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隋唐五代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人物 > 隋唐五代 > 正文
李成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省情网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07-07-30 10:50:31 更新时间:2017-09-19 12:59:36

  李成(919—967年),字咸熙。祖籍长安。先辈为唐朝宗室。祖父李鼎,在唐朝末年为国子祭酒、苏州刺史。残唐五代变乱后,迁居于青州营丘(今山东淄博市临淄北),遂为营丘人。他是五代、宋初著名的山水画家,为当时北方山水画三大家之冠,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据着重要位置,同时,他还是一个绘画理论家。
  李成的父亲李瑜,曾为青州推官。李成虽然出身于世代官宦之家,为书香门弟、名门望族,但他却未曾出仕。李成“儒道自业”、“博涉经史”,胸富文墨,磊落有志,具有经世济邦之才。但当时战乱频繁,政局动荡,他壮志难酬,不得展其才能和政治抱负,便寓兴于书画,寄情山水,诗洒自娱。
  五代末年,后周励精图治,网罗人才,当时的枢密使王朴颇为敬重李成的才气,召他进京,准备推荐他为官。但由于李成到京后王朴病死,官未做成,便只好流落京师,退而赋诗言志,作书作画。在逗留京城期间,都下的王公国戚,达官贵人,常常请他饮酒赋诗,作书作画,大多被他拒绝。他不愿意卑躬屈膝,侍候权贵。但他却与开封相国寺东宋家药铺相处得很好,每往,“醉必累日”,醉后必为其作书作画。因此,药铺门首便留下了他的墨迹。到了晚年,他更是喜欢游历于江湖山水之间。此时,他的同乡大司农卿卫融出任陈州知州,李成便应聘前往依从。但终因终日纵酒,醉死于淮阴客舍,享年48岁。
  李成虽然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残唐五代,可到了宋初,他的画名更为卓著。他继承了隋代的展子虔、唐代的李思训、王维等山水画家的优良传统,先后师法于关同、荆浩,但不拘泥于他人,而是从自身的实际情况出发,运用远近明暗对比手法,有所发展和创新,自成一家。他的绘画艺术,刻意师法于自然,经常到野外写生,好以直擦之皴法画平远寒林,能“扫千里于咫尺,写万趣于指下”,真实而生动地表现出开旷和远邃,有很高的写实技巧。李成“命笔,惟意所到,宗师造化,自创景物,皆合其妙。”他的山水画“前人所未尝为,气韵萧洒,烟林清旷,笔势颖脱,墨法精绝,高妙入神,古今一人,真画家百世师也。”宋《宣和画谱》,元《图绘宝鉴》、《画鉴》,清《清河书画舫》等,均对李成的绘画艺术给予了很高评价。李成善于发挥笔墨的表现功能,以爽利的笔法和微妙的墨色表现烟霭雾气中山川大地的灵秀和风雨明晦的变化。李成作画笔势锋利,墨法精致、细微,用墨淡而富于层次,如梦雾中,被誉为“惜墨如金”。李成所画山石,圆润精巧,烟岚轻动,如对面千里,秀色可掬;他画的寒林老树,则劲拔而富有生命力,但却不以怪异的形态取悦于人。对于画面的安排结构,造诣尤深,他的画,虽然勾勒不多,但形极富于层叠,意趣盎然,其皴擦甚少而骨干自坚。他画树木,以淡墨拖抹,于作节处不用墨圈,只下一大墨点,即呼之欲出。他用焦墨画树木,枝干形如蟹爪,于平淡中显示出雄奇来。他画雪景,尤为奇特,峰岩林屋皆用淡墨,于水天连接处全用粉填,巧妙自然,清晰可辨,很好地烘托出雪后的风光。他画山石如云动,后人便称这种画法为“卷云皴”。李成以独特的绘画风格和精妙的艺术技巧,与长安的关同、华原的范宽形成五代、北宋间北方山水画的三个主要流派。而在这三人中,又以李成的成就最大,影响也最为深远,为许多画家所师法。
  “学不为人,自娱而已。”这是李成作画的宗旨。因而,李成的作品甚不易得。李成死后,画名更大,作品也更难得。于是,就有不少的人摹仿李成的峰峦泉石,伪造他的作品,就连图章和题款,也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宋仁宗时,李成的孙子李宥任开封府尹,他通过相国寺僧惠明,以重金收购李成的作品,“归者如市”。嗣后,宋神宗、宋徽宗又酷爱李成的山水画,便大力搜寻,而民间李成真迹稀少赝品充斥。北宋画家米芾生平见李成的画300本而其中真迹只占两本。因而,他便作“无李论”。宋末宫廷收藏李成作品达149件,其中虽然真赝混杂,但佳作也不在少数。
  传为李成的作品流传至今的有:《读碑窠石图》、《寒林图》、《寒林平野图》、《茂林远岫图》、《晴峦萧寺图》等。《续碑窠石图》系李成与人合作的作品,所画由王晓作其中的人物,李成画荒野中一骑骡人在读一幢古碑,碑旁寒林老树虬曲,在苍茫荒寒的意境中,使人发生对历史变迁的感怀,其描人状物,恰切当时的特定情境。画中,其窠石皴法和树法,都恰到好处地表现了李成绘画艺术的风貌。
  李成的绘画理论著作《山水诀》,对于绘画技巧进行了总结概括,深得其中三昧。对于山水的画法,他的见解就很独特。他说:“凡画山水,先立宾主之位,次定远近之形,然后穿凿景物,摆布高低。”在用笔上,李成认为:“落笔无令太重,重则浊而不清;不可太轻,轻则燥而不润;烘梁过度则不接,辟绰繁细则失神。发树枝左长右短,立石势上重上轻,摆布裁插,势使相偎上下,云烟取秀,不可太多,多则散漫无神,左右林麓铺陈,不可太繁,繁则堆塞不舒。山高峻无使倾危,水深远勿教穷固,路需曲折,山要高昂……”一切因情因势,取中性和合之法,这在绘画理论上表现了他崇尚东方和谐型的美学观念,并实践了这种理论,把中国画推向了继隋、唐、五代之后的又一个高峰;特别是山水画,造诣尤为精深。

 

分享到:
上一条:和凝
下一条:孙梦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