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宋元明清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人物 > 宋元明清 > 正文
张志栋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1-19 08:55:04 更新时间:2016-12-26 18:05:22

张志栋:清廉为舟浮宦海

16_16_0054-.jpg16_16_0055.jpg

    □ 本报记者 卢昱
    本报通讯员 代选庆

  在古代,家存帝王书,定是光耀门楣之事。可这份荣耀背后,是辛酸的为官路。
  近二十年来,在潍坊昌邑陆续发现6件康熙帝赐江西巡抚张志栋的御书刻石。这6件刻石见证着一个巡抚的起起落落,在他为官40年中,他用实际行动证明着为官的最高哲学——为民。而为民之心如一泓山泉,涌出清廉,让他在伴君如伴虎的政治漩涡中,以此为舟,浮而不沉……
    为官不忘清贫本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连得6件皇帝御笔,可谓张志栋为官之巅峰。他的仕途与当时绝大部分官吏一样,顺延科举取士之路,从底层开始攀爬。
  “张志栋祖籍云南乌沙卫,明洪武初年先祖迁到潍县西北一横桥。后来,几经辗转迁至安丘县景芝。明末时,清兵横渡渤海,山东东部烽烟四起,民不聊生,为避兵乱,他的父亲张应征偕全家老小来到昌邑定居。”据昌邑市博物馆馆长刘乃贤介绍,张志栋1648年出生在昌邑南隅村,幼时家境贫寒,二兄志庆和三兄志申因病早逝。父亲把张家的全部希望寄托在长子志禧和四子志栋身上,虽含辛茹苦,仍教子课读不辍。
  顺治十五年(1658年),张志禧考中进士。而张志栋于康熙十年(1671年)举乡荐,次年中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时年25岁,自此在官场上崭露头角。三年后,授任山西道监察御史,后任都察院监察御史。
  康熙二十年(1681年),清政府撤藩,吴三桂等相继叛乱,叛乱平定后,平叛将士中有功者未得到奖赏重用,苟且偷生者未得到惩处查办。初任监察御史的张志栋便上奏朝廷:在战场上,有敢于为朝廷捐躯献命者,有贪生畏死致使封疆失守者,为忠为奸,黑白分明。有功者应立即重赏,不需日后议定,苟且偷生者万万不能官复原职。康熙非常重视并采纳这位25岁监察御史的建议,叛乱之后的官场动荡日渐平息。
  而三藩之乱波及地区的百姓在战后,却在水深火热中挣扎。张志栋便上奏“广施仁政,恢复生息”之策:一是“缓催科”,即推迟向百姓征收粮饷的时间。他认为不可在正月开征,因此时百姓家无余储,只好借贷纳征,那么到麦熟秋收之后,得把家中所有粮食用以还私债,日尽月空,长年勤苦却不免饥寒之困。他建议朝廷五月开征,既能免去百姓负债之艰,也能使官府尽抚恤之策,照此几年之后“民力充裕,元气全复”。二是“恤茕独”,即对鳏寡孤独者免去部分军饷,并给与抚恤;三是“掩枯骨”,凡用兵之地,如有无主骸骨,设法掩埋。康熙对此建议同样非常赞赏。
  张志栋直言的治国之策,对战后百姓休养生息、经济恢复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得到康熙帝的嘉许和厚爱。自此,张志栋仕途得意,扶摇直上。“作为朝廷命官的张志栋能够体察民间疾苦,与他出身贫寒、少时随父辈吃尽兵荒马乱迁逃之苦不无关系,这是为官不忘本的可贵之处。”昌邑市博物院研究员王伟波介绍道。
    惜才三拜“铁面冰心”
  在中枢工作十余年后,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张志栋受命巡视两淮盐政,开始到地方主政,二十六年升山西冀宁道,三十年迁福建按察使,三十一年升江苏布政使。
  在江苏6年中,张志栋革除耗羡、平息刁讼。既为百姓减轻负担,也使贪官污吏、地痞恶霸减少鱼肉百姓、横行乡里之机,政事民风为之一变。
