们留下了最宝贵的遗产就是抗战精神。伟大的抗战精神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光辉,相反,它将是我们国家、人民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如何珍惜和运用好这笔遗产,是需要我们解答的重大课题,也是抗战精神的当代意义。
    人无精神不立,国无精神不强。毛泽东曾经说过:“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邓小平也提出过中国共产党人应有的五种革命精神;江泽民、胡锦涛也在多个场合讲到弘扬革命精神的问题。让我们不断加强宣传与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团结合作精神与不懈奋斗精神,并将它化作我们战胜困难、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实现国家的繁荣昌盛、人民的富裕安康的不竭动力。这是现实的需要,是历史对我们的启迪,也是我们对抗战胜利的最好纪念。
    今天的中国已经令世界刮目相看。但今天的中国人,无论是老人还是孩童,无论是专家学者还是青年学生,对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仍然记忆犹新并刻骨铭心。
    母亲您老人家安息吧!我们会继承您的遗志,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不息!

(作者为山东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