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志邮箱:
用户名
密码
   
山东各地地情网站:
民国时期
当前位置:首页 山东地方史 > 齐鲁人物 > 民国时期 > 正文
张郁光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高文浩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11-24 10:26:00 更新时间:2014-11-24 10:26:00

    济南市青龙桥西侧古城墙内,有一条著名小巷——按察司街,110年前,名震华夏的抗日民族英雄张郁光将军就诞生在此巷的一个普通职员家庭。1938年,张郁光被日寇残杀于聊城状元街一老百姓家,年仅34岁。范筑先、张郁光、姚第鸿牺牲后,受到全国人民的痛悼,被誉为“华北抗日三烈士”,其殉国之日被定为“华北抗战纪念日”。

   “子见南子”案后就任曲阜二师校长

  张郁光(1904—1938),原名张舒义。少年时入济南制锦市小学,从学于山东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鲁佛民,接受了进步启蒙教育。1919年考入济南山东省立第一中学(今济南一中)。1924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在校除孜孜钻求学业,还积极参加革命斗争,曾参加过1926年李大钊领导的“三一八”爱国运动并在斗争中加入国民党。

  不久,大革命狂飙骤起,志在救国救民的张郁光毅然终止学业,投笔从戎,于1927年南下广州,加入北伐军,次年随军返鲁。不久,因鄙视国民党党政军界的黑暗和国民党山东省党部书记长张苇村的横霸龌龊,愤然退出国民党党部转入教育界,先后任北平山东中学、畿辅中学教员,泰安山东省立三中校长。同年10月,任山东省教育厅督学。 

  1929年,曲阜山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简称曲阜二师)在中共地下党影响下,爆发了震动中外的反帝反封建的“子见南子”案。张郁光参与调处,坚持进步,反对封建。1930年2月,年仅25岁的张郁光抵古城曲阜,就任二师校长。

  张郁光的到来,使沉寂的曲阜二师重又生机勃发。张郁光敏锐深邃,办学有方,治校不久就成绩卓著。他大力改革教学内容,添置大批教学设备,亲自设计并监制建造了寓意“劳工神圣”的“工”字形教学大楼。更重要的是,他大力延聘进步教师,支持学生开展进步活动,很快就形成一支以共产党员和左翼教师为核心的进步而有真才实学的教师队伍,其中不少是共产党员,这些教师深受学生爱戴。其间,国民党曲阜县党部要逮捕教师楚图南。张郁光知道楚图南是共产党员,马上掩护并资助他离校。

  未几,二师又欣欣向荣。在周围一片白色恐怖中,二师却是另一派天地。爱国、民主、进步又成时尚。

  曲阜二师积极抗日被誉为“小莫斯科”

  不久,“九一八”事变爆发,民族危亡迫在眉睫。张郁光大力支持师生要求,积极协助党组织,建立抗日团体,开展各种形式的抗日救国活动。1931年12月中旬,二师学生会又联合鲁南七校组成一两千人的南下请愿团,在兖州卧轨截车,赴南京国民政府请愿抗日。二师的斗争,震动鲁南,成为山东共产党活动的重要阵地,被誉为“小莫斯科”。

  二师高涨的革命气氛逐步被反动势力瞩目和忌恨。曲阜、泗水、兖州等数县国民党县党部联合向国民党山东省政府控告张郁光窝藏、袒护共产党等等,并将攻击传单四处散贴。寒假前,张郁光突从济南其内兄李澄之处获知省政府主席韩复榘要搜捕二师共产党的消息,马上撤离骨干,送走任白戈等教师,转移程照轩等几名重要党员,连夜焚烧部分“违禁”书刊,使敌人扑空。但省政府旋即宣布将张郁光撤职查办。山东省临时军法会审委员会迭次传讯,他被迫离校躲藏。

  反动当局的行径,使二师全体师生极其愤慨,纷纷要求挽留张校长。党支部组织了350人的“挽留张校长赴省请愿团”,提出“不把张校长挽留回来,不回学校”。然后在姚村火车站卧轨截车赴济,向省政府提出挽留张郁光、南下请愿抗日等要求。不料,在省府大门前得到的却是对张郁光通缉的消息。当即,一学生飞跑至东关张郁光家报信,适张在家,匆赴黄台火车站,经青岛逃亡日本。请愿学生被韩复榘用铁甲列车遣返曲阜。1932年5月,省政府下令通缉张郁光。

  壮烈牺牲,被誉为“华北抗日三烈士”之一

  张郁光在日本考入东京帝国大学教育研究部,潜心研究教育科学。1934年毕业回国,执教于北京师范大学,任教育系讲师。此时,与进步教授许德珩、张友渔等过从甚密,热心于抗日救亡运动。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后,参加中共北平市委领导的“北平教师救国联合会”,并被选为执委。1937年春,中共中央北方局组织部长彭真召集平津各地救亡团体党团负责人开会,成立“华北救国联合会”,张郁光被选为执委。“七七事变”后,张郁光以华北救国联合会代表身份,利用他在山东教育界的影响,赴济南推动山东教育界起来抗战。1938年6月,张郁光同志加入中国共产党。

  此前,1月,张郁光与大批党员干部被党派往聊城,协助、推动国民党爱国将领范筑先抗战。9月,陪同范筑先将军出席中共中央北方局在河北南宫召开的冀、鲁两省联席会议,会见了朱瑞、陈菁玉、徐向前、杨秀峰、宋任穷等同志,范筑先对抗战充满了胜利信心。他说:我们政治有郁光,军事有(袁)仲贤(建国后曾任外交部副部长),写文章有(齐)燕铭(建国后曾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兼总理办公室主任等职),这就是我们的“三杰”,何愁打不败日本!根据地广大民众也到处传唱民谣:“范筑先,范筑先,长胡子,飘胸前,日本鬼,大汉奸,日日夜夜心胆寒!”“张郁光,没有枪,良心抗战好主张。”

  1938年11月12日,日寇114师团勾结汉奸进攻聊城。张郁光协助范筑先率部英勇抗敌。他本已率部突围出城,后发现范筑先还在城内,又毫不犹豫返回城内继续战斗。终因寡不敌众,逐渐失利。张郁光与范筑先指挥部队血战一昼夜。15日,城破,范筑先与700位守城健儿全部英勇殉国。张郁光等7人赤膊与敌巷战,坚持到最后,被日寇残杀于状元街一老百姓家,年仅34岁。同时殉国的还有共产党员姚第鸿(范筑先秘书、政治部副主任)。范筑先、张郁光、姚第鸿牺牲后,受到全国人民的痛悼,被誉为“华北抗日三烈士”,其殉国之日被定为“华北抗战纪念日”。

  1981年,笔者以曲阜师范校史编写组名义函请山东省原副省长、时任省政协副主席的余修同志为曲阜师范学校建校80周年题词。余修同志未题词而寄来抄赠诗一首,“六十年前总角交,家君门墙君最俏。曾为孔案震海内,正义凛然育新苗。芦沟晓月战火燎,隐留敌后寄高韬。烽火漫卷鲁西北,雷霆震荡失英豪。延水当年传噩耗,遥望战云碧血抛。誓继先烈未竟志,长征四化新目标。”


分享到:
上一条:赵俪生
下一条:赵登禹