  “别小看耗羡这一样税收。在征收钱银时,以弥补损耗为由在正额之外加征的部分,看似不多,但地方官可以自由支配。本来用来弥补征税成本支出和官俸之不足,解决地方衙门办公费用的。然而,封建官吏欲壑难填,耗羡银中饱私囊及利用耗羡银请客送礼之风愈演愈烈,以致耗羡征收率为正税的四至五成,山东、河南等地高达八成。官府的狂征暴敛使老百姓不堪忍受,也造成了吏治不清,贪官污吏朋比为奸,加剧了社会矛盾。”刘乃贤介绍道,为此张志栋得罪了很多地方官吏。
  “在经济上,他鼓励农民垦荒种地,大力发展生产。还向朝廷申请豁免版荒税课数百顷,大大提高了农民垦荒种植的积极性。再就是兴修河道水利、保证漕运畅通无阻。”王伟波介绍道,经过张志栋的一系列拓政改革,江苏农业生产发展迅速,农耕地大面积扩张,地方赋税收入连年增加,当地黎民百姓安居乐业。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张志栋升福建巡抚。原来驻福建水师所用战舰,每年所需维修费用全部摊派到百姓身上,张志栋则用盐运节余银一万余两抵其费用,大大减轻百姓负担。三十九年移浙江巡抚,四十一年调任江西。辗转三省,所到之处,他简政肃贪,治水兴农,使各地农商得到良好持续的发展。
  在江西为官时,张志栋还留有一件事情被人们传为美谈。彼时,山东阳谷老乡刘琰到江西任学政,以兴利除弊、选拔真才为宗旨,教育士子要以注重品德、崇尚操行为先。严格杜绝私相请托,对出身贫寒但有真才实学的人同样拔取,江西士子都称颂刘琰是“铁面冰心”。江西士林风习也为之一变,呈现出蒸蒸日上的气象。
  在饶州考试时,刘琰冒着被弹劾的风险,选拔真才。岁试一遍完毕,刘琰去谒见巡抚张志栋,张欣然迎入并三致拜礼,刘琰惶恐不安,表示“不敢当”。张说:“公一尘不染,为朝廷拔取真才,应当向你致拜;您为江西培植文风,我作为一省巡抚,有风俗教化的责任,又应当向您致拜;我老家是山东昌邑,您是山东阳谷,咱们两个是老乡,您帮了我的忙,我这算又沾了老乡的光,这是第三层向您致拜的理由。”
    凤凰埠里葬其身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也成了张志栋宦途的分水岭。
  在当时满汉相争的朝廷里,各路人马勾心斗角。两江总督满人阿山因张志栋曾向皇上揭发过其劣行,对张志栋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在张志栋被赐御笔的后一年,也就是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阿山趁例行考察外官政事之机,上书诬告张志栋“大计不公”,对有关知府该保举的不保举,不该保荐的反而多次保荐,要求皇上对其革职查办。
  “当时给事中许志进弹劾阿山恩威自擅,而阿山却极力狡辩,诋毁许志进是淮安漕标营卒子,素行不端,在替张志栋报复。”王伟波介绍道,许志进不服,再次上疏,列举阿山“庇护安徽布政使,收属吏贿赂,盗仓谷不问,贪淫恶迹,纵妾父生事”等劣迹。
  康熙帝施展手腕,将张志栋与阿山之事交部议,部议两人均应免职。但最终上谕,阿山留任,张志栋罢官。次年六月,冤案查清,张志栋调任京城,被授为大理寺卿,会同刑部、都察院负责处理国家重大司法案件。
  他对案件查处一丝不苟,依律行事。1711年,他奉命审查浙江粮道程銮私改浙漕一案,他认真细致,多方查据,终于审明案情,按律查办有关人员,由此升任刑部右侍郎。
  “张志栋性格耿正,遇事勇于坚持己见,常与尚书争执,互不相让。按清朝制度,各部院都有举荐人才的责任。他常常因为保举的事,引起同僚非议,又因固执己见,触怒皇帝。”刘乃贤介绍道,1713年正月,康熙上谕:“刑部侍郎张志栋办事好胜”“凡九卿会同栋保荐列名,著革职“。张志栋终因朝廷选才举贤敢于直言进谏而被罢官。
  被革职后,他被安排督修永河,他仍兢兢业业,勤奋劳作,终因积劳成疾,次年六月卒于修河工地,享年66岁。没有朝廷归葬于昌邑城西南二十里豹埠营凤凰埠。如今,随着历次平坟运动的开展,已被夷为平地,难寻其迹。
  “张志栋为官40载,清正自律,广为传颂。”王伟波说,据说张志栋本有一个夙愿,不为他的后人置办家产田地,用自己的俸禄余资回昌邑建一座石林花园,将皇帝赐给他的书画、诗对、联匾以及自己一生作为刻制于石上,用以激励子孙。遗憾的是,张志栋的夙愿再难实现。有人早年曾在昌邑民间见过刻有御笔的石板,有一块当着顶棚,盖着鸡窝……

