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宋元明清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人物 > 宋元明清 > 正文
尚云祥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11-04 14:33:35 更新时间:2014-11-04 14:33:35

    尚云祥(1864—1937),字霁亭,山东乐陵县寨头堡乡尚庄人。自幼习武,精通功力拳,尤精形意拳,后为形意拳名家之一。有“铁脚佛”之称。其武功蜚声中外,国外有载,国内戏剧、小说、传记均有记载。

    尚派形意拳,是以清末民国初期我国形意名家,山东乐陵人尚云祥先生传授与演练的形意拳而命名。他的弟子与女儿把尚派形意拳传遍全国,济南尚派形意是由尚云祥先生的弟子韩伯言先生所传授的一支,2012年被济南市政府批准为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尚派形意探源

    尚云祥先生自幼喜好武术,先学“功力拳”十年有余,后败于形意拳,因此他后来用了三年的工夫才寻得李存义先生学得形意拳,后来尚云祥又得形意大师郭云深先生指教,学习更是用功,不管春夏秋冬还是酷夏严冬都在北京的鼓楼下苦练,终成一代大师。

    尚派形意拳济南传承人梅殿修介绍,尚云祥师爷刚开始想跟李存义学拳,李存义武功高,又有文采,能出书立传,外貌言谈也潇洒。尚师爷个头不高,又不大认字,所以李存义刚开始没有收他。为了学拳,尚云祥跑到李存义的老师刘奇兰家中,耕田种地,免费打长工。刘奇兰见这孩子挺招人喜欢,又赶不走,就教了他一套崩拳,尚云祥就一边干活一边练拳,练得很不错。刘奇兰对他说:“我年纪比较大了,收你也不合适,你找李存义学拳吧。”听到尚云祥说李存义不收他,刘奇兰就给李存义写了一封介绍信。从这以后李存义才收尚云祥为徒。

    尚云祥曾为清末大太监李莲英看家护院,还捉拿过京城大盗康小八、清代最后一个被凌迟处死的罪犯,曾随师父李存义抗击八国联军,为推翻清代皇朝建立共和在天津设擂一百天结交天下武林豪杰,他还在北京的朝阳大学、蒙藏大学等学校教授形意拳。

    尚云祥两次奔赴山西向山西形意大师车毅斋、宋世荣请教,最后他将所学与山西等地的形意拳相互结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与特点,后人把他传授的形意拳称为尚派形意拳。韩伯言先生带入济南

    韩伯言是尚云祥晚年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出身大富大贵之家,四九鼎革以后难免大起大落,一生坎坷。韩伯言先生将尚派形意带到了济南,先后教授了刘文慈、任怀珠、时延月、沈西刚、梅殿修、王法兴、乔宏志等形意弟子。

    “那时拜师不同于现在,想跟谁学跟谁学,韩伯言先生之前是有老师的,他先拜孙成龙学习长拳,后来孙老师推荐他去北京找尚云祥学习形意,而尚云祥也是写信征得孙成龙同意后,才收韩伯言为徒。”梅殿修说。

    1928年至1934年,韩伯言是朝阳大学的学生,一边读书一边师从尚云祥学形意,学成后回济南料理家族事务,总想着有一日家事告一段落,就能回来随侍师父左右。可是等到他三年后回到北京,与尚云祥同住一院的尼姑告诉他:你师父死了。韩伯言当场昏厥,醒来痛哭不止。随即他找到师母和师妹尚芝蓉,打算给他们在北京买一座宅子。不幸碰上战乱,一别再见数十年过去了。晚年的尚芝蓉对韩伯言的孙子韩愈多有指点、提携。

    韩愈口述,徐皓峰、徐骏峰所著《武人琴音》一书讲的正是尚云祥的弟子韩伯言一脉的故事,书中提及韩伯言“文革”时期被批斗,他采用的方法是:你批你的,我站桩就好,一站一两个小时,站完批完,神完气足——这是一个修行者的境界,顺境逆境、不改初心。对于上门前来求绝传、秘招的人,韩伯言说:“功夫深了,身体要求舒展,结构要求改变,此时师父给掰掰按按,塌腰落胯立刻打到,就这么简单。是坐享其成,不是刻意追求。”学形意得知道关隘

    韩伯言先生有很多武艺得到了尚云祥先生的独授,其中就有著名的“老猿挂印”。电影《一代宗师》中,马三凌空飞膝打死宫宝森的那一招就叫“老猿挂印”,宫老爷子说:“老猿挂印回首望,关隘不在挂印,而是回头。”马三当时没有听懂,以为师父动作慢了,最后被宫二用绝招“叶底藏花”擒住头才终于明白师父的用意。

    “尚云祥先生独授给韩老师一套猴形十三式,我观看视频和国内的诸多比赛,发现全国除了我们济南尚派还没有别人用过。”梅殿修说。关隘也称关卡,是老辈练武者的交流方式。“关隘说透了,习武就很容易,如果老师都说不透,学生就更不明白了,能否点透关隘,就是名师和普通师父的差别。”说起关隘,梅殿修讲起了师爷尚云祥的一段亲身经历。

    自从拜了李存义为师,尚云祥的功力突飞猛进,在武林中渐有名气。形意拳大师郭云深先生听说后,特意到北京看尚云祥。郭云深说:“你拳练得虽好,但有些地方不知道关隘,你要知道关隘,才能有更大的突破。”指点之后,郭云深把自己的三个绝技——“大杆子”、“丹田气打”和“半步崩拳”传授给了尚云祥,尚云祥在北京的钟楼下苦练拳艺,一练就是十年,自己的买卖都赔掉了,只能到兵营中打扫卫生,混些饭吃好继续练拳。练形意拳特别(损布鞋,几天就会弄烂一双鞋,后来尚云祥干脆赤脚练拳。他练一趟拳,把地上的砖石都磕碎了,人们也为此给了他“铁脚佛”的称号。

    此后,尚云祥的崩拳日益精进,得到同道中人的认可,郭云深有“半步崩拳打天下”的美名,尚云祥也有“半步崩拳打遍黄河两岸”的美誉。
 

分享到:
上一条:毕于民
下一条:张志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