相关链接·

六块康熙御笔刻石

    □ 本报记者 卢 昱

  作为雄才大略的帝王,康熙帝文治武功,彪炳史册,而清代内廷书法,亦从康熙朝开始走向兴盛。康熙帝对自己的书法十分自负,作为一种政治手段,他还经常作书颁赐大臣和外国使节。近二十年来,在潍坊昌邑陆续发现6件康熙帝赐江西巡抚张志栋御书刻石,集中反映了康熙帝书法成熟期的基本面貌,具有重要文物价值。
  按赏赐时间排列,第一件是“拥节名疆”匾额。这块匾额石长200厘米,宽50厘米,厚4厘米,石质细密,色青黑,题写时间是“康熙四十二年二月十二日”。第二件是御制《盆松》诗中堂。石长200厘米,宽50厘米,厚4厘米,保存完好,内容为“岁寒坚后凋,秀萼山林性;移根黼坐伤,可托青松柄。盆松。”题写时间是“康熙四十二年二月十六日”。
  第三件是一副对联,单联石长200厘米,宽36厘米,厚4厘米,内容为“不作风波于世上,自无冰碳到胸中”。题写时间是“康熙四十二年二月十八日”。第四件题写时间与第三件相同,为行书“百忍”匾额,石长200厘米,宽50厘米,厚4厘米。
  第五件是临米芾书《从冠军建平王登庐山香炉峰》长卷,内容为江淹诗作《从冠军建平王登庐山香炉峰》全文,题写时间为“康熙四十二年二月二十日”。第六件是临董其昌书《滕王阁序》长卷,内容为王勃《滕王阁序》全文,题写时间为“康熙四十二年二月二十七日”。
  据昌邑市博物院研究员王伟波介绍,康熙帝赐给张志栋的诗联匾帖等墨迹俱在四十二年,即1703年。这一年,康熙帝为视察黄、淮、运河的治理工程,第四次南巡。二月初二,查阅宿迁一带堤工,十一日至苏州,十五日抵杭州,二十日由浙江回苏州,二十六日抵江宁,二十八日至镇江,二十九日过江北归,三月十六日还京。
  “康熙帝在阅视河工之余,还兼有接见沿途各省督抚大吏,考察吏治民情的意图。”王伟波介绍道,时任江西巡抚的张志栋亦以“地属接壤,星驱前途”跪迎圣驾。二月二十日,康熙帝驻跸苏州的第二天,即接见张志栋,问及其年岁贯籍,并传赐御书“拥节名疆”四字,准其随驾巡视,以备顾问。
  其间,皇帝除每餐必赐外,还分别于二月十六日赐御书御制《盆松》诗中堂,十八日赐御书对联一副,并于该日当面书写“百忍”匾字赐之。另外,还赐其临米芾《柳赋》一卷、临程珌《颐堂铭》一副以及《渊鉴斋法帖》一部、御制《耕织图》一部,并赐貂帽、袍褂、哈密瓜、人参等物品。二月十八日,康熙帝由杭州回程,张志栋送驾河干,复命内侍传赐绫书“侍奉温纶”匾字,以为褒赏。
  在伴驾的七天时间里,张志栋受到康熙的格外礼遇,感激之余,书表谢恩,表示将“竭尽驽骀,凛遵圣训,始终如一,整饬地方,爱养兵民”。二月二十日康熙帝驻跸苏州,二月二十七日驻跸江宁,又分别令人传赐临米芾书《从冠军建平王登庐山香炉峰》、临董其昌书《滕王阁序》。
  “之后,张志栋将御赐墨迹摹勒到质地比较好的砚台石上,运归昌邑故里。”王伟波介绍道,只可惜临米芾《柳赋》、临程珌《颐堂铭》以及“侍奉温纶”未见,想来已散佚。

分享到:
上一条:尚云祥
下一条